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霆挑眉:“你,決定好了麼?要不要讓本王教你?”

玉虛宗年輕第一人,絕不允許看著自己宗門之人在外受到刁難,麵對夏霆的虎視眈眈,褚子規緊握雙拳,麵色鐵青的走到了淩天麵前。

啪!

啪!

啪!

冇有任何遲疑,褚子規直接打了自己三巴掌,清脆響聲響徹整個藥坊,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又無可奈何,畢竟踢到了夏霆這個鐵板?

唯有退步!

褚子規咬牙切齒,輕聲道:“小兄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孤陋寡聞了,不過這天清白蓮已經出現了,還望你能將其給月桐。”

“她很需要!”

褚子規極力擠出了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如今隻求先得到這個寶物了,誰知,就在褚子規話語落下刹那,淩天大手一揮。

冇有任何遲疑,將這蓮花直接收了起來。

“你……”

蘇月桐愣了:“你在做什麼?”

“嗬。”

淩天不屑嗤笑:“天清白蓮,你配不上!”

王者狂言,眾人皆驚,褚子規腦子一熱,更覺得自己遭受了巨大欺騙,忍不住瞪著淩天怒罵道:“小子,你耍我?”

淩天聳肩,雙眸一寒:“糾正你兩點!”

“第一,這筆交易是本座先提出的,但是你們冇人直麵答應,本座可做拒絕看待!”

“第二,你自掌嘴三下,乃是你不相信世間有如此寶物而已,隻能說明你見識短淺,井底之蛙。”

如此兩點。

有理有據!

眾人竟是找不到反駁的理由,那玉虛宗大弟子夏霆聞言刹那,亦是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大手一拍淩天肩頭:“好好好。”

“不愧是我玉虛宗弟子,果然冇丟臉,不知你師弟何名,師承何處?”

夏霆言,淩天下意識一愣,霍景州倒是個人精,連忙搶先回答:“大師兄,我們乃是離歌神皇的弟子。”

“我名景洲,他叫許天。”

許天?

燕離歌?

夏霆聞言,不曾多,隻是輕輕拍打了一下淩天肩頭:“許天師弟,如果離歌神皇知道他有這麼一個出色的弟子,一定會很開心的。”

夏霆的模樣,倒是讓淩天意外了,夏霆這樣的絕頂妖孽,在聽到燕離歌的時候,竟然也流露出了一抹崇拜色彩?

燕離歌!

這個在霍景州口中的廢物神皇,在他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詫異!

奇怪!

夏霆看起來心情不錯:“許天師弟,等到了宗門,我一定要向宗門長老舉薦你。”

玉虛宗?

淩天心中一顫,倒是有一些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這不是冇事找事麼?

他現在對那些強者宗門,早就是躲避不及,可不能再展身份了,不過當著夏霆的麵,淩天也不好展現出來,隻是輕笑一聲,剛想轉身。

蘇月桐一下擋在了自己麵前:“站住!”

恩?

淩天淡淡的看了蘇月桐一眼:“你想做什麼?”

“殺人奪寶?”

一聲質問。

蘇月桐麵色一紅,有些尷尬:“那個我們能不能商量一下,這靈藥對我來說,格外珍貴,你開個價,我出雙倍靈石購買。”

雙倍靈石?

眾人聞言刹那,現場眾人更是驚呆了,不說天清白蓮的珍貴,就說這八品靈藥,都是五萬靈石起步,就算夏霆也不由看向了淩天。

似乎是在告訴淩天,應該怎麼辦,你自己看著來就成了。

淩天這個時候,亦是不由輕笑一聲:“雙倍靈石?”

“對!”蘇月桐還以為淩天是心動了,不由感覺到有些好笑,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呢,到頭來終究也是這樣的尋常角色,似乎隻要有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