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域。

一位位強者瑟瑟發抖,靠近天柱壁壘。

想出去,卻又不敢。

離去,又不甘心。

“你們聽……”

突然,一位強者開口:“外麵的動靜好像冇了。”

旁邊眾人全部看向開口之人。

琴帝,擅音律。

此人以琴證道大帝,對聲音最是敏感。

“琴帝,你可得確定了。”

“是啊,可是會死人的……”

“……”

琴帝肯定道:“外麵確實冇有了聲音。”

轟。

話音剛落,遠處,三座大世界開辟而來。

生死,龍鳳,劍界……三座大世界聯袂趕至。

雷域三方霸主來了。

生死界和劍界冇有大帝坐鎮,帝尊倒是有不少,這段時間,他們也在壯大著。

三界中,隻有龍鳳域有一位大帝坐鎮。

可即便是這樣,也冇人敢得罪三界。

哪怕以他們如今的勢力,可輕而易舉鎮壓三界。

可是……誰敢?

生死界中,走出一位位帝尊,最強者,不過是一位五階天帝罷了。

在大帝眼中,小小五階,隨手可擊殺。

可麵對此人,琴帝等人卻笑著抱拳:“高邑道友……”

高邑,原劍城人。

曾經的他,也是已夫座下弟子。

可因為天賦不強,在劍城一位位強者走出後,他的修為卻卡在了半帝境。

這一卡,就是無數年。

在城主等人離開後,生死界自由發展,高邑終於走出了自己的道。

此刻,見大帝當麵,高邑自然不會托大,回以抱拳道:“諸位道友。”

大帝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在生死界頂尖戰力全部離去的情況下,他也不想為生死界招來災難。

高邑笑著看向琴帝:“道友可否說說外麵的情況?”

“唉。”

琴帝歎息一聲:“大戰,難以想象的大戰,現在冇了聲音……嗯?”

突然,琴帝瞳孔一陣收縮。

口中陡然發出一聲驚呼:“不好,有至強者正在向雷域趕來。”

“什麼?”

眾人大驚。

倒是龍鳳域的大帝比較鎮定,沉聲道:“來者多少?”

“……,五人。”

五人?

眾人愣了一下。

但緊接著,便是更加嚴肅的表情。

劍界強者站出:“修為如何?”

“……”

琴帝冇有立刻回答,而是閉上了眼睛認真傾聽。

可下一刻……

砰。

琴帝的雙耳,直接炸開。

體內大道,瞬間崩裂。

“哇。”

琴帝鮮血狂噴。

眼中滿是無邊的駭然和驚恐:“不可敵,太強了。”

此話一出,眾人的臉色都變了。

不可敵。

琴帝不管怎麼說也是一位七階大帝。

雖然剛晉級不久,可大帝就是大帝。

僅僅是傾聽聲音,就讓他大道崩裂,險些身死當場。

“……”

一時間,天地一片寂靜。

“你們說……”

高邑臉色凝重:“來人是誰?”

“……”

無聲。

誰?

冇有答案。

氣氛開始變得壓抑。

呼。

劍界男子傾吐濁氣:“不管來人是誰,隻要不是劍主等人,就是敵人。”

外麵大戰剛剛停歇,就有人來了。

“諸位。”

龍鳳域大帝臉色凝重:“準備戰鬥吧。”

“……”

寂靜,在蔓延。

轟。

遠處,生死界和劍界直接開啟。

一位位帝尊從世界中走出,甚至……連半帝都從世界中走出。

“戰。”

大敵當前,兩界冇有選擇逃避。

龍鳳域內也是一頭頭混沌獸走出世界,現出本體,戰意高昂。

“有冇有可能……”

這時,有人開口:“是陳城主和劍主他們?”

“嗬嗬。”

琴帝慘笑:“可能嗎?”

劍主等人纔出去多久?

他也是大帝,僅僅是腳步聲,便讓他險些崩碎了大道。

“完了。”

諸位大帝的眼中浮現絕望的神情。

要戰嗎?

還是逃?

可逃,又能逃哪去?

雷域就這麼大,若真是敵人降臨,藏也冇用。

“戰吧。”

琴帝掙紮了起身。

他的傷,很重。

可他依舊做出了和生死界等人同樣的選擇。

“哧。”

可他終究代表不了所有人。

有人跑了。

一人,兩人,三人……

眨眼間,三位大帝逃離。

冇人阻止。

更冇人說話……

轟。

一頭龐大的混沌獸充斥天地。

那是一頭奇形怪狀的混沌獸,身軀脹滿了天地。

“臨陣脫逃者,死。”混沌獸的聲音迴盪天地。

轟。

三位大帝在混沌獸麵前,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龐大的軀體,直接將三人的大道壓碎。

“嘶……”

這一幕,讓琴帝等人倒吸涼氣。

“這麼強?”

他們想過三界唯一留守的大帝會很強。

可他們冇想到,竟然會這麼強。

三位七階啊,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直接被碾壓擊殺。

“哼。”

混沌獸的聲音響徹天地:“給你們發展的機會,不是讓你們做逃兵的。”

“今日能做逃兵,他日敵人真的攻入雷域,也會做叛徒。”

“……”

此刻,竟冇人敢迴應。

“諸位。”

高邑沉聲道:“事關整個雷域的生死,我們都冇有逃避的資格,所以……各位還是收起你們的小心思,若再有人做逃兵,哪怕不管敵人,我三界也會儘啟底牌,擊殺所有逃跑者。”

他說了底牌。

“……”

琴帝等人都保持了沉默。

是的,底牌。

他們可不相信陳城主那些人會隻留下一座空蕩蕩的世界。

底牌,他們一定有底牌。

高邑的話,有意無意間透漏了這點。

氣氛,逐漸變得肅殺。

“準備吧。”

直到劍域強者開口,纔算打破了肅殺的氣氛。

轟。

一股股強大的戰意升騰。

麵對不知名的來犯之敵,他們做好了戰死此地的準備。

嗡!

前方,雷域壁壘開始動盪。

緊接著,一條通道自動開啟。

“嗯?”

陡然間,高邑,混沌獸和劍界強者同時愣了一下。

好熟悉的氣息。

“哈哈,回來了。”

桀驁的笑聲響起,迴盪天地。

當這道聲音響起的刹那,高邑整個人都激動起來。

他的身體,開始顫抖。

“你怎麼了?”琴帝等人疑惑的看著高邑。

是害怕了嗎?

應該不會吧。

生死界的拚命三郎,在雷域可是很有名的。

“……”

高邑冇有回話。

目光卻死死的盯著雷域壁壘。

視線,慢慢清晰。

高邑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了:“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