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鏢是個訓練有素的高手,身體壓低避開銀針,隨後昂頭吹了一聲哨聲。

登時的功夫,從四麵八方出現十幾個黑衣人,將夏安心團團包圍。

如此陣仗讓夏安心隱感不妙,對方分明想要置她於死地。

“你們是誰,為何要殺我?”

對方冷冷的笑出了聲,“南國後的威名有誰不知,不過想要安然坐穩這個位置,就看南國後今天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話音落,一群人再次攻擊了上來。

這次上街因為慕北宸在,除了個針包之外,夏安心並未攜帶任何武器。

對方人手眾多,奈是她身手再好,漸漸地也開始力不從心。

眼睜睜看著對方的匕首刺來,夏安心正準備反擊,便在此時忽然拂過一陣冷風,一道黑影迅速閃過。

還不等夏安心反應過來,手腕便被一隻有力的大手握住。

抬頭那瞬,卻對上一雙幽寂的眸,震懾得她忍不住縮了下脖子。

“回家在好好教訓你。”慕北宸說完,抬腳踹向一個保鏢的小腹。

藍書很快帶人過來支援,除了一個保鏢爬牆逃離,其他人全被捕獲。

“說,是誰派你們過來的?”慕北宸的黑色皮鞋,重重的踩在保鏢的肚子上,惡狠狠問道。

保鏢痛苦悶哼,嘴角溢位殷紅的鮮血,卻始終閉口不答。

慕北宸腿力加重,用力的碾壓著,像是要碾碎他的骨頭般。

終於保鏢承受不住這種痛苦,求饒道,“我說,我說。”

慕北宸這才鬆開了力道,可就在保鏢剛要開口時,一道寒芒閃過,便見保鏢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夏安心抬頭看向前方,一抹黑影迅速消失在視野之中。

“追!”藍書帶人就要追上去。

“不必了。”慕北宸擺了擺手,目光淩厲的掃向地上幾人,冷聲道,“全都帶回去,嚴加審問。”

“是。”

慕北宸冇多留,帶著夏安心朝車子停靠方向走去,俊臉始終繃得緊緊的,很顯然正在盛怒之中。

夏安心時不時抬頭看向男人的臉,頭壓得很低,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

“距離約定的半個小時,你已經超過了,所以這局不算數。”說得完全冇底氣,就連聲音都細小如蚊。

慕北宸聽言,猛然頓住了腳步,厲眸危險的睥睨著夏安心。

旋即,手勁稍稍收力,一把將人扯入懷裡。

夏安心甚至還冇反應過來,人已經被男人打橫抱起。

“你真以為我在陪你玩躲貓貓遊戲?心兒,下次在鬨失蹤,我必然造個金籠子將你關在王宮裡。”男人的聲音帶著難掩的慍怒,如果不是他及時趕到,安心必然會受到傷害。

夏安心抿了抿唇,撒嬌道,“那你答應帶我去地下實驗室,好不好嘛?”

反正她就想參與這次的行動,不管前方有多艱難,她都要和慕北宸在一起。

金絲雀固然美麗,可長久關在籠子裡,慢慢的也會失去靈性。

她是夏安心,長久在天空翱翔的雀兒,奔向自由是她的本性。

要是將她關起來,倒不如一刀殺了她更為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