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神武對此產生了懷疑。

他大致瞭解了一下,想要修煉此秘法必須掌握兩個古時期的獨立符文。

秘法中對於古時期獨立符文做了一定解釋。

一共提到了五個古時期的獨立符文,皆為防禦類型的符文。

包括烏影、鬼瘴、幻紋屏障、衍生劍氣和絕對防禦。

五個防禦類型的獨立符文,薑神武隻聽說過最後一個絕對防禦。

封前輩的傳承之力中提到過,前輩對此防禦類型的符文評價頗高。

縱觀整個古魔族秘法,書寫秘法的人倒像是希望非古魔族的人修煉。

這其中究竟有什麼隱秘?

唐笑宇最初很期待秘法的內容,大致翻閱一遍便搖了搖頭,全然無了興趣:

“冇什麼精妙之處。”

封禁軸瞥了一眼唐笑宇的反應,指了指豐雨春,道:“那個人是你朋友吧?”

“不是。”唐笑宇頭也不抬乾脆道。

“誰會和那種仇家一大堆的人做朋友?”豐雨春翻了翻白眼。

“那他呢?”封禁軸又將目光轉移到了薑神武身上。

“生死之交。”唐笑宇很鄭重的豎起了大拇指。

薑神武收斂了思緒,衝唐笑宇微微點頭。

“你得修煉。”封禁軸忽然說道。

“修煉什麼?”唐笑宇有些懵。

“修煉這個秘法。”封禁軸道。

“我為什麼要修煉古魔族的秘法?”唐笑宇看到了卷軸上的提示,修煉此秘法冇有硬性要求。

但他身為神靈族的人,是不可能修煉古魔族的秘法的。

“你自己看。”

聽封禁軸不耐煩的語氣,他並不想多解釋什麼。

唐笑宇有些好奇,從薑神武手裡拿過了卷軸,認認真真的翻閱著。

裡麵提到隻要掌握了兩個防禦類型的獨立符文就可以修煉此秘法。

可以說這是他見過修煉要求最低的古氏族修煉秘法了。

客觀評價,此秘法品質不低。

真不知道古魔族的老祖是怎麼想的,居然讓秘法的修煉門檻這麼低。

“冇興趣。”唐笑宇看了一會兒,還是冇打算修煉。

“既然秘法冇問題,就還給我吧。”豐雨春見不得唐笑宇如此嫌棄他們古魔族的秘法。

唐笑宇隨手扔給了豐雨春。

心情複雜的豐雨春翻看卷軸之後,臉色更加難看了。

老祖提到的五個防禦類型的獨立符文,他一個都冇有接觸過。

也就是說,他冇有辦法修煉此秘法。

原本心情複雜的豐雨春此時心情更糟糕了。

“你剛纔說他能修煉?”豐雨春忽然想到了剛纔封禁軸的話。

“嗯。”封禁軸點點頭。

“唐笑宇你掌握了防禦類型的獨立符文麼?”豐雨春試探性的問道。

“防禦類型的獨立符文有什麼好稀奇的,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掌握麼?”

說著說著,唐笑宇好似想到了什麼一樣。

方纔封禁軸說他得修煉?

難道有什麼隱情在其中?

可是,他看過卷軸之後並冇有什麼稀奇之處。

唐笑宇的思緒為此陷入了一種渾沌的狀態,忽地,他靈機一動想到了封禁軸話語中的意思。

那傢夥讓他使用未卜先知的能力窺探為何要修煉古魔族的秘法。

窺探冇問題,問題是窺探的代價他有些承受不來。

“你說的輕鬆,我到現在為止冇有見過一個防禦類型的獨立符文。”豐雨春麵色犯難。

一手扶額,道:“記住,是獨立符文,不是組合符文。防禦類型的組合符文我掌握了幾種。”

“這算不算?”

唐笑宇說話間攤開了掌心,有一枚白色的符文出現在了其中。

白色符文看著不似單一,字元很複雜,而且呈現四方變換的形態。

“這是……”豐雨春湊近了符文。

薑神武也好奇的打量著這個獨立符文。

以前還真冇看出來唐笑宇掌握了獨立符文。

“幻紋屏障。”封禁軸說道。

“幻紋屏障?!”神光聞言湊了過來,“讓我看看幻紋屏障長什麼樣子。”

“嗯?”

直到看到唐笑宇掌心中的符文時,神光眼眸裡忽然帶上了疑惑,“怎麼跟我看到的幻紋屏障不一樣?”

“幻紋屏障獨立符文的形象跟施術者本身有關。”封禁軸淡淡道。

唐笑宇掌握幻紋屏障的同時,還掌握了烏影。

當然,還有衍生劍氣。

隻不過靈世界規則性束縛之力限製了他的力量,無法使出衍生劍氣。

除卻衍生劍氣,他能使出幻紋屏障和烏影,剛好滿足修煉此古魔族秘法的條件。

唐笑宇本身是不想修煉此秘法的,但逐漸理解了封禁軸的意思,便尋思著修煉一下。

想通這一點,唐笑宇又奪過了秘法。

“喂!唐笑宇我忍你很久了,你到底想乾啥?”豐雨春一個不注意,秘法就被唐笑宇奪走了。

“你們老祖都冇有硬性要求隻有古魔族的人可以修煉,你這麼著急乾什麼?”唐笑宇認真閱讀者秘法。

“那也是古魔族的秘法,你一個神靈族的人跟著瞎摻和什麼?”豐雨春也很想修煉啊,可是他冇掌握哪怕一個防禦類型的獨立符文。

“彆吵。”唐笑宇隨手一擺。

方纔懸浮在掌心中的幻紋屏障猛然間動了,隨後便是飛向了豐雨春。

豐雨春看著急速襲來的幻紋屏障,冷笑一聲:“我倒要看看你的幻紋屏障有幾分能耐。”

號稱是防禦類型的獨立符文,究竟能防住多大的力度。

豐雨春凝聚著古魔之力,對準了幻紋屏障。

“先等一下。”薑神武看著幻紋屏障飛出去的軌跡,不似在攻擊豐雨春,而是飛向了門口。

外麵有不少人盯上了古魔族的秘法,現在秘法被找到了,那些人一定會來爭奪秘法。

幻紋屏障的目標則是外麵那些人。

“憑什麼你讓我等一下我就等一下?”豐雨春不滿的瞥了一眼薑神武。

“喲,你小子挺狂。”神光擰眉,睨了一眼豐雨春。

一番話落下,周身已然湧現出了五彩斑斕的顏色。

看似花裡胡哨的氣息中卻蘊含著濃鬱的殺意。

殺意在其中湧動,逐漸形成了道道鎖鏈。

鎖鏈聚集在神光身後,隻要神光一個念頭,鎖鏈便會飛向豐雨春。

看到那五彩斑斕的氣息,豐雨春才認真打量起了神光。

尤其是看到存在於氣息中的鎖鏈,他的腦海裡不禁浮現出了一個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