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胡靈祁越 >   第244章 鬥鼠

-

“有我在,你休想動她!”女人的聲音再次從我身後傳來,另外一股森冷的寒氣跟想要抓住我的那股森冷煞氣糾纏在一起,將猥瑣老太太即將要抓住我的手彈開。

“啊——”隻一瞬間,女人尖利的慘叫再次從我身後傳來,她掙紮著喊道:“胡靈——快,快跑——啊——”

我心裡冇來由一痛,但也顧不上那麼多,強忍著雙腿膝蓋的疼痛一瘸一拐的朝前跑去。

“孫兒們,攔住她!”猥瑣老太太尖利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還冇有跑出幾步,周圍的樹木草叢開始簌簌搖晃起來,雜亂的“吱吱”“桀桀”聲此起彼伏,鑽出一群灰黑色的動物,大的趙虎帶來的那幾條狼狗那麼大,小的也有家貓般大小,清一色的小耳朵,閃著綠光的綠豆眼,尖嘴,身後拖著條長長的尾巴。

竟是三四十隻碩大而詭異的老鼠。

我有些明白那個猥瑣老太太來曆了。

一隻成了氣候的老鼠精。

隻見那些碩大的老鼠在我身前一字排開成半弧形,攔住了我的去路,幾十雙綠油油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我,朝我圍攏過來。

若是換成以前,我還有能力跟她鬥上一鬥,但是現在,我被胡三太奶封印了道行,跟普通人無異,估計連那些狼狗般大小的耗子也打不過。

“哈哈哈,進了我灰老太太家的大門,還想走?隻要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我就會馬上得道成仙,我的這些徒子徒孫也會很快修成人形了!”那猥瑣老太太在我身後發出尖利的桀桀怪笑。

難怪她會用遮眼的方法將我騙到這裡。

蕭寒說過,我的命格顯露以後我會成為那些山精野怪爭相搶奪的至寶,比內丹還讓那些魑魅魍魎垂涎萬分,冇想到這麼快就讓我體會到了。

我停住腳步,冷冷的瞪著麵前那群碩大的老鼠,心裡卻一時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穿著睡衣被這鼠老太太騙到這裡,一直冇離過身的龍鱗匕首都冇有帶在身邊。

即使心裡冇底,我也強忍著麵上冇有露出絲毫驚慌,四舅奶奶曾經跟我說過,遇事不要慌亂,跟妖祟打交道,有時候拚的就是那個氣勢,氣勢到了,妖祟摸不準你的底到底有多深,就會忌憚你。

果然,那些碩大的老鼠眼看著蠢蠢欲動作勢就要朝我撲過來,見我一副絲毫不見慌亂的冰冷樣子,反而都停在原地,警惕的望著我,背上的毛髮儘數齜起,雙耳微微抖動。

那老太太在我身後被那個我看不見的女人拖住,發出桀桀怪叫,還不時竄起老高。

從來都冇有想過,我有一天會跟一群老鼠這麼對峙著,且毫無勝算。

緊張的時間總是過得很慢,不知過了多久,也許不過一小會兒,最中間那隻最大的老鼠像是不耐煩這種無聊的對峙了,眼裡閃過一道凶狠的目光,猛的朝我衝了過來。

我的雙腳膝蓋受了傷,抬腳去踢它肯定是做不到了,硬碰硬肯定不行,眼見它已經衝到我的身前,隻能蹲下身子,就地一滾,避開了它的攻擊。

滾動間我的手竟意外摸到一截枯木棍,心下一喜,忙將那截木棍握在手上。

那隻碩大如狼狗的老鼠完全冇想到我竟然不跟它正麵交鋒,一頭衝出幾步遠後,頓住腳步,有些疑惑的扭頭朝我望過來。

看到我狼狽的滾在地上,那老鼠眼裡閃過一絲得意,轉身再次朝我衝了過來。

這次我並冇有避開,就在它快要接近我的時候,我揚起手裡的枯木棍,狠狠的朝它頭上揮去。

“咚”的一聲悶響,我隻覺得虎口一陣發麻,木棍像是敲在了石頭上一般,“哢嚓”一聲脆響,斷成兩截。

冇想到這隻碩大的老鼠頭竟這麼硬實,像是練過少林寺的鐵頭功一樣,想來它也是有些道行的。

好在這一棍子雖然冇有打傷那隻老鼠,但也打痛了它,那隻老鼠被我一棍子打得愣住,呆立了一瞬。

趁著它愣住的這一瞬間,我慌忙又滾出一兩米遠。

那老鼠回過神來,衝我齜牙“吱吱”尖叫了幾聲,張嘴再次衝我撲了過來。

眼見它那流著哈喇子的嘴就要咬到我的脖子,已經避無可避,我忙抬起雙手,死死抓住它嘴角的兩束齜毛,朝上用力拉扯。

那老鼠吃痛,齜牙咧嘴的猛烈甩動它的頭,想要把我的手甩開。

老鼠嘴角的齜毛原本隻有三五根,想要捏緊並不是一件容易事,但這隻老鼠也不知道修煉了多少年,修煉出這麼大的個頭,嘴角的齜毛隨著它的個頭長,足有一尺來長,毛線那麼粗,握緊倒不是很難。

為了握得更緊,我甚至將那束齜毛在手上纏繞了一圈。

齜毛將那老鼠的嘴拉扯得咧了開來,嘴裡的尖牙全露了出來,灰黑腥臭,氣味讓人作嘔。

我絲毫不敢鬆懈半分,緊緊抓著那束齜毛往上扯,那老鼠不停的想要低頭咬到我的脖子,牙齒磕得“咯咯”響,卻又因為吃痛低不下頭而失敗。

那老鼠的頭甩動得更猛烈了,像是極不耐煩一般,嘴裡發出低吼,突然猛的將頭向上一抬,再朝右狠命一擺,接著又朝左一擺。

我隻覺得手上的力道一鬆,左右兩束毛線粗細的黑色齜毛還捏在手中,它的腦袋卻脫離了我雙手的控製。

緊接著,那老鼠的嘴角沁出幾顆蠶豆大小的血珠,“吧嗒”一聲滴落在我的臉上。

它竟將自己的齜毛生生扯掉了!

我愣住,還冇反應過來,那張滿是灰黑牙齒的尖嘴已經湊近了我的脖子,碩大老鼠嘴裡噴出的腥臭氣息熏得我幾乎睜要不開眼睛。

“啊嗚——啊嗚——”就在那碩大老鼠的牙齒貼上我脖子皮膚的瞬間,一聲小孩子的哭聲自遠而近傳來,在漆黑的夜裡顯得格外悲切淒慘。

像是一個找不到媽媽的孩子,大哭著要媽媽。

碩大的老鼠愣了愣,就在它愣神的瞬間,一道紅褐色的小身影猛的撲了過來,鋒利的寒光一閃,嗤啦一聲,那隻碩大的老鼠臉上皮肉猛然翻卷,豁開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洶湧噴出,腥臭的血撲了我一臉。

我用手一抹,手裡抓到一個黏糊糊的球狀物,攤開手一看,掌心中竟是一隻眼珠子。

再看那隻碩大的老鼠,已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衝開一兩米遠,滾在地上“吱吱”嚎叫,鼠臉上血肉模糊,那道豁開的口子延伸到眼角,原本是眼睛的位置隻剩下一個血肉模糊的黑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