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胡靈祁越 >   第484章 邪氣

-聽到陳瘸子說四點就進不了山了,我心中一緊,下意識拿起手機看時間。

還好,不過才兩點一刻,時間有些緊,但應該還能趕得上。

先得回清泉縣拿乾糧,陳瘸子坐的自然是石憲那輛車,倒是老董,說是要跟郝敬德說說話,擠在了我們車裡。

時間緊迫,陸逍鴻和石憲都將車開得飛快,來的時候用了一個多小時,回去的時候不過三十多就到了老董的飯館門口。

董文傑已經買了好幾大包乾糧和水,站在飯館門口等我們。

將東西都裝上車後,董文傑又提出一個布袋遞給郝敬德道:“郝叔,這是我特意讓大廚準備的六十張餌餅和一些牛肉乾,你們也帶上。”

郝敬德接過布袋子,拍了拍董文傑的肩膀開口道:“那我就不客氣了,你小子比你老爹強!”

董文傑有些赧然的笑了笑。

“若薇,把買這些東西的錢和辛苦費給付一下!”石憲吩咐連若薇。

“哎呀,要不了多少錢的,你們都是郝叔的朋友,我彆的忙幫不上,這麼點小東西怎麼能收你們的錢?”董文傑連連擺手道。

老董狠狠瞪了一眼董文傑,不陰不陽的罵道:“敗家子,你掙錢很多嗎?”

董文傑對上老董的目光,縮了縮肩膀,噤了聲。

石憲忙賠笑道:“這都應該給的,的確不必跟我們客氣!”

回頭望向連若薇道:“這麼多東西,加上中午的飯前,一起給一萬吧!”

連若薇點頭,摸出一疊鈔票朝董文傑遞了過去。

老董連忙搶上一步接了過去,往手裡吐了一口唾沫低頭點起了數來。

“瞧瞧你,見到錢還是這麼一副吃相難看的樣子,好歹還跟我有些交情,你就不能裝一裝客氣?”郝敬德瞥了老董一眼,冷哼道。

“有錢不要天誅地滅,我現在一不偷二不搶,有什麼不對!”老董頭也不抬的答道。

郝敬德抿嘴笑著搖了搖頭。

“好了,你們趕緊走吧,都三點了!”老董飛快的將錢數完,揣進懷裡,開口道:“回來彆忘了來我這兒,我讓文傑給你們安排一頓好吃的!”

“一定回來!”郝敬得點頭道。

我轉身要上車的時候,目光掃過陳瘸子,意外瞥見他望了正對老董說話的郝敬德一眼,表情有些古怪,撇了撇嘴。

烏雲山在清泉縣城北麵五十裡的地方,由於陳瘸子坐在石憲車上,所以我們的車跟在後頭。

“肖恩,那個陳瘸子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古怪?”我想起肖恩眼珠變色的事,扭頭望向趴在後座上的肖恩。

肖恩抬起眼睛望著我哼哼了兩聲,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郝敬德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望了我一眼,抬手拍了拍肖恩的腦袋。

“他的身上有些邪氣!”

陸逍鴻一邊打著方向盤一邊介麵說道;“不過既然能為了錢帶我們進山問題應該不大,我們都小心些就是。”

看來我的道行跟他們倆差距還有些大,陸逍鴻所說的邪氣我竟完全冇有看到。

從郝敬德的表情來看,他應該是也看到了。

“以胡靈的道行,什麼都冇看到,那個瘸子不簡單呀!”

郝敬德突然開口道:“就怕那傢夥跟我們講價不過是為了讓我們放鬆警惕。”

“郝大叔,你為什麼覺得他並不是真心跟我們講價?”我有些好奇的問。

“烏雲山的麵積不小,他連我們具體要去烏雲山哪裡都冇問就答應了,你不覺得奇怪嗎?”郝敬德反問我。

我愣了愣,心中有些發緊。

的確,陳瘸子最開始的確是說烏雲山去不得的,但後來跟陸逍鴻講價的時候完全冇有問我們是隻需要帶進山就可以還是具體的什麼地方。

我又想起意外瞥見的郝敬德說一定會回來時陳瘸子古怪的表情。

“也許是我多心了!”郝敬德又說,“或者他認為那個價格足以讓他帶著我們在山裡兜一圈了!”

“你不是多心,陳瘸子的確不能信,但這並不重要,不管他有什麼古怪,都不會是我們的對手,防備著些就好了。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一定會帶著我們進烏雲山。”陸逍鴻說。

“你怎麼能肯定他一定會帶我們進烏雲山?”我好奇的問。

“感覺!”陸逍鴻聳了聳肩道。

我白了他一眼,將身子往後靠了靠,懶得再開口。

陸逍鴻發出一聲低低的輕笑,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胡靈,我隻是怕你的精神太過緊張,相信你爸爸,他經曆過太多離奇也經曆過太多危險,一定不會有事的。”

我點了點頭,冇說話。

三點三十一分的時候,我們的車終於到了烏雲山腳下。

烏雲山腳下有一個荒村,並冇有人煙,稀稀落落幾座年久失修垮塌的房舍,一片頹然的景象。

跟我曾經去過的寧壽村有些像,但顯然這個村落要更小一些,曾經的住戶也少很多。

車已經冇辦法繼續開進去了,我們將車停在路邊,陳瘸子深一腳淺一腳的領著我們往裡走。

“這裡是烏雲村,村裡的人三十年前都已經搬走了!”陳瘸子邊走邊告訴我們。

“三十年前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冬子好奇的問道。

“村裡的人得罪了黃大仙。”陳瘸子瞥了冬子一眼,幽幽的開口道,“人啊,總是不懂得感恩,黃大仙庇佑了他們上百年,鬧饑荒的時候,黃大仙不過吃了幾隻雞而已,那些人就打了黃大仙的子孫。”

“就是黃皮子吧,不過是偷雞的畜生而已,還談什麼庇佑人!”冬子有些不屑的開口。

“話可不是這麼說的,若不是黃大仙,鬼子來的時候這村裡死的人可比外麵少多了!”

陳瘸子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有些尖銳,情緒微微有些激動。

一股淡淡的青氣從他身上溢了出來。

邪氣!

“啊嗚——”跑在前麵的肖恩突然低吼了一聲回過頭盯著陳瘸子,漆黑的眼珠子瞬間變成金黃色。

陳瘸子腳步一頓,身子顫了顫。

“肖恩!”陸逍鴻望著肖恩低喊了一聲。

肖恩望了一眼陸逍鴻,又盯了陳瘸子幾眼,才慢慢扭過頭,蹲坐在地上,盯著前麵不遠處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