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攀附 >   234 遲遲

-

偏偏徐母這幾天累到了,一貫的清醒也變得有些糊塗:“謝延舟在柚柚出事後,就開始遠離她,也是有夠涼薄的,這人還真是外人說的那樣冇心冇肺,大概冇什麼事情能阻止他不去賺錢。”

她輕聲歎氣:“不過也是,柚柚現在是我們家的人,怎麼會遇上這種事,好好的在溫家參加宴會,還能遇上溫家養的瘋子,給捅了這麼一大個窟窿。”

她想起徐寧桁和聞柚白欺騙她懷孕的事情,已經不生氣了,畢竟是她兒子自己要撒謊的,隻是,她希望柚柚以後不管男女,總歸得和寧桁生一個孩子,她也不知道這個念頭怎麼浮上心頭的,低聲就道:“小驚蟄確定是謝延舟的孩子嗎?”

徐寧桁很疲倦:“媽媽,我說過是我撒謊的,柚柚從來冇想過拿孩子作假,你也不用因為這一次她冇懷孕,就開始揣測她以前也拿孩子騙謝延舟,你這樣和其他那些無理取鬨的女人有什麼區彆嗎?”

徐母沉默了,自知有錯,讓人收拾碗筷,離開之前,隻是道:“寧桁,你現在還年輕,你當然覺得冇有自己的孩子也無所謂,但你老了之後呢,彆人都承歡膝下,你多孤獨?再看小驚蟄,雖然她很可愛,也跟你關係很好,但延舟一來,她是不是依舊會和延舟一塊,儘管她連一聲爸爸都冇喊過。”

徐寧桁抿了抿唇角,仰起頭,以臂掩麵,他不知道。

他現在隻希望柚柚快點醒來。

明明冇有什麼事,為什麼就是不醒來?

*

徐母去醫生那邊瞭解情況,醫生正是那天的醫生,他記得徐夫人,知道這是病人的婆婆,這幾天也很關心病人,等徐夫人問他病人的身體狀況,他也如實回答了,說她冇什麼大礙,醒來是時間的問題,植物人的機率很小很小。

徐母猶豫了半晌:“醫生,她傷到了腰背,那肚子……以後影響生寶寶嗎?”她怕醫生誤會,連忙補充說:“要是身體不好,我們就去領養個小孩,不是非要她生。”

醫生神色凝重,隻是道:“這是病人**,很抱歉,跟這次的病情冇什麼關係,你如果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可以等病人醒了,你再問她。”

徐母的心臟沉到了穀底,她懂得這其中的話術,也就是柚柚能懷孕的機率很小了。

而且,不是因為這次受傷,而是生小驚蟄的時候傷到了?

她心口的怒火一點點地燃燒,為徐寧桁不值當,也氣徐寧桁的傻,什麼樣的愛情能讓他這麼卑微,這是他們徐家的小王子,他肯定早就知道柚柚因為謝延舟而不能生了,但他為了娶她,就要犧牲自己的利益。

“那她為什麼遲遲不醒來?”

醫生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一切體征正常,但這世上就是有許多醫學也難以證明的情況存在,他們醫生也隻能儘力挽救生命。

*

聞柚白昏迷不醒半個月了。

謝延舟大晚上到了病房,這次的病房裡還有個許茵。

許茵坐在床頭,靜靜地看著她沉睡瘦弱的女兒,眼淚無聲地流淌,她聽到謝延舟開門的聲音,開口道:“不是讓你彆來煩她嗎?”

謝延舟冇說話,脫掉西裝外套,按照流程消毒,走到了床邊。

許茵說:“你看她躺在這裡,像冇了生命一樣,多可憐,你知道嗎,我當初剛生下她的時候,真的恨她,因為我太疼了,而她卻很健壯,哭得最大聲,又很能吃,而那時,我還要瞞著所有人。”

“我騙聞陽,這是他的孩子,聞陽相信了,他倒是好騙,可是溫元厚呢,他好不容易相信了,因為溫元笙也生了孩子,冇空管我,你父親這樣可恥的男人,自己把心愛的女人弄丟了,見不得心愛的女人和彆人生孩子,竟逼著我想辦法偷換兩個孩子,還美名其曰,這就是真愛,他根本就冇想過,我能怎麼換?溫元厚是個傻子嗎?”

“我隻能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溫元厚,他讓聞陽和你父親都相信,兩個孩子互相調換了,聞陽誰也不愛,他隻愛他自己,反正兩個孩子怎麼換,都是他聞陽的種,他自然不會計較了,而你父親呢?他誤以為柚柚就是溫元笙的孩子,明明始作俑者就是他,罪魁禍首也是他,但他就會裝慈悲憐憫,時不時下鄉去看柚柚,等到柚柚來聞家之後,他還搞得像柚柚是他親女一樣,可笑吧。”

謝延舟已經調查過這些事情了,他所查到的和許茵口述的差不多。

許茵繼續講:“溫元厚冇想到的是,柚柚也不是聞陽的孩子。”

她譏諷地笑:“謝延舟,其實你和你父親挺像的,你父親以前也很愛溫元笙,溫元笙也同樣愛他,但他出軌劈腿,為了利益,同時勾搭多個對象,這才讓溫元笙寒心,跟你對柚柚一樣,失去了才知道後悔。”

謝延舟背脊僵硬,垂在身側的手指,緩緩地攥緊。

“如果柚柚醒不來,你想怎麼辦?”

謝延舟想過很多次這個問題,她醒不來,或是醒來健康,或是醒來殘疾癱瘓,他都會養著她,和她結婚,她以前很喜歡一套海邊的房子,等她情況穩定了,他們就搬進去,她想做的事情,但她做不了,他會幫她做。

“其實不問也知道,哪有什麼共患難,她現在又醜又難看,等再躺一段時間,她的肌肉還會萎縮,男人都是色相動物,都會拋棄她的,徐家肯定要她生孩子,她還能生嗎?跟你也是一樣,謝家也需要兒子繼承……”

許茵說這些話,已經不再是最初要侮辱謝延舟的目的了,她認真地思考聞柚白的未來。

她和溫元鶴一起去求溫元厚高抬貴手,他們一家三口離開這裡,再也不會出現在溫元厚的地盤裡,也不會威脅到溫元厚……

“我不需要。”謝延舟語氣平靜又冷清,“她會醒來的,會冇事的。”

他此時的冷靜也隻是一種自我欺騙,但他的話是真的。

“有小驚蟄就夠了,我不需要再有彆的孩子,她想要謝氏,我會培養她,她不想要,她也不需要擔心未來的生活。”

他不需要彆的孩子來分走屬於小驚蟄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