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子不大,僅僅三十丈範圍。

可其中卻蒸騰著濃厚的混沌霧靄,一股純厚的大道本源力量化作水流,在池子內翻騰,映現出種種混沌初開時的神秘異象。

有清濁二氣誕生,清者上升,化為天穹,濁者下沉,化為大地,隨之天經地緯出現,玄黃母氣誕生,衍化為山河萬象、草木岩石……

很快,日月星辰出現,周而複始,天地隨之出現四季輪轉,萬象更迭等等景象。

伴隨雷霆大作,毀滅與生機並存,世間誕生出性靈……

那一幕幕混沌初開時的景象,就那般在混沌池中映現和流轉,給人一種古老而原始的震撼之感。

蘇奕佇足混沌池之畔凝望片刻,最終做出決定。

在此潛修一段時間!

“你們九個,去分彆鎮守靈域邊陲的九條防線。”

蘇奕袖袍一揮,九個神之傀儡浮現而出,“接下來一段時間,無論是誰從外界而來,殺無赦。”

說著,他把那九條防線的名字,一一用神念告訴神之傀儡。

“是!”

九個神之傀儡領命,立刻行動起來。

和一般意義的傀儡不同,神之傀儡擁有完整的靈魂和道軀,無非是靈魂和道軀皆被煉入諸多神道秘紋,像操縱木偶的絲線般,能夠讓掌控者如臂使指地向神之傀儡下達命令。

神之傀儡最神妙的地方,就在於能夠自行修煉!

不過,唯一的弊端就是,他們的修為無法突破,修煉也僅僅隻是為了恢複所消耗的道行力量。

即便如此,神之傀儡這等大殺器已堪稱恐怖。

蘇奕之所以做出如此安排,是因為他很確定,當自己殺入萬魔祖地的訊息傳出去後,那入侵仙界的百萬靈域大軍必然會第一時間撤離,重返靈域!

而在他們歸來時,則需要通過那十三條邊陲防線。

有九個神之傀儡在,足可以殺得這支號稱百萬之眾的靈域大軍血流成河!

簡而言之,就是在敵人的老窩埋伏,截殺那些從仙界歸來的靈域大軍!

至於蘇奕,也已無須再全速返回仙界。

因為冇必要。

當訊息傳出去,自可以挽救仙界於水火之中。

“從我前來靈域到現在,已過去七天時間,也不知仙界的局勢如何了……”

蘇奕思忖時,已邁步走進那座混沌池內,盤膝而坐。

頓時,一股厚重澎湃的混沌本源力量湧入他體內,全身氣機隨之轟鳴運轉。

對如今的蘇奕而言,太玄階層次的仙藥,都已很難滿足他的修行所需。

而太玄階仙藥,已是仙界最稀罕最珍貴的寶物!

可想而知,蘇奕要提升修為,已是何等艱難的事情。

僅憑勤修苦練,萬千年都不見得能讓修為有任何精進!

還好,蘇奕向來冇有把修為提升的希望寄托在苦修上。

就像現在,這混沌池中彙聚的力量,乃是靈域天下的一股混沌本源,遠不是太玄階仙藥可比。

而對他的修行,則將起到不可思議的裨益!

甚至,因果書都飛掠出來,在汲取混沌池中的力量。

按它的說法,無論是仙界的混沌本源,還是靈域的混沌本源,皆是當前紀元文明中最古老的力量,對它這種混沌秘寶也有莫大的好處!

很快,蘇奕陷入深層次的打坐中。

而補天爐則在歡歡喜喜、勤勤懇懇地打掃萬魔祖地中的戰利品……

這萬魔祖地,乃是九大魔族的第一禁地,過往漫長歲月中,此地駐守著許多隱世不出的魔帝級老傢夥。

如今,那些老傢夥們都已殞命,所遺留的戰利品,簡直就是滿地的機緣。

……

“暴君王夜踏破天狼關之後,一路長驅直入,於殺夜嶺一戰大獲全勝,誅九大魔族一百零七位魔帝!”

“當日,暴君王夜殺到萬魔祖地之外,以絕世魔帝厲長生為首的四十位老古董,儘數淪為王夜劍下亡魂!”

“至此,王夜殺入萬魔祖地!”

“據說……萬魔祖地已徹底淪陷!”

在蘇奕閉關時,這樣一則訊息像風暴般席捲靈域天下,引發軒然大波,令舉世震動。

“三天前,那暴君才踏破天狼關,三天後,他就殺入萬魔祖地了?”

不知多少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三天!

一路摧枯拉朽,劍鋒所指,竟無人能阻?

“殺夜嶺都被踏平了,九大魔族最頂尖的魔帝級人物,無一生還!連萬魔祖地的鎮守者,都被屠戮一空!?”

當獲悉訊息,不知多少人驚出冷汗,惶恐不安。

要想當初,王夜第一次殺入靈域天下時,雖掀起了一場波及靈域天下的血雨腥風,可最終還是被阻截在殺夜嶺之前。

連萬魔祖地都冇見到。

即便如此,都已引發靈域天下惶恐,世間強者都被嚇到,也讓王夜那“暴君”之名深入人心。

而現在,時隔萬古歲月之後,當王夜的轉世之身殺入靈域,僅僅三天世間,就一路殺到萬魔祖地,這無疑太恐怖!!

“那王夜的轉世之身究竟有多強?”

“難道,他已成神?”

“萬魔祖地怕是已經淪陷,否則,早有訊息傳出來了。”

“我靈域天下,難道就無人能阻止這一切?”

“時無英雄,竟讓那暴君一人壓蓋天下!”

……靈域天下在轟動,世間各地,各大魔族勢力無不震動。

“變天了!”

有老輩人物苦澀開口。

是的!

經此一戰,靈域天下那由九大魔族掌控的格局,已等於被徹底打破,這世間將迎來一場徹徹底底的洗牌!

而洗牌,則意味著殺戮、戰爭、血腥和動盪!

到那時,群雄逐鹿,豪強崛起,為爭奪九大魔族的權柄,還不知要掀起多少腥風血雨。

而靈域天下,也將就此陷入一場混亂而動盪的歲月!

“不,九大魔族不會就此覆滅,彆忘了那入侵靈域的百萬大軍!隻要返回來,足可以挽救九大魔族!”

“嗬!僅僅三天時間,那暴君就能一路殺到萬魔祖地,那百萬大軍就是返回又如何?註定不堪一擊!”

“不錯,對暴君王夜這等堪比神明的

存在而言,要徹底顛覆靈域天下,已絕非難事!”

“除非,有神明親自出手!”

……天下動盪時,靈域的一座城池內,一個布衣女子則在發呆。

“那位蘇奕前輩,竟然真的殺到了萬魔祖地……”

女子正是曾被蘇奕救過的仙人後裔秦憶仙。

此時,她渾身都因激動而顫抖,神色間儘是欽佩、敬慕和喜悅之色。

“這靈域天下註定將大亂,風雲出我輩,正是崛起的絕佳時機,我一定不會讓蘇前輩失望,要傾儘一切力量崛起,為母親報仇,也為天下間那些正在遭受迫害的仙人後裔報仇!”

深呼吸一口氣,秦憶仙心中喃喃,“他日,我秦憶仙也要效仿蘇前輩,將那些魔族統統踩在腳下!”

她的眸光那般堅定,那般決然,一如燃燒著不滅的洶洶大火!

這一天,分佈在靈域天下的九大魔族強者,無不陷入恐懼中,惶惶不安。各大魔族勢力趁機而動,磨刀霍霍,欲圖藉機瓜分九大魔族的地盤。

風起雲湧,暗流湧動。

這一天,靈域天下陷入前所未有的絕望、彷徨氛圍中。

蘇奕,這個暴君王夜轉世之身的名字,就像一層黑暗夜幕,遮蔽靈域天下的上空。

暗無天日。

一個人,徹底打碎靈域天下的格局!

一個人,掀翻靈域天下的秩序!

一個人,淩駕於靈域天下之上,舉世為之顫抖!

這一天,註定將載入靈域天下的史冊,為萬世所銘記,成為一個無法被抹去的烙印。

“訊息已經傳開了,隻要神子大人瞭解到來龍去脈,哪怕會懲罰我們,也應該不會太嚴重。”

一個長袍男子如釋重負般說道。

在他身邊,還立著其他八人。

正是之前在萬魔祖地時,被蘇奕放走的那九位神使!

今天傳遍靈域天下的這則訊息,正是這九位神使在推波助瀾,大肆宣揚。

否則,斷不可能會如此快就引發天下轟動。

而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通過靈域的這一場劇變,讓他們所效命的神子霍劍峰瞭解到蘇奕的恐怖之處。

如此,他們再去見霍劍峰時,就有充足的理由為自己辯解,以減輕來自霍劍峰的懲罰。

“那九個神之傀儡,耗費了三清道庭大量的神料,更彙聚著神子大人的心血,是他為爭奪成神契機所準備的殺手鐧,如今卻被我們交給那蘇奕,我擔心……神子大人不會那般容易原諒我們……”

有人很沮喪。

那九個神之傀儡的價值天大,關乎神子霍劍峰爭奪成神契機之事,如今卻被蘇奕獲得,神子霍劍峰豈可能善罷甘休?

“伴君如伴虎,若非我們身上早已被留下神之印記,一旦選擇背叛,就會性命不保,我真想有多遠逃多遠。”

有人哀歎。

神使又如何?看似風光,可一旦做錯事,下場註定很慘!

“眼下,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有人歎息。

同樣是在這一天,發生在靈域中的事情,也是像長了翅膀般,傳出靈域,朝仙界傳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