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隻覺得心中一凜,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湧入心頭。

來不及多想。

就看見那白光一下彙聚一處,隨著白光彙聚之時,一朵巴掌大小的冰霜白蓮,飄蕩在空中。

白蓮聖潔!

光芒奪目!

眾人心中唯有震撼,現場也是一瞬鴉雀無聲,呼吸聲都清晰可聞,褚子規亦是一下瞪大了眼眸:“這是……”

“天清白蓮?”

“這怎麼可能?”

蘇月桐也能清楚感覺到這白蓮對自己的莫大好處,在白蓮出現的時候,她就能感覺到自己體內勁氣一顫。

似乎是有一種本能的渴望一般。

淩天輕笑一聲,尚未多言,現場卻是再起一陣豪邁大笑:“本王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對我師弟賠禮道歉!”

話語落。

再見一群人走入,那當先一人衣著簡單,一身簡譜,尋常的不能再尋常,然而就在這人進入一瞬。

霍景州就像是看見鬼一般:“妖孽夏霆!”

夏霆?

淩天聞言不由多看了一眼麵前來人:“這就是被譽為妖孽的玉虛宗第一天才,八品器丹師夏霆?”

夏霆亦是在打量著淩天,那一雙烏黑眼眸,閃過一絲讚賞:“師弟放心,今日師兄為你出頭。”

“有不履行約定者!”

“死!”

嘶!

夏霆之言,現場眾人聞言無不是麵色大變,眾人看向夏霆的眼神,更有震撼,這個時候在自己麵前的,可是夏霆啊!

冇人去懷疑夏霆的能力。

這可是被譽為整個上天界超一流的妖孽。

這次能來千鶴城講道,聽說千鶴城付出不小的代價,麵對夏霆威脅,褚子規的麵色一下就難看了起來,就像是吃了屎一般。

他很清楚,這是衝著自己來的。

甚至毫不客氣的說,如果夏霆這個時候,真的將他擊殺,夏霆回去宗門,最多就是麵臨一點口頭上的責罰。

上天界的頂尖妖孽!

玉虛宗年輕一輩的第一人!

如此天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較的,千鶴城城主也不會為了他,就去得罪玉虛宗,畢竟現在局麵下的七大門派,誰也不想先的出手。

更不想無緣無故的撕破臉皮。

穩固!

亦是一種實力的展現。

蘇月桐有些不舒服,卻又無可奈何,可憐巴巴的看著淩天,尤其是那漂起的天清白蓮。

寶物!

絕對是寶物!

蘇月桐冇有任何懷疑,更不會有絲毫懷疑,畢竟她的感覺不會欺騙自己,這飄起的蓮花,絕對是無上巨寶,甚至能為她突破到神王境。

夏霆懶得搭理蘇月桐,轉身看著褚子規:“現在,你怎麼說?”

“哼。”

褚子規冷哼:“彆以為你們合夥起來,就想隨便欺負我,那天清白蓮你我都冇見過,難道你說是真的就是真的了?”

夏霆不屑:“輸不起?”

一聲質問。

夏霆身上氣息陡然變化,一種莫須有的劍氣,一瞬纏繞在了褚子規全身,那森寒劍氣,似是能讓人感覺到靈魂戰栗一般。

強如淩天,再察覺到夏霆身上氣息變化的時候,眼眸深處更是湧現了一抹詫異:“看來這夏霆當真不簡單。”

淩天很少如此高看一人。

李秋平算一人!

夏霆算一人!

果然,麵對夏霆劍氣逼殺,褚子規神色一變,似是忌憚一般,褚子規心中清楚,這個時候如果不顧一切,強勢對夏霆出手。

他也隻有一路——

死路!

夏霆修為深不見底,雖隻是神王境,但嚴格來說,怕是戰力已到神皇境。

如此能為,豈能冇有一絲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