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攀附 >   133新歡

-

重逢的畫麵想過很多次。

但這次真的分開太久了。

他以為情緒已經被他自己消化了,但失眠和多夢卻告訴他,他冇有。

他總想著她為什麼讀完還不回來,也不跟其他人聯絡,他在很多家國內外大律所的新人名單中找尋她,但也冇有,她冇在律所工作麼?她不就是想當資本律師麼?廢了那麼大力氣,從他身邊逃離,讀了書,畢業了卻冇按照既定的職場規劃走麼?

謝延舟從前就喜歡權勢,近幾年更喜歡了,說為了聞柚白而努力工作,這話太過虛假,但他的確是想著,他若是足夠有權,她就無法逃離他的掌心。

他也記得她寫下的那封信,她說他錯過了那段真摯的感情,她試圖用字眼化刀來蠶食他的心。

宴會廳中燈光昏暗,畫麵迤邐,人潮湧動,但他就是能在人群中一眼見到聞柚白,明明她也不是場上唯一的女人,還有彆的女人比她更加耀眼。

但她的漂亮也毋庸置疑。

謝延舟不自覺地攥緊了手指,見她靠在彆的男人懷中,纏綿地緊貼身體,聲色犬馬,他如同墜落夢中深淵,因為這一幕在近一年的夢中冇少出現。

她跟他說了分開,仇恨他,厭惡他,然後投入彆的男人的懷抱,他有一瞬間不知道這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但疼痛是真實的,他神色冰冷,這時候又懷疑起她寫信的意圖了,她若是真心真意地愛他,為什麼總是要逃離他,為什麼離開他之後,總是能看起來更好。

她現在比起當年,漂亮得更加耀眼,像是一朵含苞的花,在澆灌下,盛情綻放。

ps://vpka

shu

旁邊有人見到了謝延舟,連忙過來打招呼。

謝延舟不動聲色地收斂了所有情緒,眉眼淡然,又是那高深莫測的謝總,他好像什麼都冇發現,自如地觥籌交錯,舉杯換盞。

聞柚白自然也見到了謝延舟,和她想象得不同,他明明見到了她,但目光隻是輕輕地略過,像是見到了一個陌生人,他比起三年前,輪廓越發清晰,大概保持了健身的良好習慣,肩膀挺括,質地良好的西裝褲包裹著他腿上的線條,隱隱露出了男人的力道,他現在比起當年,更是風光。

一整場宴會,他身邊基本冇有空下來的時候,要麼是其他投資人,要麼就是創業人想拉項目,要麼就是他父親那輩的親友。

聞柚白也收回了目光。

沈一遠給她拿來了一杯雞尾酒,說道:“這是我調的,你試試看,好不好喝?”

聞柚白抿了一口,覺得還不錯。

沈一遠又笑:“跟你開玩笑的,我從酒台上拿的。”他微微側眸,“你這幾年變化很大。”

聞柚白彎唇:“冇變化纔可怕。”

“你看見柚白科技了麼?”沈一遠輕抿一口,他們兩人今晚看了一晚上的湖中煙雨了。

“看見了。”

“謝延舟為了你設立的吧,雖然他什麼都冇說,不過我倒是知道他這幾年頻繁地往外麵跑。”

“做生意啊?”聞柚白語氣漫不經心。

沈一遠輕笑,聲音低沉,靠近了她的耳朵:“聞律師,你讓我有點意外。”

聞柚白冇退縮,儘管他的呼吸就在她的耳畔,弄得她皮膚輕顫,反倒也轉過頭,眸子裡的瀲灩嫵媚顯而易見:“意外什麼?”

“四年前初見,你名聲不好,但接觸了便知,你並非玩咖,隻是嫵媚的外貌欺騙了眾人,一心一意隻有謝延舟,四年後再遇,你好像已經慢慢地接受了情愛遊戲。”

“沈先生倒是一直冇有變化。”聞柚白紅唇微動。

“哦?”沈一遠來了興致。

“四年前你就毫不掩飾你的虛偽,明明不喜歡我這樣的女人,卻還是礙於妹妹的麵子來幫我,後來,又毫不留情地把我的資訊賣給了謝延舟。”

沈一遠笑出聲,黑眸裡都是隱晦的亮光:“道德高尚對我們這些人來說,的確冇什麼用,不過,聞律師,我要澄清一件事,我後來良心發現了,我隻要想到手上拿的錢是拿一個可憐女孩被謝總那樣的豺狼欺負換來的,我就於心不安,所以,我在下一莊生意裡,讓渡利益給了謝延舟。”

聞柚白隻笑,像是信了,卻又不信。

沈一喃都說了,她哥這樣的男人,最後隻會娶門當戶對的女人,但她冇有立場去說哥哥什麼,因為哥哥以前扶持起沈家,真的很難很難,他犧牲了很多。

四年一個輪換,何況這不在南城,更冇人認識聞柚白,但他們認識沈一遠。

“沈總新歡?”

“這個美人倒不錯。”

謝延舟身邊跟的是個男助理,助理眼睜睜地看著謝總攥緊了紅酒杯,骨節泛白,青筋暴起,酒杯一晃,紅酒淋在了胸口。

謝延舟淡聲:“我去換一下衣服。”

宴席將散,聞柚白也認識了幾個投資人,她有些累了,往洗手間走去,這裡的洗手間都是隔開的每個大房間,她正要推門,一身酒氣傳來,那人抓著她的手腕就往門裡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