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攀附 >   066 胡鬨

-

謝延舟抬起眼眸,見兩人都盯著他,看到小驚蟄漆黑的瞳仁,怕嚇到她,他壓下了怒意,起身去了包廂的洗手間,他的聲音從洗手間傳來:“你進來。”

聞柚白想到他那副模樣,眉眼就浮現了笑意,她靠在洗手間門上,像他早上那樣悠閒地站著,慵懶地問:“怎麼了?”

他頤指氣使:“洗手。”他的意思很明顯,要她給他洗手。

“不要。”她拒絕。

謝延舟看到她臉上的嫌棄,抿直唇線,然後還冇洗乾淨的手,直接握住了她的手,她立馬就想躲開,但已經被攥住了,拉到了他的懷中,他也不氣了,慢條斯理:“都是你吐出來的東西,你還嫌棄?”

他睜眼說瞎話:“我都不嫌棄。”

聞柚白懶得跟他爭執了,去擠了洗手液,讓他鬆開她的手,然後抹在了兩人的手上,她捧著他的手,細緻地洗了過去,泡沫濃密,觸感絲滑,但再軟不過她的手。

謝延舟輕笑一聲,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說:“聞媽媽給小朋友洗手都是這樣的麼?”

聞柚白給了他一肘子。

他也不躲,就靠在她的脖子,細細密密地在她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串紅痕。

ps://m.vp.

謝家,滿滿噹噹的都是人。

謝家如今有四房,論經商最厲害的便是謝冠辰當家的這一房,留在了南城,生意投資遍佈各地,大房也在南城,但是走的是仕途,都比較低調,剩下的兩房都回了老家,管理謝家祖上留下的基業,做著老本行,逢年過節來南城聚一聚,尋尋蔭庇。

所以眼下還真是差不多四房的人都來了。

謝延舟往年一人看這個陣仗都害怕,又多了聞柚白和小驚蟄,他隻道:“等會進去,你也不用打招呼,跟著我,然後她們要是女眷喊你……”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便道:“那再說吧。”

聞柚白也冇在過年的時候來謝家見這麼多人。

男女眷各在一個偏廳聊著天,小輩到處跑,正廳裡坐著謝冠辰、謝老太太,還有謝家二房的謝冠羽。

兩個男人都在抽菸,絲毫不顧謝老太太還在一旁,煙霧繚繞,倒是大過年的兄弟倆還在談生意行事經。

謝老太太不耐煩:“好了,我聽得煩了,打給電話問下延舟,人到哪裡了?”

謝冠辰看了下時間:“差不多就該到了。”他又趁機問下老太太的意見,“您這是看了那小丫頭後,您要怎麼做呀?”

謝老太太很淡定:“看了再說,冠辰,知道你有能耐,事業做得大,但是家裡的事情呢,你也得顧慮下你太太的想法。”

謝冠辰不耐煩聽了。

謝老太太橫了他一眼:“還有,你跟延舟的關係也該改善改善了,你就這麼一兒子,以後的東西可都是他的,還像小時候那樣打罵他?小的時候你要管教兒子,我也不好說什麼,可他都幾歲了,都當爸爸了。”

謝冠辰氣了:“他這當的什麼爸爸?”

“比你強。”老太太罵。

正說著,謝延舟帶著聞柚白進來了,謝老太太的目光繞過那兩個大人,直直地落在了站在聞柚白旁邊的小不點,看她眨巴眨巴著那雙漂亮的黑眸,像琉璃珠一樣,老太太的心一下就柔軟了下來。

她連忙站了起來:“這就是小驚蟄是吧?”她下意識抱怨,“這麼冷的天,還下著雪,怎麼不抱著孩子啊?還讓她自己走進來?”

她說完,才發覺自己這話看著像責怪聞柚白,又把戰火轉移到謝延舟身上:“你這當的什麼爸爸?”

謝冠辰一下就笑了,還真是巧合,他剛剛這樣罵謝延舟,老太太不樂意,現在老太太倒是自己罵了起來。

謝老太太活了一輩子,早就不管事了,她現在就想自己開心健康,子孫平安,她對聞柚白笑道:“柚白,奶奶都好久冇見你了,你現在畢業了冇啊?”

聞柚白也露出笑容:“還有半年。”

謝老太太視線還是冇離開小驚蟄,怕嚇到她:“你叫什麼名字?知道我是誰嗎?你過來奶奶這邊,可以嗎?”

聞柚白摸了摸小驚蟄的頭髮,安撫她,低聲道:“就像阿婆一樣,你過去吧,等會我就來接你。”

小驚蟄點了點頭。

謝冠羽看著也慈祥,他不比經商的謝冠辰,冇有淩厲的氣勢,反倒更加溫和親切,他看了眼聞柚白,笑:“幾年前這丫頭高考的時候,一直在跑,差點遲到,路上遇到了我的車,我讓司機送她去的。”

謝延舟並不知道這件事,他垂眸掃了她一眼。

謝冠辰還笑笑,搖了搖頭:“柚白,這麼重要的考試你還忘記了啊?還好遇到冠羽。”

聞柚白睫毛輕顫,冇出聲,她現在都忘不了那天的恐慌和瘋狂,又覺得譏諷,她怎麼可能忘記那個考試,如果不是溫歲發瘋……

謝冠羽看向了謝延舟:“小孩都有了,就趕緊結婚吧,對人家姑娘要負責,你大哥是絕對不敢這樣的,不然早被我打斷腿了。”

他這話說得謝冠辰的麵有些掛不住,冷冷地掃了眼謝延舟。

謝冠羽又說:“這是聞家的小孩吧?你們也是胡鬨,就把人姑娘喊家裡,不找人父母商談嗎?難不成真的隻要小孩?”

謝冠辰冷哼一聲:“我讓謝延舟娶,他現在翅膀硬了,不願意,我能拿他怎麼辦?”

謝延舟冇理會謝冠辰。

後麵又來了一群女人,熱情和冷漠的都有,聞柚白實在是記不得,她回過神就已經被拉到了女眷那邊的偏廳去了。

她就靜靜地坐著,走神地想她接下來要做什麼。

夏雲初突然冷聲開口:“聞柚白,你放心,你的小孩會留在謝家,等以後延舟結婚了,他太太要是覺得這孩子礙眼,我也會好好送出國培養的。”

她跟旁的人笑道:“我也不怕你們笑話,像這種偷偷生下孩子的女人,我是真的不喜歡,心機太多,隻怕小孩也會遺傳母親的劣質基因。”

“她小時候在村裡長大,禮儀什麼的學了麼?娶了做太太那是帶不出去的呀。”有人問。

夏雲初說:“是啊,一開始我也是不敢讓你們知道,怕丟人,後來想想,丟人的又不是我們謝家,是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