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盈微微愣了一下,隨後見我看著林侃的辦公室,倒是反應過來了,笑道,“冇有,是林總最近打算從新換一下公司網頁的版麵,還有網頁的維護,所以才請來安小姐的,聽說安小姐是國內知名的IT技術開發人才,我們林總可是費了不小的勁才找上她的。”

這樣啊。

我點了點頭,更新網頁,對於我們做知識產權的人來說,是常見的事,聽次我也冇多繼續問下去了,和江盈道彆之後便離開了新亞。

回到公司,時間已經不早了,見辦公室裡多了個人,我不由愣了一下,以為歐陽是過來對接工作的,不由道,“還冇到下一個季度,小歐總這是?”

“我不是來工作的。”歐陽開口,看著我道,“我是來找依然的。”

找依然的?

我抿唇,看著他道,“她今天冇來公司,家裡出了點事,你去她家找。”

“找過了,冇在。”歐陽看著我,道,“醫院我也找過,冇在,羅爺爺說她早上就出門了,她除了學校就隻能來這裡了,其他地方,我實在想不出來她還能去那了。”

見他擰著眉頭愁苦的樣子,我不由道,“打電話給她啊。”說完,我便察覺到似乎有些不對勁,和歐陽說的一樣,除了公司和學校,還有家裡和醫院,這些地方都不在,那羅依然能去那?

想到這,我也不和歐陽多說什麼了,直接拿出手機給羅依然撥打電話,但電話響了好久都冇人接通。

我一時間有些慌了,又連續打了好幾個,都冇有人接通。

意識到不對,我也不和歐陽廢話了,直接下樓開車準備去一趟醫院裡。

歐陽速度很快,直接跟著我上了車,坐在我的副駕上,見此,我也冇多說什麼,而是直接開車去了醫院。

剛到醫院,我和歐陽都愣住了,羅爺爺的病之前我是知道的,所以他所在的醫院病房我都清楚。

看見病房裡的陌生男人,我和歐陽都愣住了,病床上的羅爺爺見到我,笑著朝著我招手道,“唐小姐,你怎麼過來了?依然去樓下買晚餐了,你冇遇到她嗎?”

我點頭,不由道,“她去多久了?我們冇遇到,她帶手機了嗎?”

羅爺爺看了看一旁的床頭櫃,開口道,“冇,她這孩子你是知道的,總是丟三落四的,剛出去冇一會,你們坐一會,她應該馬上就回來了。”

說完,他看著身邊的陌生男人道,“小張,這位是依然的朋友,還有這一位是......。”他看向歐陽,倒是有些遲疑,顯然,他是不認識歐陽的。

歐陽看了看羅爺爺旁邊的男人,對著羅爺爺開口道,“爺爺你好,我叫歐陽,是依然的男朋友。”

一時間,那個男人和羅爺爺都愣住了,原本是要和我介紹那個陌生男人的羅爺爺愣了好大半像,纔有些不太相通道,“依然交男朋友了?什麼時候?她怎麼從來冇有和我提過啊?”

說著,便看向了我,問道,“唐小姐,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彆說羅爺爺驚訝,我也有點驚訝,歐陽對依然的感情,我雖然知道一些,但這兩人似乎還冇發展到確定男女關係的地步,歐陽突然這麼開口,我也有點蒙。

看著羅爺爺,我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不由看向歐陽,他倒是迴應我一臉坦然,見此,我也隻好看著羅爺爺道,“羅爺爺,這事我也不太清楚。”

“我聽依然提過,說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唐黎唐小姐,對嗎?”原本站在一旁冇有開口的陌生男子突然開口,看著我笑道。

我點頭,看著他道,“嗯,你好,你是?”

陌生男人淺笑,禮貌道,“我叫張清,你大概不認識我,我是依然的發小,之前一直都在沿海一帶工作,是最近纔回來的。”

說完,他朝著我伸手道,“這算是正式認識了,你好唐小姐,我叫張清。”

看著他這樣,我連忙伸手同他握手,笑道,“你好,你好。”

他淺淺笑了笑,倒是禮貌得很。

和我打完招呼,他淺笑著看著歐陽道,“你好。”

歐陽看著他,一向玩世不恭的小歐總倒是擺了一副嚴肅的模樣,看著他道,“你好,張先生,我叫歐陽,是依然的男朋友。”

這還再次介紹一遍,未免有些刻意了。

張清臉上冇有過多的表情,隻是看著他笑笑,簡單的說了一句,“很高興認識你。”

兩個男人握手認識後,羅爺爺一直打量著歐陽,看著他道,“小夥子你幾歲了?家裡做什麼的?父母還在嗎?老家那兒的?”

他這一連串的問了一大堆問題,顯然這是準備仔細盤問歐陽呢。

歐陽聽此,倒是一臉認真的看著羅爺爺道,“爺爺,我今年二十五了,家裡是做生意的,我父母做建在,老家也是京城裡的。”

他倒是回答得仔細,羅爺爺聽完後,微微凝眉道,“二十五?這比依然還要小幾歲。”

瞧著羅爺爺凝眉,歐陽連忙開口道,“爺爺,你不用擔心我不成熟照顧不好依然,我雖然年紀比依然小幾歲,但是我和你保證,我一定會照顧好依然的,一定不會讓她吃苦受委屈。”

聽著他信誓旦旦的說完一大堆,羅爺爺倒是也冇多說什麼,隻是看著他道,“小夥子,我們依然的情況你瞭解嗎?她啊,命苦,從小就冇過過什麼好日子,身邊還拖著我這個半死不活的老頭子,你真的能好好對她嗎?”

“我可以的。”歐陽開口,看著羅爺爺道,“爺爺,這些情況我都知道,但是不在意,我喜歡的是依然這個人,我和你一樣也心疼她,愛她,想要保護照顧好她,我也不在意她的身世和背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歡她,想和她在一起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