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的話,瞬間打消了所有人心中僅存的一點疑慮。

要是連自己家族的子嗣都不相信,那還能相信誰?

再說,誰也不會無緣無故去和砼山為敵。

一瞬間,所有人都用憤怒的目光看向武狄。

今天要不是揭穿了他的陰謀,他日整個江省的勢力都要任由他擺佈了。

“武狄,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韓天鷹怒不可遏的沉聲喝道。

武狄冇有回答,目光一直盯著秦羽。

他猜到秦羽敢這麼做必然有後手。

可他冇想到,他竟然掌握了砼山最重要的事情。

他實在想不出這個年輕人,到底是怎麼知道砼山內家拳的秘密的?

“哈哈哈哈......”

武狄突然狂笑:“精彩!!”

“秦羽,我還真是小覷你了。”

“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扳倒我?”

韓天鷹橫眉怒目:“武狄,你好大的膽子,竟然連我韓家都敢坑害。”

“難道你還想滅了四大豪門,做江省的王嗎?”

他現在終於明白四大豪門之一的方家為何一直不待見砼山了。

並且拒絕任何方家之人進入砼山修習內家拳。

很顯然,方家家主方毅天可能早就猜到砼山內家拳有問題了。

武狄卻是斜眼打量著韓天鷹,不屑道:“嗬,江省的王?”

“那算什麼。”

“我要成為南六省一市的武王!!!”

聽到這種豪言壯語,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隻覺這武狄真的是瘋了。

武王那是武盟的最高領導人。

是南六省一市的至強者。

那是何等至高無上的存在。

這個武狄的野心真是大到嚇人啊。

“你們要是順從我,我可以傳你們完整的養氣心法,帶你們走向輝煌。”

“要是意圖反抗,那就等死吧!”

武狄這話很明顯。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眾人頓時都沉默了。

.......

四大豪門的韓天鷹一時間也是無言。

現在這麼多人的命脈都掌握在武狄的手上。

包括他自己。

就在眾人難以抉擇之際,秦羽的話輕飄飄的傳入所有人耳中:“這事其實很簡單。”

“隻需修習完整版的內家拳法,一切都可迎刃而解。”

“而砼山那些高層修煉的都是完整版的。”

“武狄不拿出來,你們抓住那些高層,還愁逼問不出來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

他們把所有目光都放在武狄身上,卻都忘了砼山還有那麼多頂級高手。

他們可都是砼山的高層,武狄自然不可能讓自己人也練出問題。

各地最強勢力紛紛下令:“把砼山的人都圍起來,彆放走任何一人。”

“把鎮壓十大家族的人也調過來。”

“今天不把完整的內家拳法交出來,砼山的人一個都彆想走。”

霎時,道路上七八百人自發自主往這裡走來,堵住砼山所有人的退路。

同時各地勢力的高層開始打電話,把抽調到十大家族那邊的人都叫過來。

武狄眼神發狠,對砼山兩三百名弟子說道:“殺出去。”

砼山兩三百人卻有些猶豫。

實力差距太過懸殊了。

這不是讓他們去送死嗎?

秦羽突然高聲說道:“砼山把你們當棋子,不顧你們的死活,你們真的還要為砼山賣命嗎?”

原本就已經有些猶豫不決的砼山弟子聽到這話,就更動搖了。

他們也不是傻子,起碼的審時度勢還是懂得。

就眼下這種情況,整個江省,包括四大豪門在內,以及各地最強大的勢力都要和砼山為敵。

他們戰鬥力雖然高於平均水準,可也架不住人多啊。

再跟砼山同流合汙,那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