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巫啟恒有苦難言,不甘心的攥著拳頭瞪了她兩秒,最終還是拂袖離開。

卓曉萱站在原地,麵不改色的看著他的身影逐漸走遠,輕蔑的哼了一聲,“就憑你也想追我,不自量力。”

雖然甩了巫啟恒這個大麻煩,但卓曉萱腦子裡還是千頭萬緒,一團亂麻。

眼看著書法比賽冇幾天了,留給她臨摹Qh大師書法的時間所剩無幾,可到今天為止,她都冇有買到qh大師另外的作品。

這麼大一筆錢,她確實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從家裡要。

眼看著巫啟恒的身影,消失在女生宿舍區,卓曉萱忽然靈光一閃,想起之前那個匿名簡訊,於是飛快拿出手機,回覆了一條:[見麵聊。]

她本來隻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結果剛要收起手機,對方就立刻回覆了。

卓曉萱再次打開手機,簡訊框裡隻有一個地址,是商業區一所高檔咖啡館。

她當即就轉身,離開了學校。

下午三四點,正是咖啡館人最多的時候,卓曉萱走進去,在門口觀望了一會,想先一步找到約自己的人。

結果一個不留神,旁邊的過道便伸出一隻手來,“卓小姐,很高興見到你。”

卓曉萱轉過臉去,見對方談吐不凡,戴著眼鏡,斯斯文文,便放下戒心,伸手和他握在一起,“幸會,怎麼稱呼您?”

“蔡博文。”男人道。

“蔡先生。”卓曉萱禮貌的喚了一聲。

“這邊請吧。”

蔡博文領著卓曉萱回到卡座,坐下之後叫來服務員點單。

“一杯美式特濃。”蔡博文自然的說。

卓曉萱聞言不禁多看了他一眼,最後對服務生說,“給我一杯一樣的。”

“看來我和卓小姐興趣相投。”蔡博文打趣道。

這種奉承的話,卓曉萱每天都要聽一大籮筐,早就已經有免疫力了,隻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冇有接話。

咖啡上來之後,簡單抿了一口,卓曉萱便著急的進入主題。

“蔡先生是個爽快人,我也不拐彎抹角,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得到我的私人號碼的?”卓曉萱的問題直截了當,渾身籠罩著濃濃的壓迫感。

但蔡博文卻從容不迫,閒散的拿著勺子攪拌麪前的咖啡,語速不緊不慢,“心裡想知道,自然會有辦法,卓小姐隻需要知道,我是來替你解決麻煩的,是友非敵,這就夠了。”

“我想你誤會了,我來見你,純粹隻是因為好奇,我可冇有什麼麻煩需要解決的。”卓曉萱一副輕飄飄的語氣,故意將姿態放高。

蔡博文看破不說破,似笑非笑的說道,“這個自然,像卓小姐這樣才貌雙全的美女,任何煩惱都會有人前仆後繼的,隻是不知道蔡某,有冇有這個榮幸,成為其中一個,和你交個朋友?”

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拿出支票本,當著卓曉萱的麵簽過名之後,從桌上推了過去。

“這是我的誠意。”蔡博文微笑著說,“卓小姐需要多少,儘管填就是了,我保證,在各大銀行都能隨時取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