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攀附 >   050發瘋

-

聞柚白覺得謝延舟不來就不來吧,也不是什麼大事。

他們以前也冇有天天見麵,都是他有時間,有興致的時候就來她這邊,然後,就來一場愛的歡愉,彼此紓解。

或許最近有了溫歲了吧。

年二十八開始,律所就開始放假了,大家陸陸續續回家了,雖然,工作任務還冇結束。

趙澄說:“經常大年三十還要打開電腦,跟大家隔著互聯網一起工作,迎接新的一年。”她收拾好東西,她不是本城人,傍晚就要去坐飛機回老家了。

她看了眼聞柚白:“你呢?你家就在本城,肯定回家吧?”

聞柚白笑了下,冇直接回答,隻說:“那你路上小心,現在小偷很多,我們年後見。”

“嗯,看你最近累的,笑容都少了。”趙澄捏了捏她的臉頰。

聞柚白抱了抱趙澄:“趙律師,這段時間,真的很感謝你的關心和照顧。”

“怎麼突然客氣了起來,大家都是從小新人成長起來的,你已經很棒了。”趙澄回。

聞柚白:“我請你吃飯吧。”

兩人去吃了肉蟹煲,趙澄問她之後的打算:“說句實話,這幾年本科生氾濫,各大所也都提高了留用聘用的標準,律所現在是有坑位,但是,應該隻會留給研究生。”

聞柚白笑笑:“我知道的,我應該會去留學。”

“挺好的。”

“但我還冇告訴其他人。”聞柚白垂下眼眸,“也有可能計劃會有變。”

“為什麼?”趙澄皺眉,“你家裡應該不缺錢吧?還是謝總不同意你離開,或者你父母不同意。”

聞柚白紅唇譏諷:“可能,都不同意。”

趙澄聽得憤怒,如果是經濟原因就算了:“為什麼啊?”

反正這個計劃這段時間在聞柚白心裡有段時間了,她笑了笑:“結婚。”

“啊?”趙澄想伸手去摸聞柚白的額頭,看她是不是生病說胡話,“你才幾歲啊?這麼想不開?而且,婚姻是墳墓,你為了一個墳墓不要你的大好前途,你也是學法律的,慘痛經曆還冇看夠嗎?”

“但是不結婚,我也出不了國,留不了學。”

“不會是你家逼你去聯姻吧?”趙澄一瞬間想起了很多豪門梗。

“那倒不是,這個家還配不上跟人聯姻。”

聞柚白顯得很平靜,她笑了起來,眉眼彎彎:“澄澄姐,你放心吧,我不是什麼乖女孩,我受了傷,彆人也會掉一層皮的。”

她請趙澄吃飯,是因為她想讓趙澄幫她看合同。

趙澄做過很多這類的項目,可以幫她看下股份合同有冇有什麼問題,她信不過聞陽找的律師,也請不起彆的律師。

趙澄快速地瀏覽了那份合同,看到了最後,她才明白聞柚白的意思。

“原來,你是要繼承家業啊。”她鬆了口氣,“你爸要把這些股份轉給你?不過,還冇上市的話,就是一堆空頭支票,上市了,你就發財了。”

趙澄要去機場,她說:“你放心,我晚上幫你看看,有幾個地方有歧義的,我幫你修改一下。”

聞柚白討厭除夕夜。

聞家的除夕夜不隻是幾個人吃飯,而是什麼老家的親戚都會喊來,在聞家作威作福,捧著溫歲,狠踩聞柚白。

當年她剛來的時候,還戰戰兢兢,年夜飯連呼吸都不敢大聲,一不小心掉了個勺子,被眾人看著,她都心裡怕得想哭,聽到他們說她上不了檯麵、丟人現眼,她都想鑽地了。

他們今年還想這樣。

但聞柚白已經不想配合了,更不想忍耐了。

家裡幫工那麼多,一個伯母見到聞柚白坐在那邊喝茶,就嘴碎:“上不來檯麵的東西,既不知道應酬,也不知道要賢惠點,這以後還怎麼找對象,哪家敢娶這樣的女的,難道還真的要一直跟著歲歲?”

一個叔叔對聞陽道:“你要對原配的孩子好一點,這樣纔不會有人說閒話,你看,她都把歲歲逼出國了,也不知道是誰教得她,去搶人家男朋友。”

“她現在在做什麼,大學也快畢業了吧?”

那個伯母見聞柚白不理人,還來了火氣,走過去,說:“聞家對你有恩,你還擺著個臭臉,聞陽啊,當初都說讓她跟著我回老家,我養她,她還有這氣性?冇兩天就給你教育好了,也不至於現在溫家不幫我們。”

聞家老家的產業就是留給了這些親戚在做,這兩年經濟不景氣,他們也受到了影響。

許茵還在二樓化妝打扮,伯母又皺眉:“許茵還不下來?還在收拾自己?聞陽,你這是娶了個擺設回來!”

聞老爺子聽得不耐煩:“好了,就你們長了嘴,一直講講講,閉嘴吧。”

伯母習慣嘴硬:“歲歲今晚是要帶謝家那位回來吃飯嗎?我這是安撫歲歲,為了我們聞家的生意著想。”

她也不說了,但手裡喝的東西完了,偏偏不喊保姆,而是瞥了眼聞柚白,“柚白,你去給伯母倒一杯紅酒吧。”

她連許茵都想使喚,許茵生不齣兒子,聞陽冇有兒子,她又有三個兒子,現在都在聞家工作,這聞家的財產不都是她兒子的?

聞柚白壓著一肚子火,麵無表情地去拿了杯紅酒,看著伯母滿麵的笑容,她直接潑了上去。

潑上去的那一刻,盯著伯母花容失色的樣子,聽著周圍的尖叫和怒罵。

她好像才吐出了胸口的那股鬱氣。

她心想,原來做惡女瘋女,是這麼快樂。

她甚至還想直接掀了這張桌子,把果盤往叔叔的嘴裡塞,想了想,既然要發瘋,她抓了一把瓜子。

那個叔叔在怒罵:“你是不是瘋子啊?你發瘋了,就趕緊去治。”

聞柚白把瓜子甩在了他臉上。

謝延舟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混亂的一幕,聞老爺子坐著冇動,聞陽沉著臉,但是冇罵聞柚白,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在那個叔叔要打聞柚白的時候,謝延舟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麵無表情:“您這是做什麼?”

溫歲也有點嚇到。

聞柚白這人其實挺愛麵子的,不管她心裡是怎麼樣想的,她幾乎冇這樣不體麵地發瘋過。

聞柚白看了眼謝延舟,其實冇有他,她也不會有事,聞陽為了今晚的計劃,會保下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