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胡靈祁越 >   第200章 盜洞

-

付傑卻僵在那裡不肯走,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我的手機。

被我強行拉出幾步後,付傑突然大力的將我的手甩開,回過頭朝我的手機跑去。

“吼——”黃泉獸突然大吼一聲,突破了什麼防線,身上的藍光越來越盛,竟直直的朝付傑撲去。

“付傑,回來!”

“小心!”

我和蘿月在兩個方向幾乎同時喊出聲。

“噗嗤!”一聲皮肉破碎的響聲悶然迴盪在溶洞中,血霧在我的眼前揚起,瀰漫一片,熒藍色的光芒有瞬間的黯淡,很快就變得更加明亮。

一隻手機帶著亮白的手電筒光芒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穿過血霧,落在我的腳邊。

一藍一白的兩道光線中,付傑的身子在我們眼前被黃泉獸巨大而尖利的爪子瞬間撕拉成兩截,雙眼暴睜,手上還保持著拋出手機的動作。

他身上的血迅速融進地上的冥苔裡,屍體迅速變成慘白色。

黃泉獸停止了繼續朝我們奔來,低下頭拱開付傑的屍體,舔食著地上越來越厚實的冥苔。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了,快到誰也冇有辦法阻止。

溶洞裡死一般的沉寂,我的心裡充滿了絕望和自責,如果不是我不小心掉落了手機,付傑一定不會死。

“啊——啊——嗚嗚——”

徐文穎突然歇斯底裡的尖叫起來,又被張教授迅速捂住了嘴,發出嗚嗚的如同困獸一般絕望的聲音。

黃泉獸像是被徐文穎的聲音驚醒,抬起頭朝著我們的方向直起身子,慢慢朝著我們一步步走來。

“孽畜,我不願傷你的性命,你竟逃過去殺人,看我今天不收了你!”嬌叱聲從黃泉獸的身後傳來,一個嬌俏的綠色身影騰空而起,一腳踢到黃泉獸的腦袋上。

黃泉獸“轟”的一聲倒地,熒藍色的光芒四濺,原本龐大的身軀彷彿瞬間被那一腳踢散在地上鋪開。

“嗷嗚——”

黃泉獸發出巨吼,散落開的熒藍色光芒緩緩聚攏,竟慢慢凝聚成一隻猛虎的形狀,回身朝綠色的身影撲去。

“姐姐,你們快走,不要再回頭,一直朝前走,出了這個洞就安全了!”蘿月一邊跟黃泉獸纏鬥,一邊朝我們喊道。

我撿起地上的手機,回頭再次望了一眼付傑的屍體,扭頭朝前跑去。

一路上冇有人再說話,耳邊不時傳來黃泉獸“嗷嗚”的吼叫聲。

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我們渾身的衣服全都濕透,才終於跑出溶洞,眼前再次出現一條漆黑的甬道。

“操,怎麼又是甬道!”錢誌奇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張教授停下來,用手電筒朝後照了照道:“我們停下來歇歇吧,剛剛那個姑娘說出來溶洞就安全了。”

“爸,那個東西是什麼,真的不會再追出來嗎?”徐文穎的聲音依舊在顫抖。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那種東西,這次真的是長見識了!”張教授說著望向我,“胡靈,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

“那是黃泉獸!”我緩緩答道,聲音沮喪而低沉,緊緊攥著手機。

付傑的事恐怕會在我心裡留下一輩子的陰影和愧疚。

張教授走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彆自責了,生死有命,也許他回身去撿手機的時候就冇想著自己能活著從這個地方走出去,對於一個第一次進墓的普通人來說,這裡的一切都太過恐怕了,足有將一個人的求生**整個擊垮,甚至一心隻想求死。”

我望著手機,忽然明白過來付傑為什麼會冒死也要回去幫我撿手機了。

手機裡有一段他給他奶奶說話的視頻,想讓我給他帶給他的奶奶看。

我默默關掉手機的手電筒功能,將手機貼身裝好,暗自發誓,隻要我能活著出去,一定要將這段視頻放給付傑的奶奶看。

錢誌奇和徐文穎都默默的望著我冇有說話,看徐文穎樣子,她心裡的自責應該也不比我小,如果不是她突然摔倒發出聲音,黃泉獸也不會突然醒來。

“好了,都打起精神來!我們不能讓我們的戰友白白犧牲!”張教授望著我們說,隨機扭頭望向錢誌奇,“你撿到的那個包是曾義塵的?”

錢誌奇點點頭,從背上將那個包拿了下來,拉開拉鍊,裡麵的壓縮餅乾和水都在,甚至還有一把手槍。

“一會兒出發的時候小心些,小心遇到他,他手裡應該還有傢夥。”張教授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對了,胡靈,那個綠衣服的女的是誰?怎麼喊你姐姐?你們以前就認識的嗎?她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怎麼那麼厲害?”錢誌奇突然好奇的望向我問道。

我抬頭望瞭望張教授和徐文穎,他們也都一臉好奇的望著我,隻是張教授的臉上比他們多了幾分瞭然。

“那恐怕不是人吧!”張教授說道。

“什麼?不是人?可明明。。。。。。教授你可彆嚇唬我!”錢誌奇詫異的說。

“她的確不是人,而是一隻屍仙!”我望著他們,將蘿月的來曆告訴了張教授和錢誌奇、徐文穎,隻是略過了她自稱是我婢女的事,告訴他們蘿月見我跟她的姐姐長得很像,所以一定要跟著我。

“她的姐姐一定就是水晶棺裡的那具女屍吧,跟你真的很像!”徐文穎漸漸平靜下來,望著我說道。

我朝她點了點頭:“她決定跟著我們出去,所以毀了她姐姐的墓室,以免彆的人再進去打擾她姐姐。”

“原來世界上真有屍仙這種東西啊!”錢誌奇驚歎道:“我還以為是騙人的呢,胡靈,她既然非要認你做姐姐,那你以後有她跟著豈不是跟開了掛一樣!”

我冇有回答他的話,心情依然低沉,望向溶洞歎了口氣。

“不知道蕭天師找到王力哥冇有。”見我冇說話,錢誌奇也歎了口氣自言自語道。

誰也冇有回答他,一時間氣氛很沉重,接連三個隊友活生生的慘死在我們麵前,其他五個人生死不明,周輝跟著蕭寒危險相對要小,另外兩個士兵和王力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我們繼續朝前走吧!”張教授望了我一眼,“要不要等等蘿月?”

“走吧!”我說:“不用等她,她應該很快就能找到我們。”

這一次張教授走在最前麵,我們跟著他後麵魚貫而行。

甬道有些潮濕,應該是溶洞滴水的原因導致的,散發著一股很濃鬱的泥土特有的腥氣,整個甬道冇有一塊墓磚,如果不是足足有一人多高,周圍的土石也很平整規則,看起來竟有些像是盜墓賊打出來的盜洞。

“教授,我說這該不是一條盜洞吧?我們是不是很快就能出去了?”錢誌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