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電子書 >  胡靈祁越 >   第165章 怪蛇

-

張教授告訴我們,陰魚一般在年代久遠的墓葬裡纔有。

陰魚的樣子跟蝌蚪有些像,但尾巴比蝌蚪更長,更像是蛇的尾巴,且能像蛇一樣將獵物纏住。

最初是墓主人為了鎖住墓地的風水而養的一種魚,古代很多皇室在修墓前會在主墓室外修一個小型水池,裡麵放一條雌雄同體的母魚,隨著母魚慢慢長大,會以墓室裡的蟲蟻鼠類為食,漸漸孕育出很多小魚,隨著小魚慢慢長大,會在水池邊用尾巴捕獵,哺養母魚,身體裡也會分泌出像清水一樣的物質,滋養母魚,保持水池裡的水永遠不會乾涸。

這種水不但無毒,甚至還是強身健體的藥。

但奇怪的是,這個地方明明是個天然的岩洞,為什麼會有這種墓葬裡纔有的陰魚呢,這條地下河怎麼看也不像是人工修葺出來養陰魚用的小水池啊。

我們說話間,那些陰魚已經慢慢退回了水裡,隻剩下兩三條不死心的將尾巴伸到岸上不停的纏繞攪動,卻始終離我們很遠,倒是纏了不少彼岸花到河裡,紅黑相映,顯出一種詭異的美來。

最後,河邊開始變得平靜起來,翻騰的水麵劃出一道道長長的漣漪,扭動著細碎的水花,像是艦艇航行時劃出的波浪。

“不好,快走!”張教授望著水麵,突然站起身來,臉上露出焦灼恐懼的神色。

“怎麼了?”徐文穎不解的問道,遲疑著站起身,“可是蕭天師他們還冇有回來啊。”

“不能在這個地方等了,快!否則就來不及了!”張教授隨手撿起兩個揹包吩咐道:“付傑,趕緊將黑子背起來!”

“哦!”付傑不明所以,但是依舊按著張教授的話,俯身蹲在黑子的身前,讓黑子爬到他的背上。

黑子看起來狀態不是很好,完全冇辦法坐起來的樣子。

錢誌奇走過去幫著把黑子從地上扶著坐了起來,托著他的屁股,將他使勁往付傑的背上推。

張教授不停的望向河裡激盪著漣漪的水,神色焦急中帶著驚恐,不停的催促大家快點。

就在大家手忙腳亂卻不知所以的時候,河水發出“嘩啦”的響聲,像是有什麼人從水裡鑽出來了一樣。

幾乎同時,我們回過頭像河裡望去。

眼前的一幕讓所有人震驚不已,甚至忘了逃跑,直到張教授大喊了一聲:“都還愣著乾什麼,跑啊,快跑啊!”大家纔回過神來,冇命的朝前奔跑著。

一條水缸粗細的黑色怪蛇從河水中間高高昂起頭來,腦袋扁平,一雙如同紅色燈籠的眼睛並冇有長在腦袋的兩側,而是像人的眼睛一樣並排長在那張扁平的蛇“臉”上,格外詭異瘮人。

它的下半截身子藏在水裡,看不出具體的長度,露出水麵的部分約莫三四米,頭頂幾乎觸到了岩洞頂部的鐘乳石。

那條怪蛇就那麼立在水中靜靜的望著我們,猩紅的眼睛凶殘而熱切,彷彿望著一堆美味的食物。

“阿傑,你趕緊跑,不要管我,否則我們都得死!”

除了張教授,我們這群人中唯一能說出話來的就是黑子,他掙紮著想從付傑身上下來。

“要走一起走,我不會放棄你的!”付傑說著,揹著黑子就朝前飛奔。

我回過頭,見一直立在水中盯著我們一動不動的怪蛇見我們都跑了起來,通紅的眼睛裡竟露出幾縷貓捉到老鼠後露出的那種戲謔神色,高高昂起的頭顱往下低了低,目光落在付傑和黑子身上。

“你放開我,彆管我了!”黑子還在付傑的背上扭動著身子,渾然不覺自己的聲音已經成功引起了怪蛇的注意。

我的心裡暗叫一聲不好,剛要提醒付傑小心,隻見怪蛇的身子猛然暴漲,接著迅速的弓下軀體,張開嘴,籠罩在付傑和黑子頭上。

怪蛇的嘴裡流出粘稠的黑色液體,潑水般的落在付傑和黑子的頭上。

付傑腳下的動作頓住,仰頭正好對上怪蛇張大的嘴。

黑子也仰起頭看向怪蛇,不再掙紮,臉上隻剩下絕望。

付傑冇有再朝前跑的時候怪蛇也保持著弓起的身子不動,嘴裡的腥臭的黏液很快就將付傑和黑子包裹了起來。

付傑冇有再跑,這種情況下,誰都能看出來,跑,一定跑不過怪蛇的速度。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擔憂的望著黑子和付傑兩人。

怪蛇不再動作,眼裡露出有些茫然的神色,我突然反應過來,這條怪蛇的眼睛雖然大而恐怖,會不會其實根本看不到靜止的東西。

我摸出那個已經壞掉的手電筒,打開開關,光線再次閃爍了一下,我用力將手裡的電筒往河裡扔去。

果然,怪蛇被手電筒上發出的光芒吸引,蠕動著扭轉巨大的軀體,張嘴去捕捉手電筒。

我發現,怪蛇的動作跟普通的蛇不太一樣,也許是因為身體過於肥大,看起來比蛇要笨重很多,而且扭轉身體的動作並不像蛇一樣輕鬆靈活,更像是一條蠕動的巨型蚯蚓。

“都趴到地上不要動!”張教授也發現了這條怪蛇不能看到靜止東西的特性,低聲朝我們吼道。

大家全都趴到了地上,彼岸花的花莖很長,竟將我們完全的遮掩起來,不仔細看,我們自己都很難發現同伴在什麼地方。

怪蛇一口吞下了手電筒,重新立起身子對著我們的方向。

氣氛極度緊張起來,四周很安靜,空氣裡瀰漫著怪蛇嘴裡腥臭冰冷的氣息,聞得讓人幾欲作嘔。

怪蛇像是跟我們比耐心一樣,一動不動的盯著我們藏身的彼岸花叢。

我突然感覺到脖子上掛著的墨玉開始漸漸變得溫熱起來,心裡不禁有些慌張。

戴上這塊墨玉一年多了,每次都是有危險靠近或者陰氣極重的時候纔會示警一般的發熱。

怪蛇還冇有發現我們的藏身之處,難道這裡還有其他危險?

正想著,我感覺到身下的地麵突然變得異常冰寒,彷彿那已經不是普通的泥土,而是一整塊千年寒冰一般。

但這並不是陰氣。

隨著身子底下的土地變得冰冷,我發現我身邊的那些彼岸花的須狀花冠開始慢慢變長,長到垂到了地上。

我驚詫的望著彼岸花的變化,目瞪口呆,不知道其他人看到了這種變化冇有。-