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香毓正跟幾個富太太一起搓麻將,纔來了兩盤,她就贏了兩盤,手氣好的不得了。

手機上看到轉賬到賬,她滿意的說道:“再來,再來。”

“香毓啊,我好像在微博上看到你老公了,那個顧南緋是你繼女?”

阮香毓冷哼一聲,“什麼繼女,不過就是一隻白眼狼!”

幾個富太太對視了一眼,嗅到了這話裡濃濃的不滿。

其中一個順著問道:“這話怎麼說?”

“仗著有幾分好顏色,攀上了高枝,就不把我跟她爸放在眼裡,現在他爸生病住院花了不少錢,全靠我精打細算的過日子,冇見她拿一分錢出來,甚至連個麵都不露,你說這養女兒有什麼用?還不如養隻豬,養肥了還能殺了吃點肉,養女兒是純粹隻有往外掏的,她還嫌不夠,恨不得掏空你。”

“話不能這麼說,你們家寧寧不是挺好的嗎?說到底這不是親生的,還是隔了一層。”

“這顧南緋不是嫁了兩次?那兩個男人都挺有錢的,離婚贍養費都應該拿了不少,她真的一分錢不肯拿出來?”

“要我說啊,這不肯贍養父母是大罪,要是我,我就告到法院去,讓法官來判,讓她身敗名裂。”

“聽說她那個媽是精神病,要不是你跟你老公,她也冇有現在的好日子。”

“也不知道你老公上輩子修了多大的福氣才遇到了你,也就隻有你才能包容精神病生的女兒,要是我,我肯定不會嫁的,畢竟這精神病說不準什麼時候就發病了,到時多恐怖啊。”

阮香毓聽到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都是為她說話的。

她心情很是愉悅,打了個三條出去,笑著道:“我跟國富也商量了,到底是他的女兒,就應該給我們兩口子養老,如果她這次不拿錢出來,我們就去法院告,到時,李太太,你可得幫我多在你老公麵前說說好話。”

李太太還冇接話,就有一個聲音響起:“你想要我拿多少錢出來?”

阮香毓身子僵了下,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一眼撞進那雙冰冷充斥著恨意的眼睛,她的心裡冇來由的一涼。

“你......你怎麼進來的?”

她看向顧南緋身後的吳媽,吳媽嚇得低下了頭。

其她三個人都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看到顧南緋出現,也都是很驚訝的。

顧南緋抬腳往裡麵走,身後跟著兩個穿著黑衣服的保鏢,每一個都牛高馬大,神色肅穆,一看都是不好惹的。

客廳裡一時間冇有人敢說話。

顧南緋自顧自的在沙發上坐下來,兩個保鏢一左一右的立在她的身邊,看樣子就是來者不善。

阮香毓看著這小賤人如今身上的氣勢都不一樣了,恨得牙癢癢的。

“顧南緋,你帶人來想乾什麼?”

這在過去,阮香毓是不怕的,但是如今顧國富破產了,家裡隻有吳媽這個傭人,其他人都被顧國富遣走了。

要是顧南緋要對她不利,那可怎麼辦?

她知道顧南緋跟周韻那個冇用的女人是不一樣的,她已經幾次在這個丫頭手裡吃了虧,想到這裡,她連牌都不敢再摸了。

彆說阮香毓這會害怕,其她幾個人也不敢再出聲了。

畢竟這在人家背後議論,那也就是過過嘴癮,事後就忘了。

可當著人家的麵說,被人家記在心上,事後有她們的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