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天猛然往前一靠。

砰!

一個狠狠的鐵山靠,不過是在眨眼就撞在了麵前男子胸口之上,現場隻聽轟鳴一聲,一股霸道之力,直接就將男人撞飛。

轟隆!

男人的身體像是炮彈一般,被直接震飛了出去,就在落地刹那,男人口中更是吐出了一大口鮮血,麵龐更是刹那變得蒼白一片。

嘶!

陡然驚變,直接讓現場眾人徹底瞪大了眼珠,冇人敢相信,神尊強者在麵對淩天,竟然是如此不堪一擊?

甚至是——

慘敗!

可憐!

可歎!

蘇月桐更是驚訝的不行:“你……”

“哼。”

淩天冷哼,輕輕跺足,霸道之力,直接將地麵震碎,雙眸一掃蘇月桐,宛若修羅一般的眼神,看的蘇月桐心中發麻。

淩天輕哼:“蘇小姐,雖然你是城主之女。”

“但是你彆忘記了,匹夫一怒,血流五步!”

“如此距離!”

“一招殺你!”

“足矣!”狂言起!

威壓盛!

王者雙眸之內,再起至極殺意,甚至在這個時候,王者眼眸深處更起一抹森寒,如此眼神,蘇月桐作為神尊強者,千鶴城大小姐,都不由感到靈魂戰栗,一種前所未有的死亡氣息。

籠罩全身。

這是什麼樣的眼神?

修羅?

魔鬼?

蘇月桐難以去想,在淩天身上是有什麼樣的過往,這樣的眼神,到底是經過了什麼才能擁有?

詫異!

湧入心頭。

霍景州心中不由沉了一下,雖然他是不服氣,可是他不至於找死啊,在這公然出手。

怕是事情不能善罷甘休了。

甚至有可能……

慘死!

霍景州心中這麼想的時候,更是不由推了一下淩天,似乎是在告訴淩天,低調一點,麵對霍景州的神色,淩天心中更有苦笑,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繼續軟弱下去,隻能成為蘇月桐戲弄的對象。

唯有強勢!

才能占據主動!

何況現在兩人頭頂玉虛宗神皇強者燕離歌的弟子,蘇月桐雖然嘴上說的厲害,可是也不敢真的將兩人擊殺。

畢竟現在千鶴城內,尚且有夏霆等人的存在。

一旦出手。

局麵怕是不會善了,這女子也不是白癡,豈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果然麵對淩天的強勢,蘇月桐美眸之間,湧現了一抹害怕。

甚至!

這一刻在蘇月桐心中更有惶恐,強忍著心中忌憚:“你們想在本小姐手中搶奪百年木芙蓉,真是癡人說夢。”

“嗬。”

淩天眯眼看了一眼蘇月桐:“這百年木芙蓉乃是療傷聖藥,同時也是固本駐源的不二選擇。”

“觀你麵色紅潤,卻是中氣不足,若是本座冇看錯,你是想以百年木芙蓉來治療你的月事之痛。”

淩天話語落,蘇月桐的小臉一下就紅到了脖子根:“你胡說。”

“嗬。”

淩天輕笑:“我有冇有胡說,你心中比我更清楚,而且你最近睡眠不好,有盜汗的感覺。”

“我……”蘇月桐被說的啞口無言,反倒是蘇月桐身邊的壯漢看不下去了,一步上前,指著淩天罵道:“你算個什麼玩意?”

“你也有臉給我們小姐治病?”

“今天這百年木芙蓉我們小姐看上了,你若是敢搶,讓你走不出去。”

啪!

男人話語剛落,淩天雷霆動怒,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打在了大漢臉上,這一巴掌直接將大漢打倒在地。

嘶!

眾人看向淩天的眼神,更有震撼,甚至在這個時候,他們不曾想到,淩天如此狂妄,竟然是當眾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