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會找到我的?又是為什麼要找到我?”白卿卿質問道,她記得很清楚,昏迷的時候她分明是在自己房間睡覺的。

“我是來賠償昨天追尾的錢的,你們不要,但是我也不想欠著你們的,你們儘管說個數就行。”戰墨深高高在上的說道。

“三十萬,轉到特木爾的賬戶,現在走出去!”白卿卿指向病房的門,語氣不善的說道,她和他之間充滿著血海深仇,既然不可能在一起,那麼從一開始也就不用再努力了,各自過好各自的人生吧!

“為什麼?”戰墨深詢問道。

“什麼為什麼?你聽不懂中文嗎?”白卿卿不耐煩的問。

“為什麼對我那麼排斥,看上去像是很怕我的樣子,我們從前認識嗎?”戰墨深問道,他不是傻瓜,麵前這個女人的態度根本就不正常。

白卿卿沉默著,什麼都不肯說,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打開,上官靈欣風風火火的闖進來。

“墨深!”上官靈欣嬌滴滴的喊了一聲,當她看清楚病床上躺著的女人時,一張臉以最快的速度變的毫無血色。

她怎麼都想不到有生之年居然還能見到白卿卿,當時做完手術後,白卿卿身體的一些器官開始緩慢的衰竭,那是必死的局麵,所以她直接把她放在醫院的太平間,根本冇有去管她,聽說後來特木爾將她帶走了,上官靈欣也下意識的以為是來給白卿卿收屍的!

誰能想到白卿卿居然還活著,而且再一次的出現在她的麵前!

“你們認識?”戰墨深一個那麼精明的人,怎麼可能看不出來,當上官靈欣看到白卿卿時,那明顯不對勁的臉色。

上官靈欣不回答戰墨深的問題,她假裝鎮定的開口說道:“不是說讓我幫忙檢查一下她的身體嗎?墨深,那你先出去吧。”

“嗯,檢查完叫我。”戰墨深說完以後,總覺得不放心,他看向白卿卿道:“不管有任何的問題,都可以叫我,我就在外麵。”

上官靈欣隻覺得真是諷刺啊,明明已經失去了記憶,可是還是事事以她為先,不管什麼時候的戰墨深,都是被白卿卿吃的死死的。

等到戰墨深走出病房,關上病房的門,這裡終於隻剩下白卿卿和上官靈欣兩個人。

上官靈欣也就不再裝著兜著了,她冷聲開口道:“你應該不需要我檢查吧,畢竟你可比我厲害的多,連身體器官呈現衰竭的時候,都能活下來。”

“我不是故意要出現在他麵前的。”白卿卿淡淡的開口道。

聽到她的這句話,上官靈欣的情緒終於繃不住了,她厲聲開口道:“你的一句不是故意的,知不知道給我造成多大的困擾啊!白卿卿,當初是你的說的!是你說你和戰墨深不可能在一起,是你主動把戰墨深讓給我的,為什麼在我越來越深陷進去的時候,你要回來!為什麼你不死啊!”

白卿卿的眉微微一皺,儘管是一種不開心的前兆,可是任何表情由她做出來,都是美的。

“你也知道,他是我讓給你的,那你就要做好虛心過日子的打算,你冇有任何的資格來怪我,你現在的一切都是我賞給你的,我冇有讓你對我感恩戴德已經很好了!而且我記得我從一開始就冇有答應過你,讓他失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