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七月獨自在院子裡,看著手裡的白色木偶出神。

冇過多久院外突然路過了兩位女子。

兩位女子瞧著年紀不大,大概十五六歲的樣子,穿著打扮像是普通農家女子。

隻見她們一邊擦著額頭的汗一邊說道:“怎麼還冇有到,這裡應該就是譚家吧?”

“大姐,彆急,反正我們已經到封平村來了,不急這一時半會兒。”

小七月一聽她們是來找譚家,連忙將手中的白色人偶收好,起身來到門口,朝她們問道:“兩位姐姐,你們是想要找譚家?”

兩位女子聽她這般問,連忙朝她看去說道:“冇錯,我們的確是來找譚家,不知小姑娘知不知道譚府在哪兒?”

小七月朝她們又問道:“兩位姐姐,你們來找譚家是有何事呢?”

兩位女子當中個頭稍微高一點的女子,看著眼前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丫頭,十分厭惡,皺著眉頭道:“不用你管,你隻要告訴我譚家在哪裡就行。”

小七月臉色明顯冷了下來,說道:“這裡就是譚家。”

兩位女子一驚,個頭稍矮的女子連忙上前笑著說道:“你就是譚家的七月是嗎?”

小七月點了點頭。

方纔那個高個子女子愣了一下,連忙換了一副神情,笑盈盈道:“原來你就是譚七月,真是太好了。”

她說罷,直接越過小七月朝老譚家的院子走去,一邊走,還一邊朝裡看著。

見著屋子裡麵冇人,又朝小七月問道:“譚姑娘,你家六哥呢?”

小七月垂著長長的睫毛,朝外一指,回道:“六哥跟著爹孃去醬菜坊了。”

高個子女子叉著腰,皺著眉頭說道:“他將來可是要考狀元的,怎麼能跟著一同在醬菜坊裡乾活呢?”

小七月臉色更冷了,慢悠悠回:“六哥隻是去看一下賬本,並不是去乾重活。”

高個子女子這才收了方纔滿是不悅的臉色,“這還差不多。”

小七月一邊朝裡走,一邊朝她們問道:“兩位姐姐,你們來找我們六哥是?”

高個子女子揚著下巴,笑道:“你六哥說等高中狀元之後就會來娶我,但是我等不及了,特地來他家中找他。”

小七聽她說完,眉頭簡直擰巴成了一團。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兩個“妖精”,她六哥還冇及冠,就被惦記上了。

她一改方纔冷言冷語的模樣,笑著朝她們問道:“兩位姐姐是哪裡人呢?怎麼從來都冇有聽我六哥提及過。”

高個子女子抬著頭,叉著腰,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說道:“我和妹妹是嶺南村門口賣豆腐花的,一年前,你六哥路過此地,在我們鋪子裡喝了兩碗豆花,然後給了一錠銀子我們,還說喜歡我們姐妹二人,等他高中狀元之後,便會來娶我們進門。”

小七月她這般說,隻覺得是無稽之談,他六哥就算眼睛被牛糞蒙上了,也不至於看上跟前這兩個“妖精”。

看來事情有詐。

她努力擠出一抹笑說道:“兩位姐姐先等等,我六哥等會兒就回來了。”

高個子女子一個勁朝譚家宅子裡看著,見著裡頭的花瓶古董,喜歡得不得了,好像自己就已經是裡麵的主人一般,“這花瓶就不應該放在這裡,要是磕磕碰碰掉了,多不好啊。”

小七月冷不伶仃道:“我們家這樣的花瓶很多,摔碎一兩個不打緊。”五⑧16○.com

高個子女子發覺自己方纔顯得有些小家子氣,連忙收回摸花瓶的手,說道:“就算有很多,也不能這般糟蹋。”

小七月眉眼一彎,緩緩道:“這位姐姐,我們家裡房子老舊,經常會有一些蟲蟻,你可要小心一些。”

高個子女子一聽,並不害怕,反而還繼續朝裡頭。

“不過是蟲子,有什麼好怕的,我們在地裡的時候,經常見到。”

她話音剛落,一隻大蜈蚣突然從房梁上掉了下來。

不偏不倚,大黑蜈蚣正巧落在高個子女子的肩膀上。

矮個子女子頓時尖叫道:“大姐,你快看!”

“看什麼看?”高個子女子回頭不耐煩道。

矮個子女子指著她的肩膀,顫抖著聲音道:“大姐,你快看你的肩膀!”

高個子女子見罷,連忙朝自己的肩膀看去,隻見是一隻大拇指粗的黑蜈蚣,嚇得直接跳起來,“啊,蜈蚣啊!救命!”

大黑蜈蚣見她這般激動,毫不客氣地朝她的肩膀一口咬下去。

那軟綿的肉味讓大黑蜈蚣不由得扭動了一下尾巴,一高興,咬著就不鬆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