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好氣的,狠狠地瞪了秦胤一眼,唐如霜又看了一眼旁邊的許曼婷。

隨即,她這才歎口氣,說道:“但是,今天就算了,因為今天曼婷要離開,我給你批假了,你去送送曼婷,一定要把她安全的送到機場。”

還在屋子裡麵收拾東西的許曼婷,聽到門口兩個人的對話,她直接從門內將頭伸出來,一臉嫌棄的說道:“彆了,如霜姐,我可是不要這個傢夥送我。”

話說完,她便從屋子裡麵拉出來了行李箱,說道:“我已經叫了專車,不用這個傢夥送我。”

說話之間她搖晃了一下手機,表現的很是有點冇所謂。

不過想了想,卻是又說道:“還有一點,這間屋子你可是不能給我動,不能給我租出去。”

很是有點不放心的她,特意叮囑起了秦胤來。

聽了她的話,秦胤有點不確定,頗為好奇了起來,說道:“啥玩意?難不成,你還打算再搬回來住?”

“哼!那就不用你管了!”

說完之後,頗為傲嬌的許曼婷,直接走過去,拉住了唐如霜走去一邊竊竊私語,說起了悄悄話來。

見到兩個女人從樓上下去,開始說著話,不去理睬自己了,秦胤不禁撇撇嘴:“這個小丫頭,還真是……”

說起來,秦胤心裡倒也是明白一些的。

彆看許曼婷口中不說,可是她心裡或許已經對自己有了好感。

隻不過這小丫頭臉皮薄,不想說出來而已。

唐如霜跟許曼婷一起走去了彆墅門口聊天,不多時的功夫,便有一輛白色的轎車開了過來,停在彆墅門口之後,還特意鳴笛了一聲。

見到這種情景,許曼婷立刻就知道,這是自己叫來的專車。

她趕緊衝著車輛擺擺手,示意自己馬上就來了。

隨即她轉身看著唐如霜,說道:“如霜姐,你們有空的時候,可是一定要去我們那裡玩啊!到時候我會好好招待你們的。”

見許曼婷真的要離開了,唐如霜也有點捨不得,拉著她的手,說道:“好的,曼婷,你注意安全。有時間我們一定去看你的,到時候你可是得帶我們去吃當地的小吃哦。”

也冇有太多的寒暄了,許曼婷點點頭,拉著自己的行李箱,一路就去了轎車那裡,準備離開了。

這時候跟出來的秦胤,見許曼婷要上車了,揮手說道:“大小姐,既然有車接你,我可就不送你了,回去給你們家老爺子帶好啊!”

聽了秦胤的話,許曼婷回過頭來,做了一個鬼臉,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說道:“行了,不用你送。不過你可得記住我們的約定,到時候要願賭服輸,不能輸了不認賬。”

聽了她的話,秦胤不由揮手,說道:“行了,你就放心好了,到時候我一定給你一個驚喜。”

撇撇嘴,許曼婷看了秦胤一眼,然後就鑽進了車裡麵去,然後示意司機可以開車了。

白色的車子,迅速的向著遠處駛去,眼見著就消失不見了。

扭過頭去,看了秦胤一眼,唐如霜臉上的表情頗為有點不善。

“怎麼回事?看樣子,你們兩個還約定了什麼事情啊?”

聽她問起了這件事,秦胤不由眯縫起了眼睛,搖搖頭,說道:“這是我跟她之間的秘密,嘿嘿!”

“切!”

唐如霜狠狠瞪了秦胤一眼,顯然她對於這個答案很是不滿意。

看了一眼唐如霜,秦胤揍了過去,笑嘻嘻的,說道:“那個什麼……我說老婆,其實說給你聽也不是不行。不過……咱們今天晚上就洞房好不好啊?這樣的話,我們兩個以後可就真的冇有什麼秘密可言了是吧?”

聽了秦胤的這話,唐如霜眼睛一瞪,伸手在秦胤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

“大早上的,你就跟我不正經。”

說話的時候,手指頭用力,擰的秦胤齜牙咧嘴的。

“趕緊給我做飯去,我等下還得上班。”

“好嘞,遵命,老婆大人。”

說完之後,秦胤直接就往廚房裡麵鑽,唐如霜則是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

隻不過,兩個人剛剛回到屋子裡麵,門鈴卻是便被人從外麵按響了。

“啥情況啊?不會是那個大小姐,忘記帶什麼東西,又回來取了吧?”

秦胤皺了皺眉頭,秦胤又從廚房裡麵走了出來。

“喂喂,你去開下門,我在忙著呢。”

說話的時候,唐如霜從二樓探出頭來,一邊整理身上的衣服,一邊說著。

以為是許曼婷回來的秦胤,臉上有點臭臭的,過去拉開了門。

隻不過,開門之後,他卻是愣住了。

因為門外站著的人不是一個,而是好幾個。

“怎麼又是你們,這大早上的。”秦胤盯著外麵的幾個人。

的確,外麵站了好幾個人,而且就是馬海濤等人。

說起來,這段時間以來,幾個人來秦胤這裡也實在是太過於頻繁了。

要說之前是為了龍家的事情他們登門來找秦胤,可現在又是為了什麼呢?

見到秦胤皺著眉頭站在門口,馬海濤有點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這個……秦先生,我們是來給你送點東西來的。”

可能是覺得,這段時間總來秦胤家折騰,有些不好意思,馬海濤說話的時候,也顯得很是有點不好意思。

“哦?是嗎?是不是又要給我送支票呢?”

秦胤看著幾個人,臉上的笑容有著一抹調侃意味。

“嗬嗬,嗬嗬嗬……”

有點不自然的笑了笑,馬海濤覺得有點尷尬,然後說道:“這個……送支票不會了,畢竟那東西有點太過俗氣了。”

另外一邊的羅國棟嗬嗬一笑,直接衝著身後揮揮手,意思是讓聞人達上前來。

聞人達這個時候,手裡麵捧著一個大大的盒子,直接從後麵走了上來,臉上帶著笑容。

“秦先生,這個是一尊明代時候的青花瓷瓷盤。前段時間,我剛剛從外地拍賣回來的。”

說話之間,他已經是將盒子打開,將其中的青花瓷的瓷盤展現在了秦胤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