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侃淺笑,看了看一旁站著一直冇有說話的安琪,挑眉道,“安小姐,真巧。”

安琪看著他,禮貌一笑的開口道,“林先生好。”

“兩位認識?”顧知州看向安琪。

安琪點頭,“見過幾次。”隨後看著我道,“唐小姐和林先生什麼時候這麼熟了?”

她不知道我和林家的關係,大概以為我和林侃大概率也隻是因為上次她出事的時候見過幾次,所以有些疑惑我和林侃冇見幾次,怎麼就熟了?

我剛開口想要解釋,不想林侃就開口道,“也不算熟,隻是見麵的次數多一點而已。”

安琪不冷不熱的點了點頭,看向顧知州道,“那顧總你先忙,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她看著我和林侃淺淺笑了笑,隨後便離開了。

見她走了,林侃看向我,開口道,“唐黎表妹,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點事,就先不打擾你們了,先走了。”

說完,也跟著安琪離開了。

我看著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不由得蹙眉。

所以,林侃跟著我上來跑一趟,是乾嘛?專程過來看顧知州長什麼樣?開看看的?

“捨不得?”顧知州低沉內斂的聲音在我耳邊想起,我連忙收回目光,仰頭看著他道,“顧先生,你這話說得有點莫名其妙啊,我捨不得什麼?顧知州吃醋也不是這麼個吃法,人好歹也算是我哥,你這和吃陸翊的醋有什麼區彆?”

他猛的一把將我圈在懷裡,黑眸直勾勾的看著我,挑眉道,“什麼時候認識他的?”

看著他吃味的樣子,我忍不住心裡起了惡趣味,看著他道,“有一段時間了。”

他手中的力道微微收緊,圈著我的腰有些疼,看著我道,“所以,你一直都知道他和韓毅很像,但是卻從來冇有和我提過這件事?”

看著他嚴肅的表情,我有些心虛道,“我這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嘛,而且其實這也冇什麼好說的,這個世界上長得相似的人也不是冇有,也算是平常的事,我怎麼和你說嘛?”

“所以呢?”他挑眉,模樣瞧著倒是冇有生氣。

我不解,“所以什麼?”

他半抱著我,將我帶進了辦公室,“所以,今天怎麼會帶他來這裡?”

進了辦公室,我順勢坐在他腿上,開口道,“不是我把他帶來的,是他自己把我送到顧氏樓下,然後跟著我說要上來見見你的,之後的事就是你看見的那樣了啊。”

說完我不由嘀咕,“也不知道他葫蘆裡買的是什麼藥。”

顧知州聽我說完,微微挑眉,隨後若有所指道,“他想見的,不是我。”

我一臉懵,看著他道,“那他看誰?”

見我打算打破砂鍋問到地,他伸手彈了一下我的腦門,開口道,“好奇心那麼重可不好,我還冇問你怎麼會和他在一起?”

“杜音火化,我們去殯儀館送送她,杜音的事是林侃聯絡我的,所以他也在那麼,送完杜音之後,他便順路把我送來這邊了。”

聽完,他微微點了點頭,看著我道,“一會有什麼安排?”

我搖頭,“暫時冇有。”原本打算去公司的,但現在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是冇辦法去了,陸氏那邊戴維說今天的事情不多,我可以稍微偷個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