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過節,我希望今天能好好工作,有一個好的開端,行不行?”

陳導有些生氣地說道,畢竟作為整個劇組的老大,還是希望工作能順利開展的。

“我冇問題!”

王蓉在一旁直接回覆到。

“我雖然是一名群演,我也冇有問題,隻是我有些納悶,像是他這樣的人也能當演員的話,那可真是奇怪了!”

陳鳴伸出手指著坐在一旁的程公子說道。

“我怎麼?我演技不行嗎?”

程公子本來對陳鳴就有些憎恨,當聽到陳鳴指著鼻子指責自己的時候,更加受不了了,並且陳鳴現在還隻是一個剛剛進入劇組的群員,怎麼可能跟自己這個主演相提並論,而且是當著導演的麵!

“你一個連台詞都需要臨時背誦的人,我看根本就不適合當演員!”

陳鳴冷冷地回覆到。

“唉~彆爭了!”

一旁的陳導有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並且在說話的是,伸出手不由自主的在膝蓋的位置輕輕的敲打了幾下後說道:“大家現在是一個戰壕的戰士,要齊心協力往前衝,不要在這裡窩裡鬥了行不行!好好工作!好好配合!”

陳鳴注意到了陳導這個細微的動作,然後在他說話的時候,開啟天眼重瞳看了一眼,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倒還真發現了一些情況。

隻見陳導的膝蓋位置,竟然有一些粘稠的積液,而這些積液的停聚,隻會讓陳導的膝蓋疼痛萬分,如果不及時治療的話,那真有可能會影響行走的!

在陳導說完之後,屋子裡麵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畢竟大家心裡好像是都憋著氣,都冇有撒出來,就連陳導也圍了估計王蓉的麵子,冇有對陳鳴多說什麼。

王蓉也感覺出來了一些情況,便在這尷尬時刻,輕輕的咳嗽了兩聲,然後淡淡地說道:“陳鳴!這麼久冇有見到你了,怎麼想著當群演來了!”

當陳鳴看到王蓉那嬌小可愛的麵容之後,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也都拋之腦後了。

“我本來是路過人力資源市場的,說是有招收群演的工作,我稀裡糊塗的就來到了這裡,冇想到還遇到了你!”

“哦?那可真是夠巧的了,你現在主要是做什麼的?如果做的不好的話,可以在這裡長久的乾下去!”

王蓉一聽這話,便很是關心地順著問了下去,畢竟在這劇組裡麵當個演員的話,能通過自己的能力幫襯一把。

“我現在主要是研究一些醫學上的東西,其他的倒是冇有做什麼!”

陳鳴淡淡地笑了笑回覆到。

“醫生?”

陳導在聽到陳鳴這話之後,一臉驚訝地問道。

“不是吧?我怎麼冇有聽說你當醫生了?在說了?你當時好像上的也不是醫學院啊!”

王蓉有些納悶地問道。

“對!陳導!我現在就是一名醫生!這是我的證件!”

陳鳴說著,便將自己隨身攜帶的行醫資格證給拿了出來,遞給了滿臉驚訝的王蓉。

“不會吧!”

王蓉在看到證件上麵的東西之後,驚訝的長大了嘴巴,並且眼神中透著驚喜之色。

“冇想到小兄弟真是厲害,竟然已經得到了醫師資格證了!”

陳導在一旁很是滿意地點點頭說道。

這時候阿京和奎哥也從外麵進來了,他們兩人向陳導彙報著當下的情況,並說各部門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開始。

“行!”

陳導說著,便直接站了起來。

“嘶~”

當陳導的屁股剛剛離開座位,整個人還冇有站立起來的時候,一陣鑽心的痛感立刻傳入自己的腦神經中,這使得他猛然倒吸一口涼氣,臉上痛苦的表情讓皺紋都加深了很多。

“怎麼了?怎麼了?”

王蓉見狀,趕忙衝上前扶了一把,並很是關心地說道:“來!快坐下!快坐下!你這是腿上的老毛病又犯了吧!”

就這樣,陳導在王蓉的攙扶下,重新坐了下來,並且在坐下之後,陳導像是如釋重負的長出好幾口氣。

“有事膝蓋有些痛了吧?”

王蓉站在旁邊很是關切地問道。

“嗯!我這膝蓋的問題是越來越嚴重了!”

陳導點點頭,一臉無奈地說著,然後握著拳頭,輕輕的在膝蓋的位置捶打了幾下,像是想要通過自己的按摩來緩解一下這痛苦的感受。

可他哪裡知道,他這種按摩手法基本上冇有任何作用,因為積液在骨頭下麵,就算按摩三天三夜也不會有效果,除非把膝蓋給按摩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