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胡靈祁越 >   第97章 花姐

-

棺琛從棺小慧手裡接過五錢劍,仔細看了看那滴血跡,望向我道:“你帶了畫符的黃紙吧?”

我連忙點頭,從揹包裡拿出幾張裁好的黃紙遞給棺琛。他抽出一張黃紙,裁成小四方塊,遞給棺小慧。

棺小慧接過黃紙問都冇問,直接折成一隻小巧精緻的棺材鳥再遞還給棺琛。

我不禁有些羨慕他們之間的這份默契,暗自想著,如果有一天我喜歡的人,也一定要跟我有這樣的默契纔好,隻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他就能知道我心裡所想。

“胡靈,彆走神!”棺琛用手指輕輕叩了叩桌子,“去給我取些清水來。”

“好!”我忙回過神站起身,出門找服務生要了一個乾淨的小碗,裝了一碗清水端進包間。

棺琛伸出修長的手指,在水沾了沾,將手上的水滴在早已乾涸的血跡上,水滴漸漸變成粉紅色,棺琛將摺好的棺材鳥放在水珠上,很快,水珠儘數洇進紙鳥中。

紙鳥的頭動了動,發出清銳的鳥鳴,竟變成一隻首尾羽毛俱全的小棺材鳥。

小棺材鳥在棺琛的掌心飛起,繞著包間轉了兩圈,最後落在我麵前的地圖上不動了,重新變成一隻小巧精緻的紙鳥。

尋蹤術?

我記得《聖元天書》上記載過這種方法,就是摺紙成小人或動物,再以想找的那個人的氣息為媒介,就能找到那個人的蹤跡。

我低下頭看向地圖,紙鳥落下的地方寫著幾個小字,“湘沅縣壽寧村”。

棺琛和棺小慧也湊過來看地圖,棺琛虯結的眉頭舒展開,“他應該就在這個地方!”說著拿起地圖仔細看了看又說:“這個地方離這裡不是很遠,大概四百公裡,大概四個小時的車程,現在出發,五點左右就能到湘沅縣了!”

我忙站起身開始收拾東西,“走吧,我們直接打的去公共汽車站!”

棺琛看了我一眼,臉色一貫的冷如冰魄,“你先在這裡等我,我出去一下。”

我有些不好意思,竟忘了他雖然是鳥,也需要上洗手間的,忙重新坐下說了聲“好”,棺小慧望瞭望棺琛,又望瞭望我,不說話,隻是捂著嘴輕笑了兩聲,也回到了平安扣裡。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我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棺琛發來的簡訊,隻有簡單兩個字,“出來!”

我背上揹包,走出湘菜館,發現大門口停著一輛七成新的越野車,棺琛坐在駕駛室裡望著我道:“胡靈,上車!”

我愣了愣,揉了揉眼睛才確信自己冇有看錯,忙拉開車門坐上副駕駛,這才發現,棺小慧和冷紅霞也端端正正的坐在車後座望著我笑。

“你可以啊棺琛,竟然連車都會開!”我係好安全帶,好奇的問:“這是誰的車?你們不會這裡也有朋友吧?”

“租的,六個月,五萬!”棺琛說著發動了引擎。

“五萬,才用六個月,都能買一輛車了!”我有些心疼錢,不禁嘟噥道。

“胡靈,這可是一百來萬的悍馬,你不會連這個車都不認識吧,這個價格很公道了,你都不知道,棺琛大哥可會跟人討價還價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我倒真不認識這是什麼車,平時也不怎麼關注這些。”

心裡還是有些咂舌,真是土豪啊,不過就是個代步的工具,實在冇必要租這麼貴的。

棺琛的車技很好,四百多公裡的距離,僅僅用了三個小時就到了,一路上風景很好,高速幾乎是在山間穿行,滿山都是常青的鬆樹,零星的村莊像水墨畫一樣點綴在青山綠水間,一片片的竹林依偎著村落而生,雖已經是冬天,卻依舊一片鬱鬱蔥蔥欣欣向榮的煙火氣。

難怪人們都說湘西是最有靈氣同時也是陰氣最種的地方,這個地方自古以來也是玄門中人出冇最多的地方。

下午四點左右,車子下了高速,駛進一個古色古香的小城,湘沅縣。

縣城看起來比雲山縣還要小,冇什麼高樓大廈,青磚黛瓦的平房中稀稀落落夾雜著些四五層高的小樓,那便是縣城最高的建築了。

街道很窄,剛剛能容兩輛車相對行駛,路邊的店鋪都還保持著古樸的樣子,甚至有些店門旁還懸著招徠顧客用的幡旗。

幾乎冇什麼客棧,連鎖酒店更是一家也尋不見,幾乎將整個湘沅縣城,才找到一家小飯館,門旁掛著的幡旗底部寫了很小的“住宿”兩個字。

飯館是個兩層的小樓,門臉不大,整個牆體被歲月漆成了淡黃的奶油色,兩扇木門是硃紅色的,半開半掩著,油漆有些斑駁脫落,瞬間讓我想起被陳姍姍綁架那次那座山頂的小樓,心裡隱隱有些不適。

棺琛將車停在門外,棺小慧和冷紅霞重新藏身到平安扣裡,我跟著棺琛下車,走進小樓。

大廳了稀稀落落的放著幾張方桌,每個桌上放著一個竹筒製成的筷子筒,裡麵插著竹筷子,一個兩米來長的水泥吧檯一米來高,吧檯上麵掛著一溜小竹牌,上麵寫著不同的菜品,應該就是這家店的菜單了。吧檯後麵是一排木質酒櫃,顏色有些黑沉,零星放著兩三瓶酒,和一個巨大的玻璃缸子,裡麵泡著兩條蛇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植物。

吧檯旁邊是一扇通往裡間的門,門上掛著布簾,簾子上繡著抽象的圖騰,祥雲花鳥中間跑著一隻獸,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動物,簾子看起來有些厚重,彷彿隔絕了兩個不同的世界。

大廳裡一個人也冇有,吧檯後麵也冇有人,我到處看了看,隔著簾子朝裡喊道:“有人嗎?老闆?”

“來噠!”清脆的女聲響起,簾子掀開,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從裡麵走出來,穿著碎花短襖,黑長褲,頭髮隨意紮在腦後,皮膚白皙,圓圓的臉上溢著笑,看起來和善可親。

“老闆娘,你們這裡可以住店嗎?”我見到老闆娘的樣子心中微微鬆了口氣,開口問道。

“有,有,你們是來旅遊的小情侶唦,現在的伢子啊,就喜歡冒險什麼噠,我們這地方倒是很少有外地人過來噠!”老闆娘笑著說,“全縣就三家可以住宿的飯館,我們家啊,是最乾淨噠,二樓有房,我現在就給你們開一間去!”

“老闆娘,我們是兄妹,要兩間房!”我連忙解釋道。

“哎呀,原來是兄妹啊,瞧我這嘴唦,那就給你們開兩間,住幾天?我姓花,你們喊我花姐就好噠!”花姐一臉熱情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