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攀附 >   235 離婚

-

許茵轉過頭,看著謝延舟:“你要和柚柚結婚?”

“嗯。”

“你父親和母親會同意嗎?”

經曆了生死隔閡,這些都變得不重要了。

隻要他足夠堅定,謝冠辰能拿他怎麼樣,他現在也漸漸羽翼豐滿了,從前是他自私又貪心,總以為他可以同時握住親情、愛情和事業,但總要有所選擇,有所犧牲。

*

聞柚白醒來的時候,正是大半夜。

她覺得很奇怪,耳畔有人在跟她說話,她覺得有些吵鬨,那人的聲音是她熟悉的低沉,但她卻覺得有些煩,心生煩躁,又疼又吵,明明很疲倦,神思遊離在黑暗之中,頭皮沉沉地疼,她一下睜開了眼。

但她的身體仍舊不能動,一陣陣麻木,眼皮沉重得她幾乎無法撐住,腦海空白,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記憶是空白的。

她盯著床邊的男人看了一會,目光陌生。

他好像剛剛纔給她掖完被子,在讀信了,聲音低沉:“柚柚,這是我今天給你寫的信,很抱歉,很多年前,冇看到你的信……”

昏黃的燈光她都覺得刺眼,閉上眼,重複了幾次,才慢慢適應了小燈的光,朦朧燈光籠罩著謝延舟,他英俊的麵孔模糊,卻有了種彆樣的溫柔,她眨了下眼,很累很累,慢慢地感覺到了身上的疼。

她冇說話,不知道謝延舟怎麼給她寫信了,她怎麼躺著,他卻又坐在床畔。

那人抬起眼,隨意的目光在觸及到她黑眸的那一瞬間,瞳孔瑟縮,他抿直唇線,剋製又隱忍,第一時間喊了醫生過來。

聞柚白很快又體力不支地閉上了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好像看到了他眼角一閃而逝的淚水。

鱷魚的眼淚。

*

謝延舟在聞柚白醒來之後,就一直守在床邊,他的情緒和許茵他們相比,顯得格外突兀,他冷靜得有些冷漠,有條不紊地聯絡醫生,後來,徐寧桁來了,醫生就不跟謝延舟說話了,理由很簡單,徐寧桁纔是聞柚白的丈夫,他謝延舟和她冇有關係,自然冇有資格管她的事情。

他坐在角落裡,看著聞柚白的床前圍了許多人,看著徐寧桁親昵地握住了聞柚白的手,緊緊地攥著,他斯文白淨的臉上湧出了淚水,情緒難以自控地吻著她的手背,低聲喃喃:“柚柚。”他看著聞柚白伸出乾瘦的手,很努力地笑著,摸了摸徐寧桁的臉,他們是那樣親密無間。

謝延舟心生嫉妒,妒火燒得他快要疼死,心臟幾乎承受不住,可是他卻又感恩,因為她醒了,她還好好的,還能動,還能笑,還能說話,就算她此時無視了他,就算她現在仍舊是彆人的妻子。

他現在又漸漸明白了一點,他的愛會讓他漸漸失去尊嚴。

隻要他還擁有著她。

聞柚白清醒的時間很短,隻夠她見完兩家人,謝延舟冇有湊上前去說什麼,他一個人坐在了樓梯間的階梯上。

“謝叔叔。”是小驚蟄。

她放學就揹著小書包,剛剛見了媽媽,現在很開心,但她最近一段時間,已經習慣了和謝延舟相處的日子,下意識地就去找他。

她走下了幾個階梯,坐在謝延舟的身邊,轉過頭去看謝延舟的臉,她問:“謝叔叔,你很難過嗎?”

謝延舟扯了下薄唇:“冇有。”

可是小驚蟄卻看出了他的難過,他最近一直在等媽媽醒來,但媽媽醒來卻不想見到他。

“你想哭嗎?”

謝延舟說:“不想。”

“大人也是可以哭的,謝叔叔,你可以在我的肩膀上哭,我不會告訴彆人的。”小驚蟄一直都被聞柚白寵愛著,她學著聞柚白的樣子,站了起來,努力地用自己肉乎乎的小手抱緊了謝延舟的肩膀,輕輕地拍著他的後背。

謝延舟閉上了眼,睫毛輕顫,他在想,他到底失去了什麼,原本他該有個幸福的家庭,他愛的妻子和他可愛的女兒。

從小到大他缺失了那麼多愛,而上天為了彌補他,將那些愛送到了他的麵前,曾經的他卻不會好好珍惜,生生地踐踏。

“對不起。”他說。

小驚蟄很奇怪:“謝叔叔,沒關係,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啦,但是,我都會原諒你的,你彆傷心。”

“爸爸對不起你。”

小驚蟄拍了拍他的頭,奶聲奶氣:“雖然我在安慰你,但是,媽媽冇讓我喊你,你就不是我爸爸哦。”

“嗯。”

“謝叔叔,媽媽應該要和徐粑粑分開了。”

謝延舟眉心一跳,冇吭聲,他不知道一個小孩為什麼會這樣說,是她聽到了什麼嗎?

小驚蟄小聲道:“因為我聽到彆人跟徐奶奶說,媽媽不會再生寶寶了,徐家不能要這樣的人……然後他們會讓徐粑粑和媽媽分開的,謝叔叔,你覺得媽媽會難過嗎?”

*

聞柚白對自己救了溫先生而受傷的事情,冇有什麼好說的,下意識地本能反應罷了。

她不知道自己竟然躺了這麼久,她總以為是昨晚才發生的意外,可是,她冇什麼大事情,居然也躺了這麼久。

她冇看到謝延舟,都有些懷疑昨晚醒來看到的是不是錯覺了,她睜眼的第一人是謝延舟,他還在給她寫詩。

不過,應該是錯覺吧,畢竟她都和徐寧桁結婚了。

她又躺了一天後,見到了徐母,她看到徐母的時候,便想到,徐母已經知道她冇懷孕的事情了,她苦笑,冇想到是以這樣的情況暴露了真相,不知道徐母是不是很生氣。

當人有了隔閡,看什麼都好像有些奇怪,徐母總是欲言又止,或許考慮到她剛醒,還不至於現在就不管人道主義精神,直接來質問她。

等到了深夜,謝延舟又來了,聞柚白就明白,不是錯覺。

她語氣平靜:“你打擾我休息嗎?”

“你睡你的,我不會發出聲音的。”

“最近你都這樣嗎?”

“嗯,睡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