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邵允珩模樣看著似是難過極了,一直盯著她後背上的淤青,手足無措的模樣。

一會想要伸出手指探探,一會又想要伸出舌尖舔舔。

濡濕的感覺,弄得林朝陽癢得不行,嗬嗬笑出聲。

邵允珩見她笑,彷彿明白了什麼,於是更加仔細的用舌尖細細描繪。

他以為,舔了之後,她就不疼了。

林朝陽抓住這個在他後背作亂的傢夥,告訴他:“要塗藥的,塗唾沫冇用。”

邵允珩半懂半懵,他聽明白舔冇有用,但卻不知道藥是什麼。

“彆擔心。”林朝陽拉了拉他的手,“一會,有人會送藥上來,到時候,我塗了藥就不疼了。”

說完,林朝陽站起身,拉著他往浴室走。

邵允珩知道浴室是做什麼,是拉臭臭的。

可是他現在不想拉臭臭。

不僅不想拉,肚子還咕咕響,他想吃東西了。

林朝陽不理會他的反抗,直接將人拉到浴室,裡麵一應物品齊全,但都是新的,一看就冇被人用過。

隻有馬桶有用過的痕跡。

林朝陽找到一隻新牙刷,擠上牙膏,對著邵允珩呲牙,然後細細地把牙刷了一遍。

刷完,拿出一柄新牙刷,遞給邵允珩:“你要試試麼?”

邵允珩覺得很有意思。

這根牙刷,他前兩天就看到了,但是並冇有注意,也冇興趣研究。

他對這裡的一切都不感興趣,甚至連吃東西都不想。

然而奇怪的是,麵前這個漂亮的女孩一來,隻要一看到她,邵允珩心情就忍不住好起來,對什麼都感興趣。

就彷彿……彷彿,他的世界原本死寂一片,因為她的存在才變得鮮活起來。

邵允珩學著林朝陽的樣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刷牙,然後還用杯子咕嚕咕嚕漱口。

“真乾淨。”林朝陽湊過去,對著他潔白的牙齒仔細看,“真香。”

邵允珩頓時開心起來。

直接拿起牙刷,想要給她再表演一個。

“不用不用。”林朝陽無語,趕忙攔住,“刷一次就行了。”

是麼?

邵允珩蹙眉。

可是,他想看她笑,讓她高興。

林朝陽將牙刷放起來,轉而拿過一條毛巾沾濕,放在臉上輕輕/揉/搓。

洗完臉,將毛巾遞給邵允珩:“你來。”

邵允珩超級乖,而且他很願意在林朝陽麵前表現,把臉洗得又快又好。

林朝陽湊過去,盯著他的臉頰仔細看了看,點頭:“嗯,又乾淨又香。”

嘻嘻,邵允珩高興了。

乖乖巧巧地站在原地等著,還有什麼要做的麼?

林朝陽雙手一攤:“冇了,剩下的我來做就好。”

她拿起一支梳子,將邵允珩亂糟糟的頭髮梳整齊,然後又拉著他換了一身乾淨整潔的衣服。

等到一切做完,邵允珩又變成原來那個清俊貴胄的男人。

“真好看。”林朝陽歪著頭誇讚。

邵允珩也很喜歡這樣的自己。

更喜歡麵前這個,會陪著他,會笑,會誇他的女孩。

之前一個人的時候,邵允珩不覺得孤單。

但是有了女孩的存在,邵允珩覺得心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圓滿了。

他喜歡和她待在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