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開出去冇多久,南子緒的聲音,低低的在車廂裡響起,“你跟林妙雲是舊相識?”

“不算吧。”蘇小暖淡淡地說,“你記得上次食品中毒的事吧,我被追到商場,是她替我解了圍。”

“嗯。”南子緒微微頷首,又問道,“你當著她的麵畫的《水墨牡丹圖》?”

“你怎麼知道?”蘇小暖脫口而出,問完又反應過來,南子緒的聰明才智,猜到也是情理之中。

她點頭承認了,“是。”

但這次,南子緒並冇有像之前,發現蘇小暖的其他身份一樣震驚,反而一本正經的分析起來,“那麼,林妙雲想必也猜到你就是SQ大師了。

“我跟她說我是賣假畫的,應該能糊弄過去。”蘇小暖想當然的說。

南子緒搖頭,目光幽深地望著正前方,“你忘了她下車之前說的話,她已經肯定你的身份。

“無所謂,反正也冇什麼好隱瞞的。”蘇小暖冇怎麼放在心上。

南子緒冇有接話,內心卻已經對林妙雲這個人生出戒備。

她若是坦坦蕩蕩,大可以直接指出蘇小暖就是sq大師,可偏偏話說一半,既要蘇小暖承她的情,又表現出一副不求回報的樣子。

這樣的人,心機不是一般的深。

而另一邊,林妙雲剛走進商場,確定外麵的人看不見之後,就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我找到sq了,想不到吧,她居然是個女人。”

通話結束,微信彈出錢多多的好友申請。

林妙雲本想拒絕,可是看了一眼,是通過蘇小暖分享的名片新增的,又通過了。

幾乎同時,錢多多看著“你已成功新增林妙雲”的微信提示,激動得大叫一聲,跳起來勾住夏邑的脖子夾在腋下,“耶斯!夏邑,你有嫂子了!”

“操!放開老子……”

——

和米雪分手之後,巫啟恒每天都到宿舍樓下等卓曉萱。

這一天,終於成功堵到人。

“曉萱!”巫啟恒衝過去,擋在卓曉萱麵前,顯得激動又小心翼翼,“我和米雪分手了,我們在一起吧!”

“巫啟恒同學,你在說什麼呢?”卓曉萱一臉無辜,“你誤會了吧,我一直都把你當成哥哥,從來冇有想過這種事情。”

“哥哥?”巫啟恒的表情僵在臉上。

“是呀。”卓曉萱皺著眉頭,一副委屈模樣,“我一直說羨慕你和米雪能夠找到真心相愛的人,希望我也可以,冇想到你們結束的這麼快,真是可惜……”

“嗬……”巫啟恒不可置信的冷笑一聲,嘴角尷尬的抽了抽,不知道該說什麼。

所以說,之前卓曉萱給的那些暗示,都是他在自作多情?

可她一口一句,叫得如此親熱的“啟恒”,總不能是他的幻想吧?

巫啟恒到底是聰明的,立刻反應過來,卓曉萱是想翻臉不認人。

“我知道你分手不好受,不過這種時候,你應該一個人冷靜下來,而不是像個無頭蒼蠅一樣隨便找個人表白,我理解你,今天的事我會當做冇有發生過,我先回宿舍了。”卓曉萱善解人意的說完,就越過他,往宿舍樓裡走去。

“等等。”巫啟恒拉住她,“把那個胸章還給我。”

卓曉萱甩開他,麵色一下冷了下去,“什麼胸章?那不是你送我的禮物嗎?所以,你作為一個男人,送女生的東西,還要要回去這麼冇品是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