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正鶴一臉迷茫,“吳成說要殺你?怎麼可能,這是開玩笑的吧?”

“不是,他是認真的,他還說為了殺我,斷掉了我的信號源,不讓我哥哥找到我。”

沈念嬌停下來,抱歉地說道:“對不起周醫生,是我疏忽了,我把你牽連了進來,你趕緊去換衣服吧,我們兩個人一起逃走。”

周正鶴望向郵輪下方冰冷又湍急的江水,擔憂道:“跳船很危險,要不我們去找彆人幫忙把,貝瑤不是關係和你很好嗎,讓她幫你。”

“不行,貝瑤在吳家夾縫中求生,我不能在這件事去求她,吳成肯定是不滿我沈家的站邊行為,所以要殺我,我不能讓他得逞。”

她說的話半真半假,假話裡摻了真話,真話擺檯麵上,這樣的戲周正鶴也看不出來她的虛實。

“太危險了,我去找貝瑤,她是你的朋友,一定有辦法的。”

周正鶴的態度讓沈念嬌引起強烈的懷疑,他要去找人,自己冇有攔著。

周正鶴就算不是壞人,那也一定不是她這邊的人。

“抱歉周醫生,我要自己走了。”

郵輪很危險,唯一的同伴也不能相信,這個結論很糟糕。

她把綁著救生圈的繩子割斷,甲板太高了,她不打算從這裡跳下去,她下了一層樓,站在扶手上奮力一跳,巨大的引擎聲中掩蓋了她落水的聲音。

跳下去的確很危險,她可能會因為旋渦而溺水,還有可能出現其他意外。

十分鐘後,沈念嬌漂流在江水上,郵輪已經不見蹤影,她疲倦地睜開眼,從懷裡拿出手機。

有了信號後,她的手機多了很多訊息,她怕手機進水所以隔著塑料袋打開手機。

出現信號後,沈念星給她打來了電話。

“居然有信號的?你把郵輪上的人都殺了?”

她哆嗦著唇,“我漂在水裡的,趕緊開船來救我,你不想失去我這個妹妹吧?”

“讓父母再生一個也不是不行。”

“沈念星!”

“知道了,救生艇在去的路上了,另外我要跟你說一件事,遲宴可能死了。”

沈念嬌表情一滯,“你說什麼?”

“……是明家那小子跟我說的,說遲宴可能死了。”

沈念嬌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掛斷電話的,遲宴怎麼會死了呢/

她不相信。

在黑暗的江水中她像迷路的旅人,找不到該去的方向。

江水太冷了,很快她的體力就不止了,她哆嗦著心如死灰,她明明是來找線索幫助遲宴的,遲宴怎麼就會死了。

她感覺自己也快死了,渾身冷得冇有知覺了。

就在她失去意識之前,一束光打在了她的臉上,她勉強睜開眼,看到了幾個穿救生衣的人。

他們發現她後,把她撈上了救生艇。

其中一個人手拿對講機說了什麼,然後蹲下,看向裹著毛毯的她。

“沈小姐,我們帶你回去。”

“你替我問遲宴最後的線索,我要去找他。”

“這……”

那人沉默了片刻,說道:“我們也不知道遲總在哪裡,而且他死了這件事冇有被證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