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神又稱灶王爺、灶神君,在柳橋村,幾乎家家灶間都貼有灶王爺的神位,還設了神龕和香爐。

傳說灶王爺是玉皇封的“九天東廚司命灶王府君”專門負責管理各家灶火,替玉皇考察民情。

在我們柳橋村,人人都對灶司命很恭敬,比如不可以敲擊灶壁,不可以將刀斧等東西放在灶上,不可以在灶間發牢騷、哭泣、罵人,不可以將汙穢的東西放進灶裡燃燒等等許多禁忌。

城市裡雖然懂得這些東西的人不多,也很少有人會設神龕貼神像什麼的,但每家每戶灶神也都是存在的,一般灶王位都是在爐火和蓄水池上,所以還有一種說法是,就算家裡從不開火,最好每週在廚房裡燒一次水,這樣能提升家裡的時運。

李洋進了廚房後,我將製好的兩個娃娃拿進臥室,放在床上擺好。

至於給李洋的那個符,是隱藏她自身氣息的,隻要她躲在廚房裡不發出任何聲音,就算我冇有立刻解決巴古拉,巴古拉也找不到她,所有的反噬都會落在臥室裡的兩個替身娃娃身上,她本人不會有什麼危險。

準備好這一切後,我將白辟龍鱗緊緊握在手裡,走進李洋供奉佛牌的屋子。

邪氣溢滿了整間屋子,如李洋所說,那隻原本裝了水的碗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我上午放在佛牌上的那張符已經變成黑褐色,強大的邪氣從符紙下散出來。

推開門的瞬間,供放佛牌的小幾劇烈的抖動起來,在方桌上發出“咚咚咚”的聲音。

越來越多的黑色邪氣從佛牌上溢位來,頭頂的日光燈發出滋滋啦啦的電流聲,明滅不定。

壓製佛牌的符紙終於承受不住強烈邪氣的侵蝕,冒出一陣黑煙後,化成一團燃燒的黑色火焰。

看來這巴穀拉是要豁出去跟我拚了!

燈光徹底熄滅,隻剩我手上的百辟龍鱗發出淡淡的紅色熒光。

方桌和小幾突然炸裂成碎片,隨著炸裂聲,一個八麵、八臂、八手的巨型怪物出現在方桌碎屑上方。

它的頭上豎滿密密麻麻的小蛇,似冠又似發,蠕蠕而動,每條小蛇露出兩顆尖利的牙齒,嘶嘶吐著蛇信。

八臂同時上下舞動,骷髏空洞的雙目處冒出猩紅的光芒,利刃閃爍寒光,藤蛇將嘴越張越大,貓頭鷹發出似哭似笑尖利的嚎叫,青蛙的肚子一鼓一鼓,蜘蛛順著八臂飛快結網,紙牌閃著金色光芒飛速的轉動,蜥蜴朝我伸出長長的信子,發出惡臭的氣息。

“~!@#¥%……&*”巴古拉對著我的一麵雙目怒睜,嘴唇咧開成怒罵狀,發出一串我完全聽不懂語言來。

強大的煞氣和邪氣讓我渾身上下的每個毛孔都開始緊縮而微微刺痛。

我毫不猶豫的抬手憑空祭出一串驅魔符,符文閃著金色光芒,朝巴古拉頭頂飄去。

“![email protected]#¥%……¥@#”,巴古拉又憤怒的說了些什麼,我腳下的地板突然如同煮開的沸水一般,上下波動起來,四周的牆壁牆皮大塊大塊的剝落、裂開,從裡麵鑽出一個個渾身是血的骷髏來,張牙舞爪的撲向我。

雕蟲小技!

我抬手揮起龍鱗匕首橫劈過去,隨著一陣鬼哭狼嚎的尖叫聲,那些骷髏還冇靠近我,就化成一陣黑煙消散了。

巴古拉的表情更加猙獰起來,抬腳想要衝我邁開步子,卻被頭頂驅魔符的金光鎮住,一時動彈不得。

“啊!”巴古拉突然發出一聲類似如獸類的嘶吼,一隻手上的藤蛇突然從它掌心脫離,朝空中竄去。

藤蛇的身體並冇有什麼變化,但獨獨那張嘴在脫離巴古拉掌心的瞬間變得無比巨大起來,血紅如盆,散發著難聞的腥臭之氣。

隻見騰蛇一口吞掉飄浮在巴古拉頭頂的驅魔符,將金光和符籙儘數吞進身體裡。

為了防止符籙重新飄出來,騰蛇的嘴恢複了身體相等的大小。

符籙雖然被騰蛇吞進肚子裡,但金光和功效卻並未消減。

黑色的藤蛇瞬間變得半透明,透過身體就能看得到它肚子裡的符籙金光越來越亮。

藤蛇痛苦的在空中扭曲翻滾,發出嘶嘶的慘叫。

巴穀拉趁著頭頂的符籙被藤蛇吞進肚裡,抬腳就朝我撲來,一隻手上的匕首直刺向我的眉心。

貓頭鷹怪笑著,蜥蜴腥臭的長舌幾乎舔到了我的臉上。

但我的速度比他更快。

我猛的一提烝氣,腳下迅速騰挪,人已經到了它身後幾米遠處,再次憑空祭出一串驅魔符。

驅魔符排列成八卦的形狀,發出金色強光,再次將巴古拉困在金色光芒裡。

藤蛇終於忍受不了驅魔符霸氣的力量,“嘭”的一聲炸開,隨著一片金光化成黑煙。

隨著藤蛇的爆炸,巴古拉的一隻手臂開始迅速腐爛、萎縮,如同枯萎的葉片一般,瞬間便乾癟了下去,軟軟的掛在身側。

“啊——”巴古拉發出一聲淒厲從慘叫,用那隻握了匕首的手將那隻乾癟枯萎的手臂猛然從自己身上削了下去。

漆黑惡臭的黏液從傷口上噴了出來,數不清的小藤蛇從傷口處探出頭來,嘶嘶尖叫著扭曲糾纏,重新幻化成一隻握著藤蛇的手臂來。

隻是重新長出來的那隻手臂和它掌中托著的藤蛇看起來有些虛幻,黑色邪氣也比之前要弱了很多。

巴古拉撲了一個空,再次被金光鎮住,隻能用另一麵瞪著我。

這一麵的目光雖凶戾狠毒,嘴角卻朝上勾起,做出一副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詭異笑容來。

巴古拉似哭似笑的嘴唇微微翕合,念出極其古怪的咒語,周身環繞的邪氣越發濃鬱,但身形卻漸漸變得虛幻。

黑氣漸漸在它頭頂形成一個圈,一層層朝符籙包裹上去。

金光漸漸變淡,巴古拉黑色的身影也隨之變淡極淡,隻剩下模糊的虛影。

我將手中的龍鱗匕首對準它的胸口,正要扔出去,黑氣徹底將符籙裹住,金光消失的瞬間,發出一聲巨大的炸裂聲,符籙和黑氣同時消失。

“轟”的一聲巨響,強大的氣息將房門震得四散裂開,碎成一地木屑。

“啊——”廚房裡傳來李洋恐懼的驚呼聲。

隨著李洋的聲音傳來,巴古拉化成一縷黑煙,飛快朝客廳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