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2786章

那我為什麼非要答應

來人毫無疑問,當然就是夏天。

他扶著蘇無雙的腰,臉上露出特有狡黠表情。

蘇無雙緩緩睜開眼睛,看到夏天的臉後,心情倏地一鬆,剛纔果然隻是夢境。

夢之所以是夢,就是它擁有一種詭異的迷惑性。

無論它的劇情有多離譜,當你身處夢中的時候,你無法運用正常的邏輯把自己剝離出來,就會下意識當真。

但是當你從夢中醒過來後,就會發現剛纔的夢境,完全是扯淡。

蘇無雙現在也是這種感覺,心裡稍稍有點羞愧,她竟然會被這種淺薄的幻夢給騙了,差點把自己也給交待了。

“你怎麼在這兒?”

蘇無雙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你可是第一個進來的。”

“追那個怪東西,追到這裡來了。”

夏天在一雙手在蘇無雙的腰側揉捏了幾下,“你的腰很有勁啊,比長腿妹的居然還要好些,這是為什麼?”

蘇無雙感覺到那雙手有些不規矩的遊動,不禁俏臉飛紅:“可能因為練得多吧。”

因為她的天賦其實很一般,當年加入縹緲仙門也隻是為了保命。

是以在縹緲仙門裡並不受重視,如果自己不拚命苦練,那迎接她的命運,很可能就是被縹緲仙門掃地出門,然後死於仇家之手。

蘇無雙是晝夜苦練,無論是內功心法,還是拳腳武術,她都會拚儘全力,練到她自己所能達到的極致。

也因此,最終累積出來了無法釋懷的疲倦,變成安心之後,也纔想著歸於平凡。

“這點很好,不過也不能練得太過了。”

夏天頗有些愛不釋手,笑嘻嘻地說道:“現在其實有些偏硬了,再稍稍有點肉,手感會更好。”

蘇無雙一臉無語,這人真是冇救了,什麼事情都能往那方麵去聯想。

這種話題,她實在不想深入,隻好轉移話題:“其他人呢?”

“不知道。”

夏天搖搖頭,“先找到了你,至於其他人,一邊去墓室中心,一邊找吧。”

蘇無雙倒是冇什麼意見:“目的地是一樣的,就算找不錯,她們也會去墓室中心的。

就是不知道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這個不用擔心,她們不是重點。”

夏天一臉淡然,接著盯著蘇無雙的眼睛,笑嘻嘻地說道:“我在哪兒,危險纔在哪兒。”

這話說得相當輕描淡寫,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蘇無雙很清楚其中蘊含著多少腥風血雨,生死搏殺。

夏天惹禍的本事確實天下無雙,結下的仇人也數之不儘。

能進這極仙墓的人,肯定不是泛泛之輩,大多數也都懂一個基本的道理,直接跟夏天開打,可能是生死難料。

但是如果動夏天的女人,那將會是必死無疑。

這些年夏天的對手之中,也證明瞭一個道理,越是冇什麼本事的人,越喜歡玩這種無謂的手段。

真正有自尊的高手,從來都喜歡正麵擊潰對手。

比如夏天,他就喜歡正麵跟人硬剛,拳對拳,腳對腳,當然你要是用陰謀,那夏天也不介意比敵人更陰。

“那走吧。”

蘇無雙收斂心情,緩緩推了夏天一下,“彆在這裡耽擱時間了。”

夏天並冇有鬆開蘇無雙,隻是順勢扶住了她,然後摟著就往前走了。

“你!”

蘇無雙掙紮了一下,發現冇什麼用,也就隨他去了。

走了冇幾步,剛一過那個拐角,蘇無雙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花壇。

可能是因為無人打理,花壇已經殘破崩裂,壇中也已經雜草叢生,其中的樹木也都長得猙獰可怖。

其中的根莖如同觸手一般,已經紮進了地板,也嵌進了牆壁裡。

些許五顏六色的小花從這些枝蔓中長出來,在空氣中微微漾動著。

“你就是中了這花的毒。”

夏天見蘇無雙的目光停了一下,於是解釋道:“雖然不知道這花叫什麼名字,但應該是能給人製造幻覺的。”

蘇無雙愣了愣,臉上露出些許不解的神情。

夏天當然看得出來蘇無雙為什麼會不明白,因為她是修仙者,而且十多年前就已經是金丹期了,一般的毒是很難對她有效果的,她所疑惑的也正是這個。

“無雙老婆,這種花你難道冇有見過?”

夏天嘻嘻一笑,隨口說道:“它肯定不是地球上有的東西。”

蘇無雙搖了搖頭:“仙雲大陸上也冇有。”

“那就可能是其他異界的東西了。”

夏天隨口說道:“應該是專門針對修仙者的花毒,而且隻有在猝不及防的時候纔有效。

你現在去嗅它,就不會有什麼事了。”

蘇無雙聽到夏天的話,還真就湊過去嗅了一下,有一股薄淡的香氣,但是這股淡裡頭,又有一絲極為濃烈的資訊。

不過,在嗅出來那一絲濃烈的前一秒,心神立時一凜,下意識就運起靈氣,直接將這股香味兒給排出了體外。

“還真是這樣。”

蘇無雙明白過來了:“確實有些神奇,前麵的濃霧應該就是用來迷惑進入者的,否則的話,這種香氣從一開始就冇辦法發揮作用,還真是奇思妙想。”

夏天對此並不認同,撇了撇嘴:“就是一個無聊的擺設而已。”

“對你來說,隻要不是直接打架,就都是擺設吧。”

蘇無雙有些好笑地吐槽道。

“本來就是。”

夏天露出理應如此的表情,隨口說道:“你會跟一隻螞蟻玩什麼心眼嗎?”

蘇無下意識回答:“當然不會,直接踩死就行了。”

夏天嘻嘻一笑:“這不就對了。”

“你說得對。”

蘇無雙知道夏天是什麼意思,但是她知道人性複雜,有時候即便是簡單的道理,也不是所有人都會遵從。

隻不過這種事情,冇必要跟夏天去辨論。

在夏天角度,這就是真理。

這時候,遠處忽然的殘霧當中浮現出一道人影,陰惻惻地笑了起來:“不錯,螻蟻無須重視,直接踩死就行了。”

“誰!”

蘇無雙抬頭看向那個人,發現身形挺立,應該是一個年輕人。

“是誰並不重要。”

對麵那人,輕笑一聲,淡淡地說道:“跟你們一樣,進來尋寶的,既然有緣相見,大家交個朋友如何?”

夏天懶洋洋地回了一句:“連真名實姓都不敢說出來,你不配跟我做朋友。”

“姓名很重要嗎?”

那人搖了搖頭,笑聲仍舊很淡然:“進入極仙墓,大家精誠合作,然後各取所需,拿到東西後各奔東西,僅此而已。”

夏天撇了撇嘴:“我想要什麼東西,我自己會拿,不需要跟任何人合作。”

“你確實有這個本事。”

那人微微點頭,神情自若地說道:“但是你的女人很多,如果全部聚在一起,你們天下無敵。

但是現在你們分散了,其他人的危險,你可以置之不理嗎?”

夏天淡淡地說道:“你想死,可以直接報名,我可以成全你。”

“其實跟我們合作,對你百利而無一害。”

那人對夏天的態度很是不解:“你為什麼非要拒絕呢?”

“那我為什麼非要答應呢?”

夏天隨口反問道。

那人略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雖然早料到了會是這麼個結果,但是我一直很欣賞你,所以纔想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可惜啊,你不懂得珍惜。”

“其實我也很奇怪。”

夏天臉上露出鄙夷的神情,“你們這些白癡為什麼總要到我麵前來找死呢?”

那人忽然繃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有意思,真有意思。

所以到頭來,還是要用拳頭來決定對錯。”

“不是對錯,是生死。”

夏天一本正經地指了指對方:“你死。”

蘇無雙輕聲提醒夏天:“小聲,這人很可能要耍什麼手段了。”

夏天臉上的神情很不以為然:“無雙老婆,不用怕,什麼手段都比不上拳頭。”

“那就直接來吧。”

對麵那人嗤笑一聲,雙手反而袖在了背後,“我這有一個必殺的絕招,讓你開開眼!”

話音未落,那人倏地就到了夏天跟前,形如鬼魅。

雖說這人本來跟夏天的距離就不短,但是能夠毫無征兆的情況下,瞬間縮短這段距離,仍舊能夠說明此人的厲害。

“縮地成寸?”

蘇無雙嚇了一跳,這可是縹緲仙門的不傳之秘啊。

難道說這個人是縹緲仙門的人?

這不可能啊。

在問天君死了之後,門中早被清理了一遍,更何況月清雅她們還在仙雲大陸,所以那邊不可能再派人過來。

夏天反應相當快,像是早有預料一樣,就在那個人閃到跟前的一瞬間,拳頭就已經轟到了。

“嘭!”

拳頭砸了個正著。

但是那人的身體瞬間被轟散,原來隻是一團殘影。

“有意思!”

那人的聲音從夏天的身後響了起來,接著便有一道劍氣,斬向夏天。

夏天運起縹緲步,倏地轉身,直接迎上了那道劍氣。

“啪!”

劍氣崩碎,但是又化成了無數細碎的劍芒,如水落油鍋,崩濺四方。

蘇無雙也不得不閃避這些劍芒。

“冇完了是吧!”

夏天有些不爽,指尖亮起銀針,用出了針外針。

銀針所及,立時聚起一團靈氣渦漩,將這些散碎的劍芳全部都捲了起來。

“有點意思!”

那人身形忽然出現在夏天的上麵,探手按向夏天的頭顱:“可惜,你已經輸了,將軍!你死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