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更軟的呢。”

女人的聲音魅惑如絲,豐滿的身體也逐漸越靠越近,慕黎川的腦子裡麵卻立刻出現了葉星辰躺在病床上,一副枯萎的模樣。

“慕少......”

王嫣兒嘟著嘴巴看著慕黎川好幾秒了,可對方好像透過自己在看像另一個女人似的。

這樣王嫣兒的心情萬般的不爽,於是嗲著嗓子再一次試探性地喊了一下對方。

慕黎川的思緒一下子被拉了回來,淺淺的點了點頭。

“嗯。”

“今天你是怎麼了?感覺你好像是心不在焉的模樣。”

“今天工作有些忙。”

慕黎川繼續心不在焉地說著,腦子裡麵卻一直都在想著今天葉星辰的躺在病床上的神情。

“那剛好需要我來緩解一下你工作一天的疲憊啊。”

王嫣兒一邊說著兩隻藕臂就像是水蛇一樣纏上了慕黎川的脖子。

眼看著對方離自己越來越近,慕黎川竟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本就把所有重心都放到他身上的王嫣兒,差點摔了下來。

“我還有事要回家了。”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

慕黎川快速地拿起自己搭在椅子上的外套,王嫣兒卻不死心地把手給拍了上去,卻意外之中的落了空。

“不要。”

張明坐在自己的辦公桌麵前,靜靜地忙碌著自己桌上的檔案。

自從王嫣兒出現之後,他就一直在想著夫人這樣安靜的女子和王嫣兒的性格完全不一樣,老闆怎麼會和王嫣兒這類人這麼親近。

就在張明想著的時候,突然看見慕黎川從辦公室裡麵衝了出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女人。

“今天晚上我先下班了,你留下加班,務必在明天早上之前把明天要用的東西全部都整理出來。”

慕黎川走到張明的辦公桌前,留下了這一句話之後,就繼續往樓下衝去。

如果不是剛纔慕黎川跑步的動作帶來了一陣涼風,張明都萬分懷疑剛纔出來的到底是不是自己老闆。

王嫣兒腳踩著高跟鞋,自然是跑不快的,可還是一邊跑一邊喊著慕黎川的名字。

“慕少等等我......”

不過這個女人和自己冇什麼關係,於是張明默默地坐了回去,並不打算管她。

“張明,那天媒體爆出來說慕黎川已經和一個女人結婚了,那個女的是誰,是不是那天我見到的那個”。

看到網絡上的熱搜,王嫣兒想了很多個可能,最後思前想後,唯一能夠想到的人選也就隻有那天被慕黎川稱作夫人的葉星辰了。

“抱歉,我拒絕回答”。

張明依舊頭也不抬。

“你以為你什麼都不說,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嗎?”

“那天和慕淵博傳緋聞的也是這個女人,對不對?”

這個女人有什麼資格居然和慕淵博傳著緋聞,卻又和慕黎川結了婚。

不過就算結了婚又怎樣,反正都冇有領證。

王嫣兒自我安慰似的想著。

***

門鎖的聲音剛響了一下,阿姨就走到了葉星辰的身邊,小聲地說著。

“夫人,先生已經加班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