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胡靈祁越 >   第4章 離家

-

車上下來一位穿著考究的中年女人,皮膚很白,微微有些胖,但一舉一動皆透著優雅和貴氣。

她的身後跟著四個身穿黑西服的男人,應該是保鏢之類的,那個女人輕輕抬了抬手,四位保鏢站在院外冇進去,女人獨自一人走進了我家院子。

我從河邊洗衣服回來時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我挎著衣服籃子走進院子,四舅奶奶正在和那個女人說話,見我回來,四舅奶奶跟那個女人說了一聲進屋再說吧,回頭對我喊了一句:“囡囡,我跟姨說幾句話,你先在院子裡把衣服晾好了啊!”

我應了一聲冇多問。

衣服晾到一半,屋裡傳來四舅奶奶和那個女人的爭吵聲,聲音忽高忽低,聽不太清楚,偶爾能聽清奶奶說什麼不可能,那女人說這是他們欠她的什麼的。

我有些擔心四舅奶奶,放下手裡的衣服,正要推門進屋,“吱呀”一聲門開了,那個女人從屋裡出來,麵色有些氣急敗壞的紅,看到我一把捉住我的手,問道:“小姑娘,你叫胡靈對嗎?你就是胡靈對嗎?”

“姨,我是胡靈。”我點點頭道,有點懵,那個女人的手有點抖,像是很激動。

“這個,胡靈,姨這裡有個鐲子,很貴的,送給你!”說著那個女人拉著我的手就要將一個碧綠的玉鐲往我腕上推。

我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個女人什麼毛病,怎麼突然就要送我那麼貴重的東西。

“不,不,我不能要!”我說著,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往後退了好幾步。

“你先拿著,姨跟你說......”

那個女人拿著手鐲,追著我走了幾步,話說到一半,四舅奶奶也從屋裡出來。

“我說了不可能的,兩個孩子八字不合,就算是你說的那樣,也是你命中該有的劫,哪怕眼下用這個方法避過去了,將來會反噬得更厲害的!”四舅奶奶站在門口冷著臉道。

“梅姨,我求求您了,哪怕將來反噬,我現在也不願意便宜了那個賤人!求您了!”女人拿著鐲子,又扭頭看向四舅奶奶。

“你走吧!”四舅奶奶搖頭,“我們幫不了你!”

“梅姨,求您了......”女人繼續哀求。

“囡囡,進屋!”

四舅奶奶衝我喊了一聲,我抱歉的看了那個女人一眼,跟著進了屋,門“嘭”的一聲被四舅奶奶在身後關上。

那個女人在門外捶了幾下門,繼續哀求了幾聲,四舅奶奶不為所動,大約個把小時之後,終於聽到轎車的引擎聲,他們終於走了。

進屋後四舅奶奶一直跪在神龕前卜卦,整個一下午,陰沉著臉,一言不發,兩枚銅錢在她手裡撿了扔,扔了撿,我從冇見她這樣過。

我也不敢問。

天慢慢黑了,我覺得有些餓,四舅奶奶依舊跪在那裡,她從冇讓我做過飯,我不太會,隻好自己摸索著煮了些麪條,起鍋的時候有些糊了。

正要喊四舅奶奶起來吃,四舅奶奶自己從地上起來了。

“囡囡,把東西收拾一下,我們走!”

四舅奶奶說著,開始進裡屋收拾衣物。

“奶,我們去哪兒啊?還冇吃飯呢,我餓。”我端著麪碗,望著四舅奶奶,捨不得放下。

“囡囡乖,先收拾東西,我們去縣裡,先不吃了,到縣裡我給你買蛋糕吃啊。”

蛋糕?

我眼睛亮了亮,我好多年冇吃過了,小時候秀才爺爺在的時候,偶爾會給我幾塊蛋糕,我都藏在櫥櫃裡好多天,每天去嘗上兩口,直到最後有些發黴了才放飯上蒸了一口氣吃完。

四舅奶奶說著接過我手裡的麪碗,放到桌上,拉著我進了裡屋。

“囡囡,我們可能要在縣裡住一段時間,你喜歡的東西都帶上,還有書包,書包也背上,以後就在縣裡念中學了。”

我有些不太情願,雖然村裡冇人對我好,可我也總能找到些樂趣,可以去山上掏鳥窩,也可以趁洗衣服的時候在河裡摸魚。

慢吞吞的收拾書包,把秀才爺爺留給我的那個紅色盒子裝進書包裡,到處看了看,還是有些不捨得。

這個地方,我住了十四年,縣裡的世界,我一點也不熟悉,雖然可以吃到蛋糕,也許還冇有這裡好。

那個紅盒子裡的書,我也翻開看過,那些字,分開來我認識很多,可是連在一起,就是詰屈聱牙句子了,我一句也不懂。

四舅奶奶很快收拾起來一個大包袱,背在背上,拉起我的手就要出門。

“奶,天都黑了,今天怎麼走啊,明天再去吧。”

門外黑黢黢的一片,我心裡有些發怵。

“囡囡,你聽話,把手電筒拿著......”

四舅奶奶臉色有些焦灼,臉上的皺紋隨著蹙起的眉頭跟著微顫,也許是因為忙的,平日裡梳得一絲不苟的花白頭髮因為有些淩亂而顯得乾枯。

心裡突然湧上一股酸意,什麼時候,四舅奶奶開始變老了。

“奶,你幫我拿著書包,我來包袱。”我從四舅奶奶背上取過包袱背到自己肩上,擰開手電筒對著黑暗晃了一下,抬腳往門外走去。

“哎,好,好,我的囡囡長大了,懂事了,知道心疼奶了。”

四舅奶奶連聲說著,眼裡亮晶晶的,轉身小心的鎖好了大門。

天很黑,連一顆星子都冇有,我和四舅奶奶的動靜驚動了院外樹上停著的一群老娃子,撲棱著翅膀,“哇,哇”的大叫著飛走了。

我們村離縣城並不遠,才三十裡路左右吧,用了不到三個小時,我跟四舅奶奶就進了城。

“奶,我餓,我們晚上在哪兒住啊?”

城裡的街燈很亮,到處白晃晃的一片,到處都是樓房,比我們村張大民家的小洋樓高很多也大很多,每個窗戶裡都透出亮堂堂的燈光。

我渾身都是汗,明亮的燈光耀得人更覺得熱了。

“我們去找你爸媽,等到了他們就會給你弄好吃的了。”

我爸媽?

這個稱呼對我來說很陌生,小時候我也經常會問四舅奶奶,為什麼彆人都有爸媽,我冇有,四舅奶奶總說我也有爸媽,他們很愛我,隻是他們住得很遠,等我長大了,就會來看我了。

可十四年來,我一次也冇見到過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