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雪從病房出來,徑直的朝著白卿卿的方向走去。

“卿卿。”小雪朝著白卿卿的方向喊道。

白卿卿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她朝著身後看去,看到了一直都注視著她的小雪。

“你好,我們從前見過嗎?”白卿卿詢問道,明明那是一張陌生的臉,但是她覺得她的氣質她的聲音都非常熟悉。

小雪搖搖頭,道:“我們應該是新認識的,不然你長得那麼漂亮,我一定記得。”

“謝謝你的誇獎,不過你下來做什麼?”白卿卿一邊在視窗繳費,一邊開口詢問道。

“裴默和戰爺應該是有一個秘密要談論,我不方便在場,所以隻能下來找找你。”小雪溫柔的笑著說道。

“原來是這樣。”白卿卿點點頭。

幾分鐘後,繳費完成,白卿卿和小雪朝著病房走去。

“卿卿,我想上個洗手間,你可以陪我一起去一趟嗎?”小雪開口禮貌的詢問道。

“當然,冇有問題。”白卿卿跟著小雪來到了一個人比較少的洗手間。

白卿卿等在外麵,小雪則走進了裡麵。

拿出手機,白卿卿無聊的刷著最近的一些新聞。

突然間,洗手間的燈,以及外麵等待區的燈全部都暗下來。

“停電了嗎?”白卿卿喃喃道。

“啊!”裡麵突然的傳來一道尖叫聲。

白卿卿想都冇有想,直接朝著裡麵闖進去。

她剛進去,有一雙手一下子抓住她的肩膀。

身後有一道身影,那身影的手中拿著一隻針筒,正準備直接把一針不知道什麼東西,注射進白卿卿的體內。

“你到底是誰?”白卿卿帶著怒意問道,就是身後這個人吧,讓她整整少了五年的人生。

隻是身後的這個人根本不在乎她問什麼,她唯一的目的隻是單純的想要弄死她。

白卿卿找到一處可以反擊的地方,直接反手想要把她抓住。

這一變故是她完全冇有想到的。

她們從小一起長大,她隻知道她對於解藥對於毒藥相當精通,但是完全不知道她居然學會了功夫。

果然那麼長時間不見麵,她們之間都已經變了。

她不會功夫,如果再僵持下去,隻怕吃虧的人就是她了。

女人從口袋中拿出一個水晶球,在白卿卿的麵前開始搖擺起來。

“卿卿,停下你的動作,睡一覺,睡一覺,戰墨深會來接你回家。”

女人的水晶球中間散發著奇異的香味,白卿卿原本激動的心情,此刻一點一點趨於平靜,但是她仍舊死死的抓著那個凶手的手腕,保持著警惕。

“卿卿,卿卿。”

又是那道熟悉的聲音響起,白卿卿猛地睜開眼睛,隻看到她抓著的是小雪,而且周圍並不是黑暗的而是明亮的。

“怎麼是你,我抓著的不是那個幕後真凶嗎?”白卿卿激動的說道。

“卿卿,剛纔好可怕,剛纔你和黑影在洗手間裡打架,我縮在角落,一句話都不敢說,然後那個黑影打不過你,不知道說了什麼跳窗走了,而我來看你,你卻一直抓著我的手。”小雪委屈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