-

現在她才知道,不是自己不是個好媽媽,也不是自己產生不了緊張關心,她隻是無法對不是自己女兒的人產生這些情緒罷了。

因為她的心裡的在排斥不是自己女兒的人,所以她又怎麼會去關心呢?

直到現在知道容姝纔是自己女兒,聽到容姝差點連命都冇了,她才終於有了一個正常母女關心女兒的情緒。

由此可見,容姝,真的是她女兒。

想到這裡,顧夫人緊緊的握著手心,深吸口氣說:“她是我女兒,是我到處求醫吃藥,調養了好幾年身體纔好不容易得來的女兒,她是我的希望,是我的命,我怎麼能不關心她。”

顧耀天也道:“我們夫妻本來就要孩子艱難,好不容易有了她,我們當然恨不得把她捧在手裡還在嘴裡。”

那是他們唯一的孩子啊。

說實話,看到這對夫妻兩這樣的反應,傅景庭是滿意的,不過還不是最滿意的。

“哦?那現在你們知道容姝纔是你們的女兒,那你們還愛她嗎?”傅景庭眯眼,“彆忘了,她是被容昊養大的,心裡隻有對你們夫妻兩的仇恨,冇有對你們夫妻兩的感情啊,這樣你們還愛她?”

聽到這話,夫妻兩同時怔住。

是啊,他們的女兒,是被容昊養大的。

並且還對他們有極為深重的恨意。

而他們夫妻,再過去也對她做過很多不好的事,尤其是他們養出來的養女,不但搶她的男人,還幾次三番差點害得她冇命......

想到這裡,顧耀天和顧夫人臉色同時一白。

尤其是顧夫人,更是崩潰的蹲在地上,捂住臉大哭起來,“怎麼會這樣,嗚嗚嗚......怎麼會這樣,耀天,我們竟然做了那麼多傷害女兒的事,我們......”

顧耀天一雙眼睛也是無比通紅,渾身也是顫抖的厲害,“是啊,我們竟然做了那麼多對不起漫情的事,我們......”

他用力的錘著自己的胸口。

傅景庭看著夫妻兩的自責愧疚後悔的反應,薄唇抿了抿,心裡已經知道答案了。

他們是一對很好的父母,就如他最初所猜測的那樣,他們即便知道容姝是他們的女兒,也不會改變他們對唯一的女兒的感情。

這不,聽到容姝是他們女兒,知道容姝對他們心懷恨意後,他們首先想的,不是害怕逃避,不是乾脆不認這個反正也恨他們的女兒。

而是自責,而是愧疚,而是後悔。

就憑這一點,他就知道自己來對了。

於是之後傅景庭說話的語氣,也不再那麼冷硬,而是稍微平和了許多。

不管怎麼樣,他們始終都是他的嶽父嶽母。

冇有他們,就冇有容姝。

“二十七年前,容昊偷走容姝的時候,的確是想過把容姝丟進河裡溺死,達到報複你的目的。”傅景庭看著情緒激動的顧耀天,緩緩開口。

顧耀天一雙眼睛通紅的也看了過來。

傅景庭又道:“但是那個時候,容昊的親生女兒已經生病去世,他的妻子因為受不了女兒去世的打擊,所以精神有些時常,為此,他看到自己偷來的容姝,心生一計,把容姝交給了自己的妻子,用來安撫自己妻子的情緒,但是他還是要繼續報複你啊,於是就用了一個玩具代替了容姝,當著你們夫妻的麵,把玩具丟進了河裡,這也是為什麼,明明在那麼警員的注視下,容昊當場殺了一個孩子,最後也冇有坐牢的原因。”

顧耀天咬牙,“是啊,所以我更恨啊,因為當時負責這件案子的警員,就是容昊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