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攀附 >   045 自私

-

聞柚白那時候還在看手機,她冇理會這幾個瘋子,但工作的訊息總是要回的。

祁之正拉來的那個航空案,還有很多的檔案還未整理完,他那邊大概看完了她整理的數據表,給了批註意見,問她現在方不方便覈實一下三證是否齊全,還有二期的一些投資公司是否仍未登出。

資本律所就是這樣,給的任務永遠都完不成,每個人都是併線同時進行好幾個項目。

她回覆祁之正:“祁總,明天早上給您,可以嗎?我現在還在醫院。”

“生病了嗎?”祁之正回覆得很快。

“不是,親戚的小孩。”

祁之正發個條語音過來,聲音帶笑:“原來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女兒?想讓我養的那個麼?在哪個醫院,我過去看看。”

聞柚白淡淡回覆:“不用了,小孩也睡了,明天早上上班前,我會把檔案發給您。”

她合上手機,一轉頭,就看到了進來的男人。

她剛剛第一眼,眼睛一晃,看成了謝延舟,他們兩人挺像的,隻是,謝冠辰畢竟上了年紀,更加沉穩,也更有魅力。

謝冠辰擰著眉頭,身上穿著及膝的黑色呢大衣,帶著上位者慣有的冷冽壓迫氣息,嗓音沉沉:“剛剛特助跟我說,在一樓大廳看到了你,我還以為他看錯了。”

ps://m.vp.

聞柚白抬眸,有些驚訝:“謝叔叔。”

謝冠辰抿著唇角,輪廓凜然,眸光掃向了她手上抱著的那個小孩,語氣倒是很平靜,卻有些莫名的滲人:“你怎麼會在兒科?”

他頓了下:“這個女孩是誰?”

聞柚白手指緊了緊,莫名緊張了起來,麵上卻依舊看著冇有絲毫情緒變化:“是張嬸的孫女。”

張嬸嚇得不敢說話,就旁邊一直點頭。

聞柚白很勉強地笑了下:“我以前在鄉下,張嬸一直照顧我,她對我就像對自己家的孩子那樣,她自己帶孩子不容易,我就接過來了。”

這個理由,聞柚白用過不知道多少次,但在謝冠辰淩厲的目光中,她卻有些難以說出口。

謝冠辰聽完之後,冇說話,隻是盯著小驚蟄,他走了進來,然後,環視了周圍一圈,沉聲:“我給你們換個病房。”

“不用的,謝叔叔。”聞柚白扯唇笑,“這個病房很好了,而且現在旁邊也冇住其他人。”

謝冠辰站定在聞柚白的麵前。

聞柚白下意識地就想遮住小驚蟄的臉,但她冇這樣做。

謝冠辰盯著看了半天,意味深長地笑了下,帶有磁性的聲音響起:“像你,也像那個臭小子。”

聞柚白心臟下沉,她所有的話都堵在喉嚨口。

謝冠辰隻說:“你放心,柚柚,謝叔叔尊重你的想法。”

其實,這隻是說的好聽,聞柚白心裡很清楚,冇有誰會一直掏心掏肺地對她好,如果謝冠辰真的把她當做女兒來疼愛,當年就不會放任溫歲欺負她,也不會看著她被溫家逼迫得走投無路。

謝延舟都能保下她,何況謝冠辰呢?隻是,他不願意,且覺得不值得罷了。

“你媽媽還不知道吧?”謝冠辰揚了下眉,“前天我見到你媽媽,她都冇提起這件事。”

聞柚白不想管許茵的破事,兩個已婚的人私下見麵。

謝冠辰慢條斯理地問:“你跟延舟現在還在一起,你是想從他這邊得到什麼?想要錢?還是權?”

“錢。”聞柚白見小驚蟄似乎有點要被吵醒的樣子,拍了拍她的背,哄著她,“謝叔叔,要是你能找到更有錢有權的帥哥,你也可以介紹給我。”

謝冠辰就喜歡她這樣樂觀又心大的模樣,笑了下:“你這孩子,以前謝叔叔說,給你介紹有為的精英,但你現在跟延舟扯上關係了,他這孩子佔有慾強,怕是難了。”

“他要是和溫歲結婚了,也不允許我離開麼?好聚好散。”聞柚白覺得可笑。

“我不會讓他跟溫歲結婚。”這是謝冠辰一貫的態度,但聞柚白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再愛溫歲,也冇有用。”

聞柚白冇說話,她想起以前謝延舟還要去紋身,聽說紋了個溫歲的名字,但後來冇兩天就洗掉了,所以,兩人親密的時候,她冇有見過那個紋身。

如果當年溫歲冇有想毀掉她,聞陽冇有插手,謝延舟現在應該早就跟溫歲結婚了。

當初,溫歲鬨著要嫁他,儘管謝冠辰反對,但夏雲初支援,聽說,謝延舟找人定製了奢華的婚紗,兩人還拍了婚紗照。

聞柚白當時是有點難過的,不過,她想得很清楚,讓自己放下,他們每個人都去過自己的日子,溫歲和謝延舟糾纏了這麼多年,分開和好又分開,符合各種愛情小說的曲折離奇,也該修成正果了。

謝冠辰問:“延舟不知道這個小孩嗎?”

“知道。”

謝冠辰冷笑了下:“跟他媽媽一樣自私。”

聞柚白看了他一眼,她雖然討厭夏雲初,但見到一個丈夫這樣羞辱自己的夫人,也覺得很可笑,這就是男人,永遠不會反思自己,永遠第一時間推到女人身上。

謝冠辰隻坐了一會,讓助理給聞柚白打了一筆錢,他就要離開,因為他是來看望一個老客戶的。

聞柚白冇拒絕,她纔不會拒絕錢,人生在世,也隻為碎銀奔波,何況,謝冠辰給的根本不隻是碎銀。

當然,誰也冇想到,謝延舟會在這個時候,也出現在了病房。

他眉間凝結冬夜的寒氣,薄唇抿成了直線,輪廓冷硬,推門進來,原本寒冰浮動的冷眸在見到謝冠辰的那一刻,更是冷得滲人。

他還笑:“我都兩個多月冇見到我父親了,冇想到,他還會來看初戀情人的女兒。”

謝冠辰麵無表情:“謝延舟,你再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會後悔的。”

“是嗎?我等著那一天。”

謝冠辰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忽然道:“你跟柚柚在一起這麼多年了,還不娶她?”

謝延舟冷笑:“娶回家當擺設麼?”

“你這是玩弄人家!”

“跟你學的。”

“那我也跟你說,你要是想娶溫歲,就滾出謝家,不然就娶聞柚白。”

謝延舟很輕地笑了下:“既然你那麼喜歡聞柚白,不如你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