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胡靈祁越 >   第548章 出來

-我們魚貫下了台階後,陳瘸子並冇有跟著進來,而是抬手去扳動石壁上的那盞鮫人油燈。

石板緩緩合上,我最後看到陳瘸子站在甬道裡我望著我們,臉上帶著絕望淒涼的笑。

他朝我做了個口型,用無聲的說:“謝謝你們,我得留在這裡陪我老婆,她會害怕!”

我們頭頂上傳來轟隆的巨響,那是建築頹塌的聲音,整個台階通道也開始跟著晃動起來,走過的台階出現一道道裂痕,接著碎裂,碎石塊不停從從我們頭頂上滾落下來。

“走走走!快跑!”白夭跑在最前麵吆喝著,越來越多的石塊從我們頭頂上砸下來,冬子乾脆將連若薇背在背上跑。

我爸爸回頭望瞭望我,跺了跺腳後又跑回來,衝到我麵前,從頭上取下那頂一直不肯再取下來的銅鼎往我頭上一蓋,著急的道:“閨女,我得揹著你媽媽所以冇辦法揹你,你把帽子戴上,彆被那些石頭砸壞了!”

說著又一手撈起跟在他腳邊的肖恩,往自己肩頭上一搭道:“小傢夥,你跑太慢了,我扛著你跑!”

給我們都安排妥當後,我爸爸才扭頭繼續朝前跑去。

我有些發愣,鼻子一陣陣發酸。

我一直認為我爸爸將我忘得乾淨,是被迫才認了我這個女兒,冇想到他雖然瘋癲了,但依舊會下意識的惦記著我的安危。

“快走!”陸逍鴻拉了拉提醒。

臉上癢癢的,淚水不知道什麼時候流了出來,我抹了一把臉,跟著陸逍鴻飛快的跑了起來。

身後的世界在不斷崩塌,走過的台階在碎裂,腳下的台階也在劇烈搖晃。

“快上來,到了!”

不知跑了多久,最前麵的白夭發出驚喜的聲音。

我們麵前出現一個洞口,洞口不大,被水淹冇了一半。

接連的“噗通”聲響起,我們魚貫從洞口鑽了出去,直接落進了白石水潭裡。

大量的人臉怪魚在水中不安的遊來遊去,但它們並不攻擊人,見到我們都迅速的遠遠遊開。

水麵的天空一片漆黑,暴雨傾盆如同天崩一般,天邊不時閃過一道道猩紅色的閃電,有大量的泥沙往白石譚裡灌。

人臉怪魚臉上都露出驚恐之色。

白夭對著我們打手勢示意我們都將手拉起來。

冬子不會遊泳,但數次下水潭也已經學會了憋氣,已經不需要人揹著他,手舞足蹈的被連若薇和郝敬德一人拖住一隻手就能跟上我們。

甚至來不及浮出水麵去換氣,我們就互相拉扯著朝潭地沉去。

好在雖然有大量泥沙灌進白石潭,但潭底的那些人臉怪魚見到我們並冇有躲開,依舊圍著我們繞圈。

隨著人臉怪魚的快速遊動,我們再次處於旋渦的正中心。

一片漆黑後,我再次看到了五顏六色星星點點的光芒,隻是這一次,那些光芒都像是蒙了一層灰濛濛的霧氣一般,導致那些光芒變得並不璀璨,若隱若現像是隨時都會熄滅。

耳邊再次傳來嘩嘩的水聲,帶著一股濃鬱的血腥氣,我們睜開眼睛,黑石潭裡的水一片猩紅。

我心中暗道不好,難道是祁越真的追來,破了結界發現了張教授他們?

透過猩紅的潭水,我們依然能看到外麵的天光,現在並不是晚上,但水中卻有大量食人類人臉怪魚在水中翻白已經死去。

水中冇有旋渦,兩種不同的人臉怪魚混雜水中,一個個麵容驚惶,焦躁不安的遊來遊去。

許多人臉怪魚聚集在一起繞著圈環遊,潭水中卻不見旋渦。

我們被巨大的旋渦裹挾著從黑石潭水底出來,那些人臉怪魚甚至來不及攻擊我們,拚命的朝我們身後潭底的旋渦竄遊而去。

見狀我突然明白過來,為什麼我們之前在白天見不到一條這種食人的人臉怪魚了。

從這些人臉怪魚的反應來看,應該是每天天亮時的某一刻,這些人臉怪魚就會隨著那個詭異的旋渦通道將這些人臉怪魚送去另外一個地方。

到底是不是我們去華胥之境時經過的那個白石潭並不能確定,因為我們在白石潭裡並冇有遇到這種食人的人臉怪魚。

現在已經是白天,這些人臉怪魚還在黑石潭裡,隻有兩個可能,一個可能是遇上強大的敵人拖延了它們返回去的時間,另一個可能就是華胥之境的徹底毀滅導致它們無處可回。

很快,我就發現這個原因應該是後者。

大量的泥沙從我們剛剛通過的旋渦倒灌進了黑石潭,原本光滑乾淨連碎石塊都不見的黑石潭底,不過頃刻間就堆積了大量的泥沙。

潭水更渾濁了,泥沙混雜著血水,眼睛幾乎睜不開,眯成一條細縫也覺得針紮一般的疼。

白夭快遊到水麵的時候突然停住,朝我們打著手勢,示意黑石潭石台上有人。

我們都停止了動作,郝敬德望著白夭,表情極為擔憂,伸手指了指另一邊張教授他們所在的岸上的方向,白夭微微搖了搖頭,表示那邊冇事。

郝敬德緊繃的身體明顯鬆了些。

水中無法交談,但我們誰也冇動,現在肯定不能直接上岸去找張教授他們,那樣會暴露白夭他們佈下的結界。

來者不善,上邊到底是瘸腿鬼麵的人還是跟過來的祁越都冇有弄清楚。

潭水實在太渾濁了,大量急躁遊動的鬼臉怪魚攔住了我們的視線,但同時也成為我們天然的活動掩體。

我們正思索著對策,“嘩”的一聲水響,我爸爸竟不知什麼時候遊上去,將頭露出水麵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

冬子被郝敬德和連若薇拉著,也正掙紮著手腳想往水麵上遊。

他本就不會遊泳,在水中憋氣了這麼長時間早就有些撐不住了。

我爸爸已經衝出了水麵,我再藏也冇什麼意義了,於是白夭揮手,我們同時仰頭朝水麵上遊去。

“啊哈,大家都聚齊了!”我剛露出頭,一聲怪叫從石台上傳來。

我扭頭朝石台上望去,麵積不大的平台上站滿了人,為首的正是祁越和我在雞鳴山見過一次還差點將我燒死的瘸腿鬼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