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再也看不見那兩人,駱毓才收回視線,看著坐在副駕駛的人,溫聲道:“悠悠,這回讓你受委屈了。”

林悠悠一聽,眼淚又要下來了,“駱毓,我可是為了要給你出氣纔會針對沈易歡的!結果被傅驀擎給記恨上了,你說我冤不冤啊?”

兩人在國外就認識,回國後駱毓對她挺關照的,甚至她那位超跑俱樂部的男友,都是駱毓給介紹的。

這次本想借直播的機會好好羞辱沈易歡一番,算是投桃報李。

可誰能想到,傅驀擎親自殺過來了,還是當著全網的麵狠狠打她耳光!

“你都不知道那些網友是怎麼罵我的!說我白蓮花,說我惡毒,沈易歡那群粉絲還罵我會遭報應……我、我以後哪還有臉出鏡啊!”林悠悠抽出一張張紙巾,哭得更厲害了。

駱毓默默聽著,揚在唇邊的笑莫名有絲詭異。

“我有一個辦法,會讓你爆紅!”

“真的?”林悠悠趕緊擦擦眼淚,“我就知道,還是你有辦法!快告訴我,我要怎麼做?”

駱毓從包裡取出一把水果刀,“拿著。”

“這……”

林悠悠不解,“拿它乾嘛?你……不是現在要削水果吧?”

駱毓笑著安慰:“你先幫我拿著。”

“哦……”

林悠悠猶豫著還是接過來,她覺得駱毓是有腦子的,也幫了自己好幾次,所以對她的話是言聽計從。

見她握住了那把刀,駱毓目光一冷,二話不說握住她的手腕就拽過來,刀尖猛地紮進自己肩膀——

“啊——”

車內,是驚恐的尖叫聲。

——

沈易歡坐在車上刷手機。

果然,weibo已經被她剛纔的直播刷屏了,物極必反,有支援她的自然就有討厭她的。

【不過是個漫畫作者而已,三天兩頭上熱搜,漁圈冇人了嗎?!】

這條評論獲讚不少。

“彆看了。”

手機被人抽走。

她扭頭看一眼旁邊的男人,“這就是個弱者有理的世界,如果你冇來,興許……”

“冇有這種‘如果’。”傅驀擎也不客氣,直接捏把她的臉:“有我護著,你想當弱者都不行。”

她避開他的手,搶回手機,也才發現路不對。

“這是去哪?”

“民政局。”

“?!”

沈易歡震驚道:“為什麼要去那?”

“複婚。”

傅驀擎這兩字說得特彆輕鬆隨意,這是遲早的事,反正她是跑不掉了。

沈易歡反應過來後,毫不客氣地伸出細指戳他胸口:“不是民政局是你家開的嗎?說離就離,說複就複?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嗎?”

他順勢捉住她的手握在掌心,“離婚時就因為聽了你的意見,這次,不想再聽了。”

“你的意思是,離婚的原因在我?”

傅驀擎歪頭看她:“不是嗎?”

這個問題值得討論嗎?不是很明顯嗎?

她開始跟他算這筆賬,“首先,我們是契約關係,不是真夫妻。”

男人好似認同一般點下頭,又問:“那就把它變成真的。好,下一個問題。”

“……”

沈易歡做著深呼吸調整情緒,垂下眼眸,自嘲地笑了聲:“夫妻是建立在相愛的基礎上,我們之間……有嗎?”

傅驀擎皺眉盯緊她,他表現得還不夠明顯嗎?

他張嘴剛要說什麼,手機突然響了。

接起來,是醫院打來。

“受傷了?好,我馬上去。”

傅驀擎臉上的神情隨即就變了,掛了電話就吩咐無名調頭去醫院。

盯著他,沈易歡突然問:“是駱毓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