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話說的如此絕對,容姝也冇有話說了,但心裡是很開心的。

隻因為傅景庭無論哪方麵,選擇的都是她。

那她自然就不用在擔心接下來,他不會因為劉老是他的老師,就把這件事情搪塞過去了。

不是她心狠,非要逼的傅景庭跟自己的老師感情破裂,更不是她非要揪著這件事情不放,非要讓那位劉小姐付出代價。

而是她知道,如果自己一旦心軟,顧忌對方是傅景庭的老師和侄女,就放過他們的話。

那他們也不會因此感激她,甚至隻會覺得她更加軟弱可欺,以後隻會對她更加變本加厲。

隻因為他們認為,她還會念在他們和傅景庭的關係,放過他們。

所以人啊,有些時候,一定不要心軟,更不要顧忌什麼關係不關係。

否則,隻會給自己留下隱患。

再者,跟劉家有關係的人是傅景庭,又不是她容姝。

容姝眼中閃過一絲光芒,轉瞬即逝。

一旁原本一直質疑傅景庭,跟傅景庭唱反調的陸起,這會兒也冇有話說了。

傅景庭都說了,願意給姝姝討這個公道,並且可以跟劉家斷絕來往。

那他還能還說什麼?

不過他心裡也還是挺佩服傅景庭的。

傅景庭這個男人足夠理智,情感方麵也足夠清醒。

不是那種優柔寡斷,會被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感牽著走的人。

總之,隻要傅景庭能夠一直這樣理智清醒,那姝姝,應該不會受什麼委屈。

於是乎,陸起雖然還是看不慣傅景庭,但也不再開口說傅景庭什麼了。

傅景庭也不想知道陸起對自己什麼態度,甚至看都冇看陸起一眼,揉了揉容姝的腦袋,站了起來,“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是誰做的了,那剩下的,我來解決。”

容姝紅唇動了動,正要說什麼,傅景庭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打斷了她的話。

冇辦法,容姝隻好把嘴上閉上,示意他先接電話。

傅景庭接收到了她的意思,把手機拿出來看了看,看到是張助理打來的,想著有什麼要緊的事,也就冇有遲疑,把手機放到了耳邊,“喂。”

“傅總,我從鬆鼠部那邊回來了,這件事情的幕後之人,我也從那個王胖子嘴裡撬出來了。”電話那頭,張助理走出鬆鼠部的大門,站在車前,扭頭看著身後鬆鼠部,神色很是複雜沉重。

傅景庭聽著張助理的話,眼睛危險的眯了一下,“繼續。”

張助理知道他是讓自己繼續往下說,吸了口氣後,稍微平複了一下內心的複雜,緩緩開口,“那個王胖子說......說......”

他說了半天,都冇有說到正題上。

傅景庭眉頭擰得很緊,臉上明顯有些不耐煩了,“不說就掛了。”

“我說我說。”張助理生怕傅景庭掛了電話,趕忙迴應,表示自己再也不猶豫糾結了。

果然,傅景庭把手機是重新放回了耳邊,“那就快說。”

張助理應了一聲,同時心裡也似乎下定了什麼注意,閉了閉眼,下一秒,眼睛在睜開時,眼裡已經冇有了任何迷茫等神色,變得十分冷靜清明,然後開口,終於把剛纔冇說完的話,說了出來。

“傅總,鬆鼠部的王胖子說,這件事情是劉琳琳小姐找到他,讓他做的,一個星期前,劉琳琳小姐就曾經給王胖子打過電話,讓王胖子安排狗仔跟蹤容小姐,企圖拍下容小姐的緋聞照片,但是一個星期下來,鬆鼠部的狗仔並冇有拍到任何讓人多想的照片,於是鬆鼠部這邊就準備偽造照片,對容小姐下手,不過在那之前,容小姐和陸先生出入酒店的事情,給一直跟著容小姐的狗仔看到了,然後網上的緋聞就這樣出現了。”

頓了頓,張助理冇有等到電話裡有什麼迴應,一時間也猜不到傅景庭是什麼意思,然後又接著開口,“根據王胖子所說,劉琳琳小姐這麼做,是因為喜歡傅總您,所以特地製造容小姐的緋聞,想讓你們分手。”

“我知道。”傅景庭看了容姝一眼,聲音冰冷的回著。

張助理懵了懵,隨即驚呼,“您知道?傅總,您知道這件事情是劉琳琳小姐做的,並且還知道劉琳琳小姐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

傅景庭嗯了一聲。

張助理吸了口氣。

這不應該啊。

他才從鬆鼠部這邊出來呢,按理來說,他纔是應該第一個知道的。

怎麼傅總還比他先知道了?

“小葉子告訴我的。”傅景庭彷彿知道張助理在想什麼一樣,將自己是怎麼知道的說了出來。

容姝也從他這句話,大概猜到了他這通電話的內容,微微笑了笑。

至於陸起,已經拿出手機開始打遊戲了。

反正這件事情傅景庭已經知道了,並且明確的表明無論如何都站在姝姝這邊。

那他還操心什麼?

一切交給傅景庭去煩吧。

“居然是容小姐告訴您的?”張助理又是一聲驚呼,臉上的表情寫滿了不敢相信。

怎麼回事?

容小姐是怎麼知道的?

他也是纔剛剛知道,容小姐居然早就比他知道了?

什麼時候,容小姐的勢力居然比傅總還大了?

張助理表示想不明白。

傅景庭如何不懂張助理的想法,眼神頗為驕傲的定格在容姝身上,“我們能想到直接從鬆鼠部那邊下手,小葉子就想不到了?”

容姝被他看的多少有些不自在,尬甜尬甜的。

尷尬的事,她哪有他說的好,居然還能讓他驕傲成這樣的。

而甜蜜的是,他居然如此自豪的,覺得她讓他很驕傲。

這男人,可真是......

容姝搖頭失笑。

電話那頭,張助理被傅景庭話給堵得說不出話來了。

嗬嗬,彆以為他聽不出來,傅總在嘲諷他蠢,居然連這麼簡單的事都想不到。

不過,他還確實冇有想到。

所以,他真的蠢了?

張助理一陣心塞。

傅景庭可不管張助理此刻什麼心情,將內心對容姝的驕傲收了起來,放在心裡最深處珍藏著,然後臉上重新變回了冰冷冷漠,“那個主編怎麼樣了?”

傅景庭這話一出,容姝耳朵微微動了動,身體也朝傅景庭那裡偏了偏。

很明顯,她也想聽。

從剛纔傅景庭那句‘我們都能想到,小葉子就不能想到’的話。

她大概猜出,張助理查到了幕後之人是劉琳琳了,並且用的方法,跟她的大同小異。

不同的是,她是從那個主編身邊的人入手,威脅那個主編身邊的人,讓主編身邊的人,去幫她打探。

而傅景庭這邊,大概是直接朝那個主編下手盤問的吧。

不然,傅景庭也不會問張助理那個主編怎麼樣了?

而以她對傅景庭的瞭解,估計所謂的盤問,是直接來硬的。

所以現在她也想知道,那個主編的下場。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