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景福睚眥劇烈,揮動著手中的煉魂錘猛然一躍,對著葉辰的腦袋狠狠錘下!

就在那錘子即將落在葉辰麵門的時候,葉辰眼神一凝,渾身散發出一股紅色的煞氣!

鐺!

那血紅色的煞氣,就像是一層盔甲,牢牢的護住葉辰周身!

讓那煉魂錘根本傷不到他分毫!

“本想留你一條性命為我所用,現在看來還是算了。”

下一瞬間,葉辰身上力量猛然爆發,那紅色煞氣瞬間擊中唐景福的胸口!

“噗!”

唐景福遭到重創,整個人向後倒飛而出,而他手中的煉魂錘,直接落在了葉辰的手中。

葉辰,將那煉魂錘輕輕一甩,重重地砸在他的身上!

轟!

唐景福背後的厚實牆體,直接被他身體撞穿!

葉辰,從廢墟之中緩緩走過,宛若一尊殺神出現在唐景福的麵前!

唐景福此刻的模樣淒慘至極,身上冇有一塊完整的肌膚,自己的煉魂錘,死死地壓在他的胸口,讓他喘不過氣!

他眼睛死死地盯著葉辰,口中溢血!

“你……你等著!盧會長會幫我們報仇的!”

葉辰眼神低垂,冇有任何憐憫之意!

任何膽敢威脅他,威脅他親人的人,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死!

砰!

葉辰一腳死死踩在煉魂錘上,巨大的煉魂錘,瞬間將唐景福的胸膛壓個粉碎!

徹底氣絕!

現場,鴉雀無聲!

在一旁瑟瑟發抖的兩名弟子,撲通撲通跪了下來,瘋狂求饒!

“饒命!高人饒命啊!”

兩名弟子深知,自己在葉辰的手中根本就冇有半點勝算可言!

三大長老……全部死在葉辰手中!

其中大長老和二長老,就在他們的麵前,屍骨未寒!

反抗?

反抗的下場,隻有死!

無儘的恐懼,將兩名弟子心頭籠罩,襠下都紛紛傳來惡臭味!

葉辰冷漠的眼神淡淡地落在兩人身上,“你們想清楚了?以我為尊,還是想像他一樣的下場。”

說著,葉辰踢了一腳壓在唐景福屍體上的煉魂錘。

“以您為尊!以您為尊!”

兩人趕忙磕頭道。

“直視我的眼睛。”

葉辰嗓音落入兩人耳中,那兩人緩緩抬頭,當他們注視著葉辰泛著紫金幽光的眼眸,渾身猛然一僵!

下一刹那,兩人隻感覺一股無形的精神力量,彷彿懸在他們的頭頂!

隨時隨地,隻要葉辰心念一動,就能將他們擊殺!

這……這是何等神技!

等他們回過神來再看葉辰,真正的尊他如尊神!

即便是盧劍星,也冇有展現過這等可怕的技能!

陡然間,兩人互相對視一眼,同時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可能!

葉辰……真的是修仙者無疑!

就在這時,葉辰冰冷的嗓音在兩人耳邊再度響起,“你們兩個立刻回南粵省武道協會,有任何動向,第一時間告訴我,若敢背叛我,知道後果吧。”

“知道!知道知道!”

等張龍和李虎兩人灰溜溜的從現場離開後,葉辰將注意力放在那煉魂錘上麵。

他單手握住錘柄,耳邊頓時傳來淒厲的鬼哭狼嚎聲!

“一群小鬼,也敢近我身!”

葉辰冷哼一聲,背後浮現出一道虛幻的龍影!

那散發著黝黑氣息的煉魂錘,頓時老實了許多,在葉辰的手中,與一個普普通通的鐵錘無兩樣。

葉辰緩緩閉上眼眸,細細感受那煉魂錘當中的奧妙。

“這錘子材質特殊,打造它的人也算是難得的大師,不知道唐景福是從哪裡找來的這個寶貝。”

葉辰猛地睜開眼眸,緊接著他的丹田之中真氣湧動,一絲絲順著他的手臂,繚繞在煉魂錘之上。

輕輕一揮,連虛空都在震盪!

葉辰眼眸滿是興奮,這大開大合的兵器用的果然順手!

如今,他身懷紫軒,骨鞭,煉魂錘三大靈兵。

進可攻,退可守!

葉辰遙遙看向南粵省武道協會的方向,嘴角劃上一抹弧度。

“盧劍星?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