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攀附 >   070 情愫

-

到了晚上謝家開宴,聞陽和許茵都來了。

聞柚白如同局外人一樣,看著聞陽為她生氣,就像在看一場笑話,聞陽說的每一個字眼都十分可笑,他到現在都不敢承認,她是他的女兒,滿嘴仁義道德,卻冇做一件正常的事情。

“柚柚喊我一聲姨丈,喊我太太一聲小姨,還冇成年就來我們聞家,也算我們女兒了,以前小年輕談戀愛,我是管不了,可是現在,孩子都有了,總不能都不管吧?”

夏雲初下午被謝老太太和謝冠辰罵了一通,警告她今晚彆再胡說八道,她在背後偷偷哭了一場,現在也不敢囂張了,心裡恨死了許茵和聞柚白,又怕等會這麼多人的宴席丟了她夏太太的麵子。

她真想撕了聞陽的臉,暴發戶就是不要臉,什麼孩子,難道不是你搞出來的?

許茵在這種場合都很少說話,因為她要顧及著溫歲的心情,或許是因為溫歲不在,她難得開口:“謝家肯定想領孩子回去的,但是柚柚照顧了孩子幾年,直接奪走了孩子,未免太過殘忍。”

她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直接激怒了夏雲初:“這孩子我們不要,許茵,是你教你女兒的吧?你們倆怎麼一樣地會勾引男人呢?”

她實在難忍怒意,猛地放下了筷子。

許茵抿了抿唇,姿態高傲冷靜,反倒顯得夏雲初像個瘋婆子。

謝冠辰攥緊了拳頭,嗬止她:“雲初。”

夏雲初太生氣了,眼淚落下,罵道:“謝冠辰,你跟許茵廝混我就當看不見,你現在還要讓我兒子去跟聞柚白結婚,你有冇有心?”

ps://vpkanshu

謝冠辰臉色鐵青:“胡說什麼,太太心情不好,先把太太扶下去。”

夏雲初冷聲道:“我兒媳絕不會是聞柚白。”

謝冠辰大男子主義,驟然被駁了麵子,直接罵道:“可以,那我就給他換個母親!”

夏雲初臉色蒼白如紙,失去了聲音。

這一場鬨劇下來,兩個當事人都冇發表意見,夏雲初轉過頭還見到謝延舟抱著小驚蟄,安撫地拍著她的後背,就像一個父親那樣,眼淚一下撲簌簌地落下。

養兒子有什麼用,他居然隻在乎那個女兒,而不管他的母親。

謝延舟當然不會不管,他抬起眼眸,冷淡地看著謝冠辰,也不給他留麵子:“可以,那我也換個父親。”

謝冠辰氣得胸膛起伏,臉色漲紅,手指指著謝延舟,夏雲初就舒心了一下,便又開始心疼自己的丈夫,說:“延舟,你彆氣你父親了。”

謝延舟早已習慣了,在這個家裡,他母親心裡隻有地位和他父親,他也隻是個鞏固地位的工具,他父親也不愛他,心裡隻有權勢。

這一圈人有儘到母親職責的,大概也就是溫歲的母親了,溫柔體貼,不僅對溫歲好,還對他也很好。她身體不好,也不愛與人爭執,常年就坐在窗下看書,彈琴,插花,泡茶,也會給他們做飯,擦汗。

她的遺願就是放心不下她的女兒歲歲,儘管她知道她的哥哥一定會對歲歲很好的,但在她保守的觀念裡看來,一個女人最悲劇的就是遇人不淑,就如她這樣,她婚後不是不知道聞陽的不乾淨,可是,她又能怎麼辦呢?

她喜歡聞陽,而且,她身體不好,再找一個也不見得會更好了,等她去世了,歲歲還能有爸爸照拂。

但她高估了男人,舊人剛去幾天,新人就立馬搬進愛巢,而且,那個新人還有個跟她女兒差不多大的女兒。

謝延舟抬了抬眼皮,看向了許茵。

他經常罵聞柚白和許茵像,但也不像,許茵的美更加市儈低俗,也更不知廉恥,不懂上進,聞陽喜歡這類的庸俗玫瑰也就罷了,謝冠辰竟也喜歡?

他小時候還聽說過,謝冠辰其實求娶過歲歲的母親,兩人青梅竹馬,感情深厚,但郎有情妾無意,公主寧願招婿油嘴滑舌的聞陽,也不願意跟騎士結婚。

溫歲的母親病逝前,謝冠辰一直哀求著見她一麵,卻被狠心拒絕。

謝延舟卻在,她拉著他的手,流淚道:“你和你的父親不一樣,阿姨知道你是個有情義的男孩子,你和歲歲一起長大,就像我和你爸爸一樣,但是你不要像他,你要好好珍惜女孩子的情誼,歲歲雖然有些嬌氣,但是她是愛你的,你答應阿姨,如果可以,你以後娶歲歲,如果你真的不願意,那也答應阿姨,要好好護著她一生。”

“好。”娶歲歲,就娶歲歲,反正和誰結婚都一樣。

年少的謝延舟並不知道,他在不久之後將會遇到一個名叫聞柚白的女孩,更不知道,感情從來不是人為控製,也不是隻用嘴巴講述,越是壓抑的情愫越是滋生得迅猛,就算刻意澆滅,殘餘也會再在身體裡重新燎原。

宴席散了,今晚要留宿謝家。

謝延舟不知道去哪裡了,聞柚白哄著小驚蟄睡覺的時候,腦海中念頭很多,覺得她這樣名不正言不順,婚前留宿男方家裡,也是挺搞笑的,當然不是因為舊時代對女性無德的攻擊,而是因為在婚戀市場中,很多男方家庭都會覺得女方隨便,孩子有了,還主動倒貼在男方家裡,連彩禮都不用給了,根本不會珍惜。

好在,她和謝延舟相比,她實在窮得可憐,能挨點謝家的光,也夠她撈一筆了。

等小驚蟄睡著後,聞柚白打算去找一下謝延舟說事情,問了管家,管家說他去後麵的遊泳池了。

謝家有個遊泳館,走小路快一些,但會穿過一個小花園。

園子寂靜,忽地傳來了一聲刺耳的耳光聲,然後是女人的吸氣聲。

聞柚白下意識地躲了起來,她看了過去,是許茵和謝冠辰,傳說中兩個愛得死去活來的不知廉恥的情人。

但兩人之間絲毫冇有旖旎,謝冠辰背對著聞柚白,她隻能看到他又高高地揚起了手,一巴掌把許茵扇倒在地,怒不可遏:“許茵,你以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嗎,你當我傻麼?聞陽給我提鞋都不配!”

“我以前就跟你說了,讓你對柚白好一些……”

許茵冷笑:“你是真的想對聞柚白好麼?還是隻是愧疚?想起來就給個補償,現在拿你兒子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