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是藏獒一樣地狠,可是,明顯地體型又不如藏獒的壯碩!

戚萌萌就笑了!

“你確定是狗?”

男人挑眉,“不是狗是什麼?”

“狼狗?”

戚萌萌勾著笑,“去掉狗字!”

顧銘盛,“......”

“狼?”

他震驚的表情逗笑戚萌萌了!

“嗯,就是狼!”

她好心地解釋道:“我爸媽現在住的半山彆墅後山,養了好多狼!”

“而你誤打誤撞進後山的那天晚上,那晚,我正在喂狼!”

確切地說:是在月圓夜鬥狼!

和狼切磋武藝!

顧銘盛這時臉色一沉,“......你的意思是......?”

戚萌萌坦言,“不聽話,敢亂搞,把你丟進後山喂狼!”

說完,還壞笑著看他,“怕不怕?”

顧銘盛,“怕!”

戚萌萌擦了擦嘴巴,“怕就對了!”

“其實,把你丟給狼,我都不忍心!”

說著,她色眯眯地指尖爬上男人的手背,“這麼帥氣的小夥,這麼結實的肌肉,這麼俊俏的臉蛋,被丟進後山就隻剩下一堆白骨,我其實也挺心疼的!”

“所以,千萬保住自己的小命!”

“姐姐,還想跟你玩一輩子呢!”

後來,回去的路上,顧銘盛極隨意地問了句:

“你們家平白無故地在後山養那麼多狼乾什麼?”

戚萌萌眼神一閃,“養,當然是因為喜歡啊!”

顧銘盛,“把狼當寵物養?”

戚萌萌搖頭,“當然不是,把他們當兄弟一樣練手!”

聽她這麼說,顧銘盛更奇怪了!

“你也跟狼練手?”

戚萌萌笑看向他,“怎麼?看不出來?”

顧銘盛挑眉,“確實看不出來!”

戚萌萌一臉認真,“那什麼時候切磋切磋?”

她隻是尋常不表現出來,再說了,她的人設也不允許!

在眾人麵前,她是京都名媛,是溫柔嫻靜如水的大家閨秀,商場上,她是手段極致且眼光獨到的女強人!

隻有在顧銘盛麵前,她是赤果果的色女。

還處處占他便宜的色女!

*

日子平平淡淡地過!

愛,也平平淡淡地日益增多!

戚萌萌和顧銘盛的婚禮定在了金秋的十月份!

婚禮轟動整個國際!

應該說,她的鳳冠霞帔轟動了國際!

戚萌萌也冇辦法,誰讓她有個在國際上鼎鼎大名的母親呢?!

婚禮現場,戚萌萌美美地接受眾人的祝福,更是儘數收了周圍投遞過來的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不過,有一點,她不高興!

那就是她的新婚丈夫:顧銘盛!

因為,顧銘盛說她太美,那鳳冠霞帔隻在眾人麵前露了一臉後,便被他強勢地要求退了下去!

男人的心思很直白:她的美,他要獨賞!

不過,之後的禮服也件件出眾,換到最後,弄得戚萌萌疲憊不堪,而男人卻還想在每件禮服外麵都套上他的西裝!

最後,在戚萌萌的眼神示意下!

顧銘盛被他的三個哥哥拉走了!

當然,少不了是一頓酒伺候!

最後,顧銘盛是喝醉了!

洞房花燭夜當晚,戚萌萌睡得倒是美!

但是,第二天,她就慘了!

差點冇死在男人的毒手裡!

最後,在戚書睿和簡阮雙胞胎滿月的時候,戚萌萌第一次和顧銘盛聊起了孩子的話題!

“顧銘盛,你想要幾個孩子?”

男人認真地思考了下!

反問戚萌萌,“你想要幾個?”

戚萌萌笑了聲,“最少要兩個吧!”

男人笑,“為什麼是兩個?”

“一個不好嗎?”

戚萌萌,“一個當然不行!”

“太少了!”

她一邊說一邊回想自己小時候的場景,“不過,四個太多了,哥哥們那會兒總是會因為我跟其中一個多說話而吃醋!”

“太多也不行!”

顧銘盛,“可是,我不想愛他們超過愛我!”

“還有,以後我們若是有了孩子,你隻需要愛我就行,他們,由我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