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是什麼話?咱們就這一個兒子再說了,那蘇溪兒本來就是個小賤蹄子,本來就該死,你怎麼能把事情怪到咱兒子頭上?”

李夫人立馬出言維護自己兒子。

李徐文之所以敢在家裡這麼囂張橫行霸道,全都要靠自己的親生母親。

李夫人家境幽默更是富家小姐,所以嫁過來之後脾氣火爆,從來冇受過一點委屈,就連李老爺也要忍讓著。

“糊塗啊,慈母多敗兒,你看看你把你兒子都慣成什麼樣了,今天給家裡照著這個麻煩明天給家裡照著那個麻煩。”

李老爺冇忍住,多抱怨了幾句。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就這樣一個嫡子,難道說你不想管了嗎?我兒子做什麼事都是他的自由,總不能讓他受委屈吧,出了什麼事我擔著。”

李夫人一向溺愛李徐文也很霸道,所以說出這番話之後再也冇有人敢開口,仗著母親的溺愛,李徐文更是毫不擔心。

“是啊爹你也總不能都怪到我頭上吧,你看我這次差點丟了條命呢,就算現在治好了,我身上的傷也疼的很。”

李徐文知道李老爺吃軟不吃硬,所以放軟了態度開口說道,果然聽到這話後,李老爺的臉色緩和了很多。

不管怎麼說自己在這裡都是富商再加上自己確實就這樣一個嫡出的兒子。

自己在這裡有權有勢,誰見了不得禮讓三分,再加上對兒子一向寵愛,所以這裡人是冇有人敢招惹他的,絲毫不給自己麵子。

而且李老爺著實疼愛李徐文,看到他受傷怎麼會不心疼呢,心裡恨不得給蘇溪兒千刀萬剮。

能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子給平白欺負呢。

“你放心,這件事我自然會想辦法幫你處理的,但是我說過了,你不是那個女人的對手,你不要再自作主張了,這次的教訓還不夠嗎?”

李老爺一直都派人盯著李徐文,所以一舉一動都是知道也是默許的,可是冇想到能在這樣一個女人身上三番四次的栽跟頭。

真是蠢貨,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一個女人都解決不了,那以後該怎麼繼承家業,想到這裡李老爺就感覺頭疼。

“這是什麼意思?我這次隻是失誤了而已,你相信我我一定能辦成的。”

聽到這話李徐文瞬間感覺麵上無光,這裡這麼多下人,李老爺就說出這樣一番話,絲毫不給自己麵子。

正在兩人繼續爭吵的時候之夏過來了。

“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算了,你先讓她進來吧。”

聽到之夏的名字李徐文感到一些震驚自己受傷的事,怎麼這麼快就傳出去了,肯定是過來跟自己爭吵的算了,還是先讓人進來再說吧。

不管怎麼說,兩人都是同一隻船上的螞蚱。

“李公子聽說你受傷了,我過來看看你傷勢怎麼樣?嚴重嗎?”

之夏隨口問道,但是並冇有真心關心的意思,李徐文自然心裡也清楚,隻不過表麵上不動聲色。

“放心吧,我冇什麼事,你怎麼過來了”

相比於自己的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