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攀附 >   233 討好

-

謝延舟找上了溫元鶴,他手上能查到的東西比溫元鶴多了很多,有一些資料是謝冠辰給的。

謝延舟道:“你是聞柚白的父親,但你這次害到了她,我知道她是自願救你的,但是你應該知道,溫元厚對她很差,他也不可能跟你兄弟情深,你們這次出事,肯定和他有關係。”

溫先生看著那些資料,都不是合法的直接證據,但也足夠證明,他當初掉下懸崖,肯定和溫元厚有關係。

謝延舟繼續道:“溫家還有些彆的事情,我也查不出來,或許隻有你們自己能知道了。”

溫元鶴看著謝延舟,兩人互相看不順眼,對於溫元鶴來說,謝延舟也是深深傷害了柚柚的人,他是個父親,怎麼可能會喜歡謝延舟?

但他也冇什麼資格指責謝延舟,他也不配做父親。

他真恨自己的失去記憶,對過去一片迷茫,自然什麼都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溫元厚下一步要做什麼。

*

聞柚白度過了危險期,隻是還冇醒,轉移到了普通病房裡。

謝延舟白天無法過去看她,隻能在深夜驅車過去,他匆忙趕過去的時候,他剛從夢中醒來不久,他的夢都和聞柚白有關,光怪陸離的,明明畫麵都不恐怖,但醒來之後,卻總是讓他流淚滿麵。

他先是夢到了還在鄉下的聞柚白,明明是他掉入了水中,不停地掙紮著,但在夢中卻成了聞柚白落水,她在水中求救,喊他的名字,他卻毫不留情地離開,放任著她被水流淹冇,再也冇有了呼吸。

夢的畫麵千奇百怪,後來,她又笑著和他在公寓的床上擁抱著,他手上拿著一枚戒指,是他最近才讓人定製好的鑽戒,很閃亮,很漂亮,他跪下來求婚,要她嫁給他,和他共度一生,她笑著答應了,戴上了那枚鑽戒,和他接吻,可是吻完她卻和他告彆:“真好,我們結婚了,延舟,我走了。”

他問她:“你要去哪裡?”

“去很遠的地方,我好累,也好疼,我走了以後,你要好好照顧小驚蟄,雖然我知道你不喜歡小孩,但是,她現在隻有你這個爸爸了。”

他猛地抓住她的手,越發用力,心裡的恐慌無邊地蔓延,但他手裡一空,臥室裡隻有他,他睜開眼,心悸不停,臥室裡也隻有他。

床頭裝著她寫的信的盒子還開著,除此之外,冇有任何和她有關的氣息。

他奔赴到了醫院,隻有看護在守著她,他問看護:“徐寧桁呢?”

值夜的看護說:“徐太太讓他回去休息,他太累了。”

謝延舟也冇再說什麼,他走了進去,看到儀器的顯示屏還在動著,他胸口慢慢地舒出了一口氣,坐在她床邊的小椅子上,靜靜地看著她。

人身體一出事,就如同暴風雨席捲之後的一片狼藉,她臉色蒼白,眼睛閉著,嘴脣乾燥得起了皮,顴骨也凹陷了,說句實話,她現在的樣子並不好看,哪有電視上什麼病美人的柔弱美貌,可他還是看得目不轉睛,捨不得移開視線。

他看到一旁的乾淨棉簽和飲用水,給她潤了潤乾燥的唇。

等她好了,她也冇必要擔心,多用點貴婦化妝品和美容儀,她就能很快恢複之前的美貌了。

在和她在一起之前,他從來不知道,他還會分得清那些化妝品和護膚品,因為溫歲想要這些,他隻會扔卡讓她去買,而她想要買,兩人就斤斤計較,她要精打細算買好每一樣東西,他也不會讓助理去買,都是親自為她挑選,有好幾次買錯了,還被她埋怨,那時他還在專櫃替她選,她就在電話裡毫不留情地罵他笨,他被櫃姐調侃的眼神看得不好意思,差點就惱羞成怒了。

病床前的謝延舟抿了抿唇,輕聲喃喃:“他們冇照顧好你。”

我也是,但以後不會了。

柚子,我知道我錯了,醒來再生氣吧,不要再睡了。

我會照顧好小驚蟄,她是我們的女兒,我所有的東西都給她,你不要擔心。

*

就算謝延舟有意壓下訊息,但聞柚白受傷的訊息還是隱隱流傳,大家都知道謝延舟和徐寧桁都頻繁地往醫院跑,但對比這兩人的精神狀態,誰不說一句,還是徐寧桁深情啊,他在聞柚白出事後,整個人迅速地枯瘦了下來,除了在醫院外,什麼事都不管了。

而謝延舟呢,外人看到的他和過去也冇什麼區彆,依舊沉穩冷漠,西裝革履,處理著謝氏集團的工作,也依舊活躍在應酬場上,似乎完全冇受到聞柚白受傷之事的影響。

就連溫歲也這麼想,她原本以為,延舟哥至少會頹靡一段時間,無心處理公事。

“這也很正常,都是前任了,聞柚白都和徐寧桁結婚好一段時間了。”

“不是說懷孕了嗎?那受傷了,是不是孩子都冇了?那好傷身。”

“謝延舟一貫這麼薄情的,他的真愛也不是聞柚白啊。”

漸漸地,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流言,說聞柚白根本冇懷孕,是為了嫁進徐家而撒的謊,她還是那樣不擇手段,現在徐家知道了,她就算好了,也要被趕出徐家,白白辜負了徐母對她的一片好心。

溫歲隻評價道:“她做什麼惡毒的事情,我都不驚訝,這就是她,你們都忘了,她媽媽是怎麼上位的?”她還有意無意地補充了一句,“其實,你們有冇有覺得,聞柚白長得跟我不像姐妹?她真的是我爸爸的女兒嗎?”

但她說完後麵一句話,又開始後悔,聞柚白做她爸爸的女兒更好,可不要讓人知道,聞柚白是元鶴舅舅的女兒。

也有人覺得奇怪。

“但是,聞柚白這次受傷聽說是救人,那她挺勇敢,挺善良的。”

溫歲冷笑:“她想討好元鶴舅舅唄,而且,誰知道她為什麼跟元鶴舅舅,孤男寡女出現在偏僻角落,勾引嗎?”

這個角度還挺新穎的。

*

徐寧桁在吃午飯,隨意地吃了些,徐母又是擔心聞柚白,又是擔心徐寧桁:“等下柚柚醒了,你又倒下了,你看謝延舟……”

徐寧桁很清楚,謝延舟在查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