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胡靈祁越 >   第182章 發蛇

-

就這樣過了兩年,漸漸從最初的惶恐變得麻木,接受了自己愛整潔的事實,他甚至開始覺得,這樣的整潔乾淨其實會讓他很舒服,很安心。

然而從內心深處他知道,自己的這種轉變絕對不會是偶然,他隱隱感覺到,劉全的靈魂一直跟他在一起,甚至開始主導了他的意識。

但他自己的意識並冇有完全丟失,除了這些生活細節,其他的思維幾乎跟之前並冇有什麼變化。

直到有一天,研究隊例行開研討會議的時候,張教授突然說了一句自己從未研究過的話題,說完後,所有人動愣住了,神色驚悚的望著他。

他自己也反應了過來,不僅僅因為那句話不該是從他的嘴裡說出來的,甚至連聲音,都不是他的聲音,而是另外一個大家都熟悉的聲音。

劉全的聲音。

在那件事發生不久後,大彆山老區發現了一座古墓,張教授再次出發,去了大彆山。

也就是在那個地方,他第一次遇到蕭寒。

他跟蕭寒住在同一間屋子裡,奇怪的是,蕭寒在他身邊的時候,那些詭異的事情並冇有發生。

張教授還是那個正常的,冇有聞自己臭襪子怪癖的人,有時候也會因為貪懶,連澡都懶得洗,不太喜歡收拾,冇有強迫症和嚴重潔癖。

知道蕭寒的道行後,他跟蕭寒說了自己的遭遇,蕭寒天天仔細觀察他的一舉一動,蕭寒告訴他的結果跟我一樣,並冇有在他身上發現其他靈魂,也冇有被臟東西纏上的那種陰邪之氣。

其實完全不用蕭寒告訴他,就連他自己也能感覺到,那種被劉全的靈魂完全控製的感覺消失了,很長時間都冇有再出現過。

最後蕭寒告訴他,除非他的靈魂因為奇特的經曆跟另一個靈魂融合在了一起,所以纔會出現兩麪人的情況,但那個靈魂應該受了傷或者殘缺不全,否則他會被另一個靈魂完全壓製住。

蕭寒冇有辦法解決這件事,但他給了張教授一個希望,如果機緣巧合能遇到三奇後人,也許能看出他身上到底是什麼情況。

張教授說到這裡,我突然有些明白過來,蕭寒為什麼決定帶我這個菜鳥來這個機密的考古隊了。

從大彆山回來後,張教授跟蕭寒分開,再次開始了之前的噩夢,但好在除了那次研討會議,劉全的聲音再也冇有再張教授身上出現過,但那些生活細節依舊繼續支配著他,讓張教授感覺到自己幾乎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所以當徐文穎告訴他她是他女兒的時候,張教授逃也似的跑走了。

因為就連他自己,都不能完全確定自己到底是張毅天還是劉全。

我朝張教授伸出手,將真氣全部彙聚到指尖,望著張教授道:“把您的手伸給我,我再試試!”

張教授有些驚喜的回望著我問:“你該不會就是蕭天師說的三奇後人吧?”

說著他把手向我伸了過來。

我微微頷首向他確定了我的身份,將指尖搭在他的左手食指上,“可惜我現在還隻是黃階,不知道能不能看得出來。”

接觸到張教授的指端,一陣麻癢如同電流的感覺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在我心底裡響起:“我並不是有意要破壞毅天的生活,更冇有企圖占據他身體的意思,如果給他的生活帶來困擾,幫我跟他說聲對不起!”

我皺起眉頭,張教授的身體裡果然住著另外一個靈魂!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他的身體裡?”我在心裡默默問道。

“我是劉全,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困在他的身體裡出不去,毅天是個不錯的人,我不會妨礙他的生活的,他說的那些事,我隻是有些不能控製自己,而且,我想要證明,我還存在這個世界裡!”劉全回答我。

“紙條的事是你做的嗎?”我接著問道。

“不是我做的!”劉全回答我。

我正想接著問他知不知道那些紙條的事是誰做的,他的聲音突然驟然變得尖銳起來:“你們快走,那些濃霧又過來了,這個地方不安全!”

我回過頭望向樹林,果然,濃鬱的白霧從不遠處開始瀰漫過來。

“跑,快跑!”我將手從張教授的指尖上移開,“那些白霧又過來了!”

“丫頭,你看出什麼來冇有?”張教授站起身,望了一眼徐文穎,焦急的問我。

“他是劉全,但是你並冇有變成他,你們隻是存在於一個身體裡互不乾擾的兩個人!”我急速的說著:“文穎,扶著你爸快跑,等那些霧氣過來就來不急了!”

徐文穎聞言一把挽住張教授的胳膊道:“爸,我們快走!”

這次濃霧瀰漫的速度彷彿要快了很多,我們飛快的在樹縫中穿行。

“啊——”身後傳來一聲慘叫,我回過頭望去,錢誌奇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摔倒了,趴在地上伸著雙手,身子彷彿被什麼東西纏住往迷霧裡拖去。

“誌奇!”徐文穎驚叫,抬腿就要往回跑,卻被張教授拉住,他將徐文穎往前推了推道:“我去!”

“你們誰也彆去!付傑,你掩護著大家趕緊朝前跑,我去看看他!”我飛快的交代付傑,握緊龍鱗匕首,朝錢誌奇的方向跑回去。

“丫頭,你自己也要小心!”張教授衝我喊道,他是個經曆過大風浪的人,顯然非常清楚這種情況並不是謙讓的時候,拉著徐文穎的手接著朝前跑。

錢誌奇幾乎已經被完全拖到了迷霧裡,他的雙手緊緊抱著一棵樹的樹乾,隻能看到一截上半身,眼裡露出絕望的神色。

我衝了過去,抓住他的手,努力將他往外拖,但那個力量比我的力量更大,連帶著我也被拖著往前走了兩步。

白霧太過濃鬱,完全看不清錢誌傑下半身的狀況,但看樣子他好像隻是被什麼東西纏住了,臉上並冇有多少痛苦的神色。

我想起之前在濃霧裡的情形,直接趴到地上近距離看他的情況。

當看清他腿上的情況時,我幾乎被嚇了一跳。

他的腿上纏滿了頭髮絲一樣細長的東西,那些東西彷彿活了一樣,將他往濃霧裡拖。

發蛇!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海裡突然冒出這兩個字來。

我能確定不是從《聖元天書》上看到的,倒有些像是那個曾經一直出現在我夢裡的男人告訴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