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上的東西,我們自然要先滿足少城主。”

霍景州聞言一下就怒了:“這是什麼狗屁規定?這分明就是店大欺客嘛?”

“你們用這樣的方式來遏製彆人的買賣自由?”

“分明就是瞎扯。”

霍景州越想越是氣憤,誰知他這模樣,倒是讓那蘇月桐冷笑:“我就是欺負你,你又能怎麼樣?”

“我隻要告訴我父親,他馬上就能將你驅趕出去。”

“我倒是很好奇,你有什麼本事?能在我麵前囂張?”

蘇月桐氣呼呼的,顯然是不買賬,麵對蘇月桐的惡言,霍景州雙拳一握,如果按照以往的脾氣,怕是都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

現在卻是隻能——

忍。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霍景州忍怒轉身,來到淩天麵前:“我們走。”

淩天挑眉你不等他說話,那蘇月桐卻是蘇手一揮,登時身邊衝出七八個大漢,直接將兩人圍困了起來,蘇月桐冷哼:“羞辱了本小姐,你就想這樣離開?”

“在你眼中可有一點城主位置?”

蘇月桐壓低了話語,眼中更是露出了一抹凶狠神色:“今日不給個交代,你們休想離開。”

“你……”

霍景州也冇想到蘇月桐無理到瞭如此地步,輕哼一聲:“彆太過分了。”

過分?

蘇月桐冷哼:“本小姐就是要過分,你能奈我何?”

霍景州有理說不清,蘇月桐小手叉腰,氣呼呼的:“你若不說,馬上就弄死你。”

作為千鶴城少城主,她絕對有這個魄力。

殺個人對她來說,就像是砍瓜切菜一般簡單,見蘇月桐越說越過分,霍景州心中的火氣,直接就暴漲了起來,等著麵前蘇月桐:“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玉虛宗弟子怕了你不是?”

玉虛宗?

蘇月桐挑眉,隨即心中一陣火大:“我就說是什麼人,敢有這麼大的膽子?當著我的麵反抗我?”

“原來是玉虛總的人?”

“你是不是覺得你們玉虛宗的人,在千鶴城就能橫著走?”

“彆忘記了,我千鶴城乃是天神殿的力量,就算本小姐,今天將你弄死了,你玉虛宗還能和天神殿翻臉不是?”

“再說了,不過就是一個神尊強者而已,在這神尊遍地的上天界,你,算個什麼玩意?”

蘇月桐冷哼之間,負手輕哼:“給我打!”

一聲打!

在霍景州麵前的幾個大漢,更是上前一步,一種居高臨下的威壓感,徹底逸散開來。

嘶!

霍景州雖然心中窩火,不過一看麵前大漢都是神尊修為,心中也不由打起了退堂鼓,淩天也是一陣頭疼,這霍景州真是惹事小能手啊。

不過他畢竟是跟霍景州一路的,豈能眼看著霍景州被欺負?

就在這些人靠近的時候,淩天眼眸深處湧現了一抹森寒:“想動手?”

“喲?”

那當先一人見淩天想挑事,不由眼眸之內,閃現了一抹寒芒,隨即一步衝出,二話不說就朝著淩天砸下重拳,神尊出手,迅雷之力,一瞬逸散開來,現場圍觀之人,都在這個時候感覺到心頭一顫。

顯然!

眾人似乎是看見了淩天慘死的模樣,蘇月桐亦是冷哼一聲,顯然她從來就不曾想過,自己的人能在這個時候給自己丟臉。

然而蘇月桐卻是不曾注意到,在那大漢出手的時候,淩天嘴角直接拉出了一抹不屑,雖然現在的實力,尚且不曾完全恢複。

甚至不及巔峰一半,可隨著對戰鬥的領悟不斷加深,淩天對強者開戰更是得心應手,就在那重拳即將落下刹那,淩天一個轉身,避開了大漢一拳,大漢陡變拳向,似是不斬淩天心不甘,可惜大漢的舉動,淩天早有準備,就在大漢即將出手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