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件事,聯絡陳大哥,在村裡建一個商場,供應日常生活用品,柳氏集團生產的麪粉和大豆油,成本價供應給本村村民;

村裡的人喜歡吃大米,采購一些高檔大米,半價賣給本村村民,當然了,要規定每個人每個月購買的數量;

第四件事,與村民商量一下,找一塊空地,建一所學校,從小學到高中,全部都要有,規模比地溪鎮學校稍微小一點,與武威鎮的規模相當即可。

第五件事,與村民商量一下,把村民種菜的土地整合起來,統一種植蔬菜,除了供應村民,其餘的銷售到城裡。”

“行。”

湛建民毫不猶豫地答應。

“另外,在規劃建設的時候,一定要有醫院的位置,我準備在這裡建一所醫院,如果土地冇有問題,按照武威鎮的規模建設。”柳平又補充了一句。

“這個診所留著?”

湛建民明白了柳平的意思。

“是。”

柳平點了點頭,“對我來說,老鬼診所意義重大,是我的成長史,到處是兒時的記憶。”

“我明白了。”

湛建民點了點頭,沉思片刻,看著柳平,“施叔叔那邊怎麼辦?”

“我會跟施叔叔說的,讓他去農業大學,招收一批學生,他的年紀也不小了,讓他帶一批新人。”

“好辦法。”

湛建民端起酒杯,“柳平,讓我們一起把平和村建成全華夏最美的村莊。”

“必須的。”

“我全力支援你們。”陳紅蕊也端起酒杯。

三人邊喝邊聊,很多細節問題,都在閒聊中找到瞭解決辦法。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轉眼到淩晨四點。

“建民,你回去休息一會兒,早飯後,胡大叔會去找你的。”柳平說道。

“好。”湛建民起身離開。

“紅蕊,你去我房間休息,我在這裡運功調息,很快能恢複體力。”

“好。”

陳紅蕊知道柳平白天還要坐診,起身走進房間。

柳平盤膝坐在椅子上,運功調息。

天光大亮。

柳平睜開眼睛,撥出一口濁氣。

“柳平,趕緊吃飯。”湛大叔端著早餐走進診室。

“謝謝大叔。”

柳平也冇客氣,叫醒了陳紅蕊。

兩人簡單洗漱後,吃了早餐。

連續三天。

柳平一直在診所坐診,周圍村莊的病人,都得到徹底根治。

湛建民像一部高速運轉的機器,把所有事情都定了下來。

“柳平,國楓教授和朋友後天到,你可不能走啊。”湛建民覺得自己是農民,與教授在一起有壓力,希望柳平陪著國楓教授。

“我明天進山,後天回來。”柳平點頭同意。

“進山?”

湛建民愣了一下,看著柳平,“現在藥材夠用,不用進山采藥啊。”

“不行,有一種特殊的藥材,彆的地方冇有,我必須去。”

當天晚上。

吃飽喝足之後,柳平揹著用具,帶著大黑和小青,進入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